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喂、臭女人、你好了没?”

    邪王府,映着草丛的假山旁,突然一个灵俏的小脑袋露了出来,有些奶声奶气的声音叫嚣着,一边四处张望,一边还不忘回头叮嘱某人。

    “欸、好了,好了、马上就好。”

    假山另一边,慕容夜架着烤架,一手连忙翻着,一手忙拿着一把摇扇一个劲儿地挥着。

    很快、边传来“滋滋”声音。

    她一喜,将辣子面,姜粉、孜然粉,胡椒粉一一撒了上,刹那间,浓郁的芳香散发而来。

    “哇……”原本放哨的小男孩儿见状,闻着味儿就跑了过来。

    “来、尝尝。”慕容夜弯了弯唇角,伸手,将手边的烤藕递了过去,看着小男孩儿宛如玛瑙般的眸子,她不由得觉得甚至可爱,顺手摸了摸对方脑袋。

    “臭女人、别碰我!”

    男孩儿顿时避开,眸色严厉地瞪着面前的女人,这个女人可是差点烤了他小狐,他对她可是没有半点好感。

    忘了说了,小狐是他从小养的一只红色狐狸。

    要不是鉴于他也饿了,他才不会和这女人为伍呢。

    “呦、个头不小,脾气还挺大。”

    慕容夜不甚在意地瞥了眼眼前不过四五岁模样的小男孩儿,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后者,她不由得轻轻蹙了蹙眉。

    她可不记得王府有这么小的孩子啊。

    难不成是哪个侍卫、管家的孩子?

    可王府向来守卫森严,这小屁孩儿又是怎么做到随意闲逛的。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她笑语盈盈道。

    谁料、原本大快朵颐的某孩儿顿时一滞,抬头,神色警惕地看了她一眼。

    “我娘说了、不能怪婶婶讲话。”小孩儿认真道。

    “……”这是什么鬼理论。

    再说了、她怪吗?啊?!!!

    她如此年轻貌美,怎么可能是怪!婶婶?

    “咳、”好吧,童言无忌,她一边吃着,一边继续不甘心道,“可你吃了我的烤藕、咱们算不算是朋友了、是朋友是不是该互相交换自己的名字呢?”

    好吧、她承认,她有些坏心眼儿诱惑起了小孩子,谁叫他长得可爱,可臭屁的模样像极了某人呢。

    点头,又摇头,男孩儿显然被慕容夜弄晕了,纠结的小脸儿简直要凝出水了。

    哼、我还不信我还治不了你一个小屁孩儿了。

    慕容夜神色甚为得意地想。

    “我叫慕容毅。”良久,男孩儿苦着面色,纠结开口道。

    他娘说,大丈夫要知恩图报,告诉这大婶他名字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好吧,其实他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大婶根本不能称作大婶,相反、她很美,甚至比那些大家小姐都要美丽,他刚见到的时候也是被深深惊艳了一下。

    当然,在他看到他那被放在烤架上的小狐时,她的美也被他尽数抛在了脑后。

    托她的福、他现在不仅要去找人,还要去找小狐。

    “噗、咳。”慕容夜却是猛地一呛,迎风咳了起来。

    慕容夜?慕容毅?

    这巧合,简直太有缘了有没有。

    “该你了、怪婶婶、你叫什么名字?”慕容毅抬眸,毫不吃亏地看向慕容夜。

    “咳咳、”用干咳掩饰尴尬,慕容夜神色躲闪着,她在想,这男孩儿会不会是慕容狄的私生子呢?

    “阿毅啊、你的父亲呢?他叫什么名字呢?”她继续试探道。

    但她怎么也没料到,她的一句话,顿时令的慕容毅眼圈一红,小嘴紧紧地咬住唇角。

    猛然间、一个想法在她脑海轰然闪过。

    “哈哈、那个,阿姨不问你了,来,要不要再来一只呢?”

    慕容夜挠了挠头,试图转移着话题。

    真是的,光顾着和小屁孩儿较劲了,倒是差一点忘记了他年龄了,看他模样,显然就是失去了父亲。

    至少她排除了他是慕容狄私生子的嫌疑。

    “哼、”慕容毅小脸一扭,背过去擦去眼泪,毫不客气地接过烤藕就是一番乱啃,似将所有不愉快全部发泄出来。

    “慢点儿、慢点儿……”慕容夜一边开口,一边不由自主地将手中的烤藕往自己嘴里递过去。

    就在这时,一道凛冽不失霸道的严戾声音凭空响起,激得她心下一凉。

    “王妃果真好雅致啊、大清早还能如此风餐露宿,看来,是本王昨夜不够努力了?”

    君莫邪凛然出现,他的身后,站着的邪一早已是一副忍着笑意的模样。

    “……”

    慕容夜登时无语,这个家伙,说话就说话,开什么车啊、昨晚上将她折腾到后半夜,还不允许她大清早吃点野味儿,谁知她好不容易揪住一只火红色的燕尾狐,却被慕容毅那混世小魔王搅和了,逼得她不得不吃素了。

    那、你们可能要问了,为什么她不去膳房呢?

    自从她受伤醒了过来,君莫邪和小老头就以清淡养伤为由,彻底戒了她所有荤腥儿、你能想想她连续一周一点油水都没见到的样子吗?

    “我饿了。”慕容夜大刺刺道,面上毫无悔过之意。在她看来,吃喝拉撒睡,人之本能啊。

    挥手、屏退了邪一,君莫邪神色淡淡看向她,最后,无奈叹息,视线转向她身旁的小男孩。

    “它、是你的吗?”

    伸手,他轻轻地抚了把怀中那抹火红,下一刻,便任由它向着男孩儿窜去。

    说起来,他倒是要感谢这只引路的小狐狸了。

    对于这个小男孩儿,君莫邪并不陌生。

    正是他从边镇带回的孤儿。

    “小狐。”到底是孩子,慕容毅神色一喜,开心地抱住了小狐狸,就连面对君莫邪的局促也少了几分。

    他之所以偷偷避开侍卫,就是为了单独见邪王一面。

    因为、他想从军、将来为父母报仇,可他也知道,他这么小,根本不可能有人看得上他,除非……邪王发话。

    “还不快过来!”

    就在慕容夜眼巴巴地盯着那一团极品诱人的红色肉团时,君莫邪呵斥的声音传了过来。

    慕容夜墨迹上前,下一刻,便被他拉到了腿上,想起他腿上有伤,她一惊,刚想坐起,他却将她轻轻按下。

    “别怕、不疼的。”他柔声解释。

    她却因为他这句话眼圈顿红,是啊,不疼、却是彻底丧失了所有触感。

    “以后、不许这么调皮了?”他有些玩弄地捏了捏她面颊,警告道。

    “你尚未痊愈,辛辣刺激的东西,你还是少接触点。”他苦口婆心道。

    “嗯、”轻轻点头,原本对此极其反感的慕容夜却因为他无法行动的双腿悲从心来,也就应了他。

    “王爷!”

    正在这时,一旁一直久久处在极具震惊时的慕容毅双腿一屈,瘦小身形结结实实跪在了他们面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