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九哥、你、你有喜欢的人吗?”

    落叶盖满的羊肠小道,慕容蝶望着身边神色有些出神的邪九,犹豫许久,终是面色桃红道。

    她受损的心脉愈发严重,金太医说她最久活不过熬不过半个月……

    她求金太医替她保密。

    虽有不舍、可见姐姐姐夫那般恩爱,娘亲生活无忧。太子落马之后,叔父亦无心朝政,对娘亲也甚是优待,她也就没什么不放心的了。

    只是……在看到他的时候,她的心还是不受控制地抽痛着。

    她喜欢他。

    可每当这个念头闪现的时候,她脑海就会想起他拼死也要挡在她面前的执着模样……

    无边无际的窒息都会让她不知所措。

    为什么、那个人不会是她?

    每一个深夜,她都会失眠地久伴灯芯,轻轻叹息着。

    “喜欢?”邪九蹙眉,收回了游离的神丝,伸手,笑意温暖地揉了揉她满头柔发。

    “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叫喜欢啊?快点养好身子,哥哥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邪九邪邪笑着。

    “喂、发型、发型啊……”慕容蝶不满地嘟起嘴,眼眸深处的满足笑意却异常明媚。

    只是……好玩的地方。

    小九哥哥,蝶儿以后怕是不能再陪你一起了。

    ……

    “大清早的、你带我就是来看蝶儿?”

    慕容夜打着哈欠,推着君莫邪的手虚无用力道,从她醒来,除了和他腻一起,回了趟慕容府……当然,娘亲依然对她避而不见。

    剩下的时间,便是蝶儿时常陪伴着她,以至于她彻底被莫邪的要求震惊了,你说要见蝶儿吧,他们为何这般偷偷摸摸躲在一边,不是见蝶儿吧,他们却又是几乎跟了蝶儿一个早上。

    直到、凛冽的秋风迫使蝶儿回房,留他们在风中凌乱。

    “你真的看不懂吗?”

    他回头,宠溺的笑容带着半点无奈。

    “看懂什么?”慕容夜一脸懵。

    抓耳挠腮了许久,她突然不怀好意地看了他一样,一声长叹猛喝道,“我知道了、你看上了蝶儿了对不对!”

    她突然有些八卦地半蹲在他面前,手若利剑般指着他。

    “我就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不过……你打算怎么办?”陡然地惊讶后,慕容夜也蹙起了眉头,一副认真思考道。

    “虽然我是不太介意你将蝶儿收回府、但……根据以前陪蝶儿看得那些各色宫斗剧、到最后,似乎都是姐妹反目啊……”

    她思索着,一想着她可能和蝶儿有反目的可能,她立马伸手,宛如护食的猫一般将他抱住。

    “不行、你不能娶蝶儿!”

    她突然下定决心道,对上他那双略带嫌弃的眼神,她想了想,恶狠狠补充道。

    “你要是敢对蝶儿有什么想法、我就……阉了你!”

    目光下移,扫至他双腿之间,慕容夜深眸一闪,手掌冷动,朝着空气做了个斩杀的动作……

    “啪!”

    下一刻,君莫邪一巴掌呼在她头上,惹得她不满抬头,满是怨气地看着他。

    “我像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吗?”

    他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他的?

    眼睛骨碌碌占了转了转,想着他每每将自己压在床下,恨不得拆筋挖骨吞下去的样子,慕容夜慎重地点了点头。

    “……”这下换君莫邪彻底无语了。

    “不是我、是邪九。”

    “你没发现、蝶儿似乎对邪九很上心吗?”君莫邪一脸黑线地提醒道。

    “上心?”慕容夜一愣,“他们一起练武,彼此切磋,蝶儿……”

    突然、她猛然一惊,红唇震惊地回望向他。

    “你是说邪九喜欢我家蝶儿?”

    她先是一滞,明晰了他口中深意的她突然心中涌出一抹是失落,那感觉就像是、辛辛苦苦栽培的一盆花,被别人凭空抱走了……

    “那小子、竟敢挖我蝶儿,看我不揍死他!”

    说着便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

    “……”君莫邪再次无语地拉住她。

    这女人、到底是怎么理解他说的话?

    “我是想说、蝶儿好像对邪九很上心、但邪九、似乎心有他人……”一手拉着即将炸毛的女人,君莫邪一边揉着鬓角,解释道。

    真是的、这个女人平常很精明,怎么此时这般愚笨。

    “什么?”慕容夜猛然一喝,无论是声音还是暴怒的气息足足比之前高了一倍不止。

    “他竟然敢看不上我们蝶儿?那可以直接打到死了!”她猛地握拳,引得指关节“噼噼啪啪”作响。

    转念一想,又觉不对,若是蝶儿真的喜欢邪九,打死邪九可能会令那小丫头伤心的。

    那就打到他回心转意为止!

    如是想着,她坚定地点了点头。

    “……”君莫邪强压着即将冲出去找邪九的理论,满脸黑线,真是的,他现在他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了。

    他发现,跟这个无限护短的女人,根本无法沟通。

    当然、若他知道此际慕容夜心中所想,不知又会怎样的哭笑不得。

    ……

    当君莫邪费尽口舌将她劝回去的时候,已经时隔黄昏了。

    这一刻,他倒是犹为想念双腿的灵活。

    “其实、也不怪邪九、早年,他父亲因护我而死,之后我便被发配充军,当我功成回来,他已经和一些市井流氓混在了一起,也练就了一身武艺。”

    “据邪六他们所言,那个曾经教他武功,数次保护着他的人,就是他口中的神仙姐姐。”

    君莫邪沉眸,道出了往日秘辛。

    若不是上次邪九重伤,他一路追查发现了端倪,神仙姐姐这个事情,怕还是个秘密。

    怪只怪他当年没有早日找到邪九吧。

    可如今、想着当年那个突然不辞而别的女子,或许……她找上邪九一开始就是一个局。

    “神仙姐姐?”慕容夜嘴角无言抽了抽,刹那间她只想到了刘亦菲,这倒是多感谢曾经蝶儿拉着她恶补的一些电视剧了……

    “该不会是……玲珑醉吧?!”

    似是想起什么、慕容夜瞪大了眸子,惊呼道。

    “根据我查到的、应该是她。”君莫邪点头。

    他原本只是调查了邪九周边,却无意间感觉到慕容蝶对他的浓浓情意,那份在意,就算傻子都能看出来了……

    当然、看着面前此刻有些呆萌的女人,他心想,算了,谁叫她的王妃根本不了解这些男女之事呢,这点,他倒是甚为满意。

    “……”慕容夜顿时满爆粗口。

    早知道,当初就算有邪九拦住,她也得剁了那女人啊、那可是蝶儿的情敌啊,怎么能放过呢?

    其实,对于这些郎情妾意的缠缠绵绵,慕容夜自是不了解,前世的她,男宠三千,都是她一一挑选来打发心中苦闷的,何有不从之说?

    当然、对于那些拒绝她,妄图想成为她唯一丈夫的男人,慕容夜纷纷用拳头让他们闭嘴,是以、她此刻最想做的事儿,还是冲到邪九面前,暴揍一番。

    这小子、竟敢看不上她蝶儿?看她不揍到他服服帖帖的……

    得、看着面前女人一副凶声恶煞的模样,君莫邪无力闭了闭眸子,一副显然白说的模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