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意识倒下的时候,慕容夜只感觉身体中心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吸力,疯狂地撕扯着她、有那么片刻,她真的以为自己要和这个世界告别了。

    迷迷糊糊之间,她似乎又看到了那只活泼黏人的卡尔宾。

    就这样、她不知在时间和空间的交叉路口徘徊了多久,冥冥中眼前爆发出一道刺眼的光……

    然后、四肢百骸间一种仿佛抽筋拔骨般的剧痛袭来,痛的她几乎差一点昏厥过去。

    不是吧?难道真的穿越回去了?

    她心道,迷离的目光却在看到那熟悉温溺的视线时陡然一喜。

    “莫邪、”扯了扯嘴角,她忍着酸痛,缓缓伸出了手,“我是死了吗?还是、莫邪连你也死了?”

    闻言、君莫邪嘴角无语地抽了抽。

    “啪!”

    “有你师傅我在这里,哼、你想死都难!”

    慕容夜迷迷糊糊之间,金老头一巴掌就拍在了她手背上,力气不大,却是让她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臭丫头、心脉受损,脊脉断裂的情况下,你竟然还敢强行施针,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若不是你有个妙手回春的师傅,你下半辈子可是要一直与床为伴了。”

    见她苏醒,金老头花白紧蹙的眉头显然稍稍平缓了下来,口头上,却是没有一点点放过这个宝贝徒弟的意思。

    “……”慕容夜嘿嘿直笑,面对师傅满含责备的语气,她却看到了他眼中深深卷着的疲惫与温情。

    心叶受损,经脉断裂,脊背也几乎化作齑粉,这样必死之伤,即便是小老头,也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挑战吧。

    她也是后来从邪九那里知道,小老头为了救她,竟然不眠不休钻研着医术,几乎整个皇宫的御药房都被他彻底征用了,就连皇上鬓角疼痛,去稍稍取一点药材都被他狠狠赶了出去,惹得皇帝最后只能咬牙坚持着上朝。

    “谢谢师傅。”眉角微扬,她诚恳道。

    “哼、遇上你这样的徒儿我也真是倒了八辈血霉了。”金老头斜睨了眼她,眼底深处的温润笑意却是怎么也掩藏不去。

    嘿嘿、没死,倒也算是命大了。

    她由衷庆幸着。

    抬眸、明眸化作一汪秋水温情满满地望着眼前那依旧俊逸非凡的男子。

    若时光重来、她的选择依然不会改变。

    突然、她温情缱绻的神色陡然一滞,身体猛然前倾,卷着被子身躯立刻不受控制地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强烈的撞击顿时扯裂了她伤口,丝丝血线立刻自素绢棉袍渗了出来。

    “莫邪、莫邪你怎么了?”

    “你……”

    怎么会坐在椅子上?

    她震惊地看着他,心狠狠地抽痛着。

    “夜儿、”他亦满眼担心地望着她,伸手,他原本是想接住她的。

    无奈双腿像灌了铅一般,无法移动分毫。

    “你们!这是看小老头太闲了吗?!”

    金正阳回头,看到跌落在地的慕容夜,再看看几乎下一刻要从椅子下同样掉下来的君莫邪,金正阳怒然瞪目,咬牙切齿道。

    “看好你们的王爷王妃,要是再出意外,我可不管!”

    金正阳突然冲着朗朗空气道。

    下一刻、邪一与邪六两道身影出现,邪一率先拦住了自家王爷,而邪六则是面色尴尬,最后只好用棉被将王妃裹回了床榻。

    “师傅……莫邪他……”

    此时的慕容夜根本感受不到身体上强烈撕扯的火辣,她所有的目光尽数落在了莫邪那扎满银针的双腿上。

    “夜儿别怕、我没事儿。”看着她眼底闪烁的慌乱,他心中猛然一痛,急忙安慰道。

    “没事儿?”

    然而,他话音未落,回应他的便是金正阳翻着医术的一击。

    “要不是你那皇帝老爹耗尽了一生内力修为将你所有的毒压制在双腿上,你小子早就去见阎王了……”

    “真是的、一个致命重伤,一个旧毒复发,让人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金老头蹙着眉头又开始喋喋不休。

    慕容夜抬眸、目光痛惜地望着他。

    这种彻底失去身体的操纵感,一定很痛苦吧。

    她伸手、他命邪一将他推进了她几分,紧紧攥住了她如玉细指,另一手爱怜地抚摸着她面庞,感受着那温热、熟悉的气息,长久以来悬着的心,终于是落了下去。

    还好、她醒了。

    “我会让你再站起来的。”她深深地咬了咬牙,神色异常坚定道。

    纵然是翻遍这天下,她也要为他找到那生长在阴阳交互之处的幽冥花。

    “嗯。”他笑着点头,在他看来,有她在身旁,嗜情蛊的毒得到永久控制,已属满足了。

    突然、他邪邪一笑,握着她的手微微一紧,带着一抹满含深意地神色附在她耳边喃喃解释道,“况且、本王是否真的站不起来,王妃可想一试?”

    她先是一愣,而后秒懂,娇眸瞪了眼面前不知羞耻的某人。

    ……

    就这样、慕容夜与君莫邪每天的事情除了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偶尔和某王爷斗斗嘴以外,日子也过得很是消遣。

    当她知道她足足昏迷了将近一周之后,直接愣了半天,然后……就是一番胡吃海喝,嚷着要把失去的粮食尽数补回来,弄得君莫邪等人哭笑不得。

    而君莫邪亦极其耐心地守在她身边,为她详细分析着天下的局势。

    太子谋反、却阴差阳错地横死,皇帝不仅承受着天下人指责,也默默地承受着丧子之痛。

    改立君莫邪为太子,也算是止住了悠悠众口,而令皇帝无语的是,不知怎的,琉璃阁的一众杀手却在这场动乱中获得了民众极大推崇。不少丧失家园的民众甚至不惜放弃了皇室的抚恤转而投入了琉璃阁的组织,令的君尚威十分头疼。

    起先人数还不甚庞大,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连一些江湖闲散人士也都纷纷加入了进去。

    这等势力原本应该令人十分担忧的,但当君尚威知道背后是慕容夜后,也就了却了那份心思。

    慕容夜是谁?

    那可是和自己儿子出生入死的女人,她的、不也就等于他皇室的吗?是以他也就不在琉璃阁的事情上纠结了。

    只是、他们事无巨细谈了许多,却心有灵犀地避开了不老山的种种。

    但从沧源陡然间的严查防守而看,显然君尚威等人也在担忧着什么……

    ……

    皇子府。

    君莫玺淡淡地听着东方明亮说完所有,轻轻莞尔,沉稳道。

    “不急……储君之位,怕也没那么简单,已经死了的我那自以为是的大哥不就是个例子吗?”

    他阴阴笑道。

    不过是简单利用了他手下,就逼得他犯上作乱,这种人,竟然还配成为东宫之主?

    沧源的天下、只能是他君莫玺的!

    他神色蓦然一冷,阴阴而笑。

    “不老山的那群蠢货们、怕是还不知道他们全军覆灭的笑话吧。”

    “那就派人将消息传到他们耳中,越夸张越好……”

    他冷声笑道,若不是不老山的人太没用,君莫邪何以能活到现在?

    当然、活着也有活着的好处。

    至少,他可以保证,不老山的人在得知这一连串事情之后的震怒之色。

    君、莫、邪、下一次,希望你还有这般好运!

    他冷笑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