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深夜、慕容蝶洗了个温水澡,一边擦拭着秀发,一边愁眉紧皱、念着思绪。

    白天,她无意听到邪六哥哥与邪一哥哥谈话,这才知道,原来一直在找寻着她。

    果然、小九哥,你心里还是放不下她啊。

    黯然叹息着,慕容蝶步履纤纤,走向床榻,望着窗外甚为清亮的月色,她苦涩一笑,今夜……但愿能如期而眠吧。

    躺下、思索了许久,她翻了身,伸手,扯向一旁的被子。

    突然、她手指微顿,被子……似乎有点变厚了?

    难道是小丫姐又给自己加棉被了?

    心中想着,她猛然用力、

    “啊!”

    突然、一声惊慌的尖叫声响彻夜色。

    ……

    “嘿嘿……”庭院外,慕容夜听着里面的女音,不由得轻轻莞尔,轻身一跃,身形微展,消失了。

    “王妃、听闻蝶儿那边有异样,王妃您从那边而来,可曾发现什么异样?”

    闻到声响的邪卫尽数而来,碰上慕容夜不免都有些愕然。

    “异样?哪有什么异样?我刚从她那里过来,送给了她一份礼物,那丫头,怕是太过开心吧。”

    慕容夜嘿嘿直笑道。

    转而凝眉,严厉地看向众人,“你们可不许坏我好事儿啊。”

    众人一愣、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那可是王妃的亲妹妹,王妃说没事儿,那必定是没事儿。

    ……

    慕容蝶震惊地捂住唇角,瞳孔微狰,难以置信地望着突然出现在他被窝中的人。

    一头如锻似瀑的秀发,撩乱地散在被角上,挺立的鼻梁,纤薄光泽的唇瓣,锋芒俊逸的眉宇下,是一双深邃却又不失明亮的眸子,仿佛能看穿人心。

    “小、小、小九哥、”

    “你、你怎么在这里?”

    慕容蝶不得不承认,看到邪九的瞬间,她的心里陡然一喜,可……当看到面前几乎被五花大绑,还……露出了精壮的小麦色胸膛时、她不出意外地羞红了面庞。

    而邪九、此刻全身除了重要部位被一块布遮着外,便红果果地出现在了蝶儿面前。

    看到她、邪九也愣了愣。

    “唔唔、”朝着她轻轻动动了脑袋,示意她将他口中的棉布去掉,他这才猛然大口呼吸着空气,血脉暴涨,破空大骂。

    “该死的偷袭、最好别让我找到你小子!否则、我一定将你大卸八块……”

    他义愤填膺道。

    这是、蝶儿已经动手将他身上的束缚解开了,但由于彼此之间太过相近,加上就寝的原因,蝶儿本来穿的就少,素衣湿发,纯美的小脸因为羞涩平添的几抹红霞,竟稍稍有了些妩媚之美。

    尤其是她低头,小心翼翼生怕伤到自己,替自己割去绳子的时候,邪九不经意间瞥到她胸前的小白兔,呼吸登时一滞,以至于后来原本对那无良偷袭者的谩骂也停了下来。

    “刚才听你说偷袭什么的。”

    “小九哥、你……”

    细心地将他身上的绳子剪掉,慕容蝶抬头询问,对上他有些炙热的神色,她登时心虚不已地低下了头。

    小九哥生气了吗?

    还是他不想看到她?

    为什么他的眼神像是要把人吃掉一般、让她有些害怕……

    “啊、我……蝶儿你别怕。”

    反应过来的邪九先是尴尬地别开眼,立马从那闺榻上滚了下来,一边提着臀部仅有的布料,一边半弓着身子朝她解释道。

    “那个、那个……”他努力扯着借口。

    “哦……”突然,他眸眼一闪,露出那灿烂般的笑容。

    “其实、是我和邪一打赌,谁输了就要被扒光扔出去、原本我能赢的,都是邪六那小子突然窜出来偷袭,我才糟了暗算……”

    “也没想到他们竟然把我扔你这里了,你别怕,小九哥这去找他们算账啊。”

    邪九猛地握拳,说得那叫一个大义凛然。

    当然、事实其实是……

    他原本准备就寝,却突然只感觉眼前一闪,脑后一沉,便失去了意识,等他醒来,便发现自己被扒光了扔到了一片漆黑中。

    然后……

    他就见到了刚刚沐浴更衣的慕容蝶。

    空气中似乎还飘着只属于她的浅浅芳香、不禁让他面色一滞,毫无脸皮儿地扯着谎。

    没办法、他总不能说我是被人打昏。剥光的吧……他甚至连对方人都没看到,说出去,岂不是丢死人了。

    而且、还是在这小丫头面前。

    不知为何,他最喜欢看的便是小丫头追在他身后,软声糯气地唤着他哥哥,温柔崇拜望着他的样子。

    他可不希望打碎他在小丫头心中的形象。

    抬头、他神色有些紧张地往向她,却见她半坐在床榻,灿若星辰的眸子一闪不瞬地笑意盈盈望向自己。

    似乎……全世界,就只有一个自己。

    有那么一瞬间,他心头一暖,一众从未有过的温情蔓延而来,让他不禁渴望这一刻成为永远。

    “下一次,小九哥哥加油哦。”她摇头,先是示意她没事儿,然后便鼓励着他。

    他在说话的时候,眼神始终在向下瞟,再加上那支支吾吾的样子,蝶儿是个聪明的女孩儿,她知道如何保存一个男人的面子。

    再说了、今夜虽闹了个乌龙。但她却很开心、不是吗?

    “那、你早点休息吧。”半晌,出于对她闺名的考虑,邪九只得离开,诡异地却是他心中竟有些恋恋不舍。

    “等下!”

    突然,就在他即将一只脚迈出去的时候,蝶儿突然叫住了他。

    他回头,眼眸中多了些连他都看不懂的期待。

    “这个给你、你总不能这样出去吧。”

    回身,见到蝶儿手捧一套海蓝色绸缎而来。

    邪九愣了愣,在视线看到那一袭全套的男装时,眸底的温情尽数敛去。

    她一名娇弱女子,怎么会拥有男子服饰?

    难道……

    “小九哥、早就想给你了,这是我学着府里嬷嬷做的,你看穿着合不合身。”

    明媚轻笑,慕容蝶把玩着手指,几乎要将脑袋低到地底下了。

    闻言、邪九顿扫阴霾,竟无言笑出了声。

    ……

    “吱……”另一旁的慕容夜,顺窗而爬,悄悄回到了房间,听着耳边均匀的呼吸声,她微微扬唇,幸好,没被这冰块发现。

    然而、下一刻,黑暗中,一抹大掌精确无误地拉住了她,猛然用力,她便跌在了那宽阔的胸膛上。

    “你不是睡了吗?”她微愠、这家伙竟然假装他睡着了。

    ““吗”是谁?本王只睡你、其他人、可入不了本王法眼”。笑语邪魅,他一手拦住她柳枝般细腰,另一手,紧紧贴着她姣好的身躯而下,轻车熟路地褪掉她全部衣衫。

    “……”慕容夜顿时哭笑不得,这个人,还是病患,竟然都不这么老实。

    “本王都允许你随意胡闹了、现在、该轮到本王了……”

    低沉带着蛊惑的魅音响起,下一刻,他准确覆上那香柔唇瓣,几番辗转,将他长久以来压抑的担忧,惧怕尽数倾诉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