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君莫邪几乎是颤抖着,嘴角嚅动,艰难地吐出这个字,双眸深情几许望着她,此生一世,宁负苍天不负她。

    扬眉、莞尔,慕容夜笑了。

    他们的笑容,令的琉璃荼双手一顿,僵了僵犹在空中的手。

    无论周围何等喧闹,血孽何等滔天,他们的眼中,始终只有彼此。

    就连他、也结结实实成为了外人。

    嘴角不觉泛起一抹苦涩,若说起先他对她还有什么别样心思,那么此刻他便清楚地看出他与他之间的鸿沟。

    他们之间、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插手的存在,聪明如他,自然会选择明哲保身地后退……

    “啧啧……这一趟、还真让老夫吃惊啊。”

    不远处,毁灭瘦弱的身影微微一闪,唇角淡勾,略带沙哑的声音令得场中愈加变得寒冷。

    “中了嗜情蛊的人、竟然还会有这么雄厚的内力,若你全盛之时,怕是连老夫也甚为发愁啊。”他由衷叹息道。

    一时间,慕容夜豁然抬头,死死盯上了毁灭老者。

    不老山!

    是不老山的人给他下的嗜情蛊!

    君莫邪笑容微潋,平静的眸底悄然汇聚着难以磨灭的晦暗。

    “我们走。”

    说着、他猛地一跃,抱着慕容夜的倩影宛如炮弹般飞了出去。

    果然、是他们十几年前算计了自己。

    果然是他们、

    君莫邪心中发紧,眼前,似乎清晰地浮现出母亲那不甘恐惧,倒在血泊中的模样。

    而他、却只能紧咬牙齿,强迫自己无限理智。

    他已经失去了生命中一个对他极为重要的女人的,若再失去怀中的女人,他根本不知道生命之于他还会有什么意义。

    “莫邪、嗜情蛊、什么嗜情蛊?”

    另一旁,深受保护的君尚威亦是听到了老者的话,龙颜疑惑。

    虽然他不知道莫邪为何突然之间像是变了一个人,可、看着他们那凝重的神色,他隐约觉得有些不安。

    “嗜情蛊、无形无色,爆发于情绪最激烈之刻,手法极为残酷,极为痛苦,多数情况下,甚至会吞噬寄居者的理智,令其做出一些难以置信的残忍之事。”

    琉璃荼呆滞着神色,看着场中一攻一守,甚为默契的二人,他不禁对君莫邪心生出一抹浓浓的钦佩之情。

    这些、都是他曾在毒典上所看到的,嗜情蛊,蛊中之王,而这个男人却生生将其扛了下来。

    这些年,他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嗜情蛊、丧失理智……”

    君尚威心中一震,苍白的面孔陡然哆嗦了起来,吓得一众将士纷纷看了过来。

    “朕、是朕错了吗?”

    这一刻,他突然想起这么多年对这个儿子的冷落,他介意的不就是多年前亲眼目睹的那场血腥吗?

    他从来不怀疑自己的双眼,也从来没有给过他解释的机会,甚至还不下数次派人了结这个逆子、却从未想过,尚在幼年的他,那些人,究竟是怎么过来的,怎么看待他这个父亲,又怎么熬过那些痛苦不堪的日子……

    “父皇。”君莫玺一剑横扫,掠至而来,关怀备至地看向君尚威。

    抬手、悄无声息地命令他手下的人完成着收割。

    不老圣灵、这一次,务必让他们有来无回。

    抬眼、他眸彩冷寂地瞥向那气势雄厚。精彩绝艳的对战,嘴角微微勾起。

    若不老圣灵全军覆灭、这笔账,又该会算在谁头上呢?

    他心中暗自窃喜着。

    君莫笑那个短命鬼,他已经解决了,现在……就只剩下你了。

    君莫玺阴笑着看向场内颤抖的三人,心中盘算着。

    很好、一切都按着他的计划进行着。

    ……

    “夜儿、”尘土飞扬间,君莫邪一声大喝,长剑横扫,带着无上凛冽封退乐毁灭的退路,另一只手,微微扬起,顺势23将慕容夜甩了出去。

    借着他那充裕的力量,慕容夜一个翻滚,眨眼间到了后者面前,双手凛动,无数银光飞溅。

    “呯呯呯!”

    所有暗器在即将接触到老者身体的瞬间,被无限减速、然后……无力坠落。

    “&…”慕容夜一脸黑线,此刻只想骂人。

    无法突破那人的毁灭,最后被消耗殆尽的人只会是他们。

    怎么办……

    她平寂的心突然有些难以平静,垂眸,她死死地盯着场面。

    场中、莫邪与他正在激烈缠斗,尽管莫邪的每一击都十分精准,可依旧慢慢落入了下风。

    他,已经无法再坚持了。

    她强迫自己认真起来,双眸死死盯着场内。

    天下武学,尽有缺漏。她不相信面前的人是无懈可击的。

    突然、她看到与莫邪撞击间,地上的一刻细小石子轻轻溅起,细若如棉般打在了老者衣袍上。

    她双眸顿时一亮。

    那人的内力防御并非彻底完全的!

    心中狂喜,她定睛去看。

    果然、这一次,她发现了那人内力防御间的转换,她之前遇到的天罡也只是偶尔间会调动内力保护自己。

    而面前的人,内力充沛显然在天罡之上,所以他几乎不仅延长了时间,甚是偶尔还隐出了气势。给人造成一种没有防御的情况,这就是为什么她屡屡不得手的原因。

    原来如此、

    轻轻莞尔、她紧张地调整着呼吸,右腕之间,锁龙索与耳鬓紧紧贴合。

    内力转换间,就是她的机会。

    机会只有一次,她一定不能懈怠。

    “呯!”

    场中,毁灭一掌震开君莫邪,后者步伐顿时出现了片刻的凛乱,而他竟选择单掌打出一击空拳,并未选择追击。

    “就是现在!”

    瞳孔骤紧,慕容夜几乎瞬间爆裂而出,锁龙索的角度也被她尽数算在了最好发射角度。

    “夜儿、不可、”君莫邪猛然大惊,眼睁睁看着他的夜儿悍不畏惧冲向被内力团做一团的毁灭。

    那般充盈的内力,一个不慎,可能将她彻底齑灭!

    然而、他担忧的喝声还未落下。便被那诡异的一幕惊了惊。

    他、他的夜儿竟然破开了不老圣灵的强悍防御?

    可她明明没有半点内力啊。

    君莫邪心中愕然,神丝转念间却似明了地勾起了唇角,果然,不愧是他的夜儿。

    是他糊涂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毫无破绽的防御存在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