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昨天晚上、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吗?”

    当慕容夜第n遍逼问着慕容蝶时,慕容蝶几乎有种将头埋在被子里无奈嚎啕了。

    “没有、昨天就小九哥哥过来了一趟,然后就走了。”

    慕容蝶强压着心思道。

    她总不能直接将昨天晚上的事儿告诉姐姐吧,万一姐姐找他算账怎么办?

    “不会吧、难道这小子还能自己逃了不成?”慕容夜心中疑惑着,看来,下次得让雷霆绑结识一点了。

    她原以为将邪九送上门,若是蝶儿喜欢,一定会有所行动,事实证明,倒是她天真,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她那样……

    “蝶儿、”感情的事情慕容夜不懂,她很想直言不讳地问她是不是喜欢邪九,但,又怕打击到情窦初开时少女的自尊心,只得咽了下去,眉眼微转,转移着话题。

    “蝶儿、娘让我给你留了件东西。”

    说着,她从怀中取出那七彩琉璃的坠子。

    “哇、好漂亮。这是什么?”

    慕容蝶立刻被那七彩的光芒所吸引。

    宠溺莞尔,慕容夜轻轻上前,替她系在了脖间。

    “娘亲离开了,这是她临走时留给你的。”

    慕容夜微笑道。

    “这个你可以好好保管,最好不要被其他人发现。”她叮嘱着。

    “当然、若有朝一日,你有生命之危时,它或许会救你一命。”

    “若是好运遇到琉璃国的人,他们一定会全力帮助你的。”

    慕容夜给蝶儿的,自然是七彩琉璃心,通过几天的调查,她似乎已经明白了七彩琉璃心的地位,拿着它,就像是拥有了一张保命符。

    不仅如此,还拥有对琉璃的绝对控制权。

    思索再三,她觉得,还是交给蝶儿比较好。

    不仅是对她的一种保护,更多的是不放心,这两天来,她一到晚上都会做噩梦,梦见蝶儿一身血衣,锥心啼血般朝着无尽深渊唤着自己。

    她张口,想要回应她,无奈却发不出半个音,这不禁让她有些不安。

    “为什么啊姐姐?”慕容蝶有些疑惑。

    “它虽然很美,但又不是什么绝品神药,应该算不上、能救命吧。”慕容蝶诧异喃喃道。

    此刻的她或许理解不了姐姐的心意。

    可当那毁灭之夜来临的之时,她才算彻彻底底明白了姐姐话中的深意。

    若不是这块石头,她或许会死、但却不是被人杀人、而是彻底地心死如灰,正是这块石头,彻底点染了她心中的恨。

    “娘亲有说去哪里吗?”她问道。

    慕容夜摇头,双眸突然涌上一抹苦涩,她有些后悔了,后悔找她确认了身世。

    自那天之后,不管她何时去府中,娘亲都一律闭门不见。

    她叹息、却无能为力。

    “姐姐、听说你新认了一个义子,你带蝶儿去看看可好?”

    慕容蝶很聪明,见姐姐脸上悄然流淌的忧伤,她便试图转移着话题,起身,站起,拉着姐姐的手便要出去。

    然而、刚一站起,或许由于快速的原因,心口突然传来一抹悸痛,一股腥甜,顿时自口中化了开来。

    她俏脸一白,登时止住身形,妄图压下那股肆意喷张的血脉。

    “蝶儿、你怎么了?”慕容夜显然察觉了异常。

    “我没事儿、咱们去看……”勉强回头,慕容蝶冲着姐姐咧嘴轻笑道。

    话音未落,嘴角的血丝却是毫无征兆地溢了出来。

    “蝶儿!”

    慕容夜瞳孔骤缩,猛然上前,立刻将她抱在了床榻边,随即命人十万火急寻来了小老头。

    ……

    “欸、这丫头……”诊断之后的金老头不由得叹息着。

    这丫头,本来就心脉受伤,近日来怕是日夜颠倒,心情郁结,是以提前引发了旧疾。

    “师傅……她、”望着已经熟睡的蝶儿,慕容夜愁眉紧锁着。

    “七日内,若还是没有寸心丹阳花、她……怕是真的凶多吉少。”

    金老头叹息着,对于这个活泼单纯的小丫头,他也是十分喜爱呢,只可惜,纵然他拼了这把老骨头,依旧找不到别的方法。

    “寸心丹阳花”、慕容夜轻声咛喃、原本她想等莫邪的身体恢复了些再前往幽冥之森,可现在……她才突然察觉自己这个姐姐有多失职。

    ……

    星瀚大海、不老山。

    一片冰天雪地洞府之中。

    “废物!一群废物!”

    星挽黎回身,冲着身后的千里风怒然咆哮道。

    “你是怎么和我怎么保证的?”

    “十二天罡,七十二地煞,外加一尊长老,竟然尽折沧源,一去不回。”

    “你让我不老山的脸往哪里放?”

    星挽黎娇音咆哮着,即便是对着这个名义上的公公,她也依旧没有最起码的尊重。

    不过是一门毫无意义的婚姻罢了。

    “下去吧。”良久、她沉沉闭了闭眸子,转身淡淡道

    千里风面如缟素,狼狈退下。

    望着千年玄冰中的那静美女子,星挽黎眼底突然染上无限恨意。

    为什么?!

    上天为什么连她唯一的女儿都要剥夺走?

    难道是惩罚她那无爱的婚姻吗?

    她苦笑。

    可又有谁能告诉,为什么她爱的男人,和她名义上的丈夫,爱的都是那个女人呢?

    她星挽黎究竟哪一点比不上她!

    眸眼一片腥红,星挽黎此刻的表情异常狰狞。

    “月儿、我相信、别人说你走了,娘不信。”

    “娘知道、你一直都没走。”

    不然、那时常出现在她梦中的纤丽女子是谁?

    “娘知道你心有不甘,你放心,娘一定为你报仇。”

    她猛然握紧拳头,退出了这片冰天雪地的洞府,再三叮嘱着守门灵女一天三次进去要用绝品草药温养她月儿的身体,这才离开。

    或许,在别人眼里,她此举与发疯无异,可她就是动用了自己所有权利,医治好了月儿,温养她全身经脉,使她整个人看上去,和活着的时候一般无二。

    多少次,她自睡梦中见到月儿阴面但笑,向着她挥手,醒来时却徒有一层冷寒。

    虽不明白她梦里为何会对月儿那般惧怕,但她心中,却也隐隐有着那一抹天方夜谭的期待。

    离开的星挽黎自然没有注意到,千年玄冰中,那面色红润的女子,渐渐的、竟有了抹微弱的气息……

    “噌!”

    不知过了多久,冰棺中,星挽月陡然睁眼,两道内力随着她开眼,猛地击在面前的玄冰上,冰棺应声而碎。

    她轻轻抱住臂膀,环视一周,这才从棺中坐起,面容呆滞,似如梦初醒地回忆着什么。

    良久、良久……她唇角微微轻扬,一抹不曾属于星挽月的阴骘狂傲气息陡然自她为中心无形四散而来。

    “看来、天不亡我。”

    “慕容夜、新仇旧恨,这一次,就让我一并了结吧。”

    她莞尔冷笑,自语喃喃着。

    “星挽月、名字倒是很好听啊……”

    星挽月诡异咧嘴,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好了、现在就让她去看看记忆中的“娘亲”究竟有多疼爱她。她的“死而复生”,不知又会造成多少人的梦魇呢?

    无声大笑,她原本精致凛动的面孔尽数被一抹诡异的张狂所代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