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来、天罡那小子的确遇上棘手之人了。笔趣里biquli”

    “小丫头、你着实让老夫惊讶。”

    “可惜、你是邪王妃,是风长老钦点的必死之人、不然……”

    死寂的夜色中,老者苍老的声音似乎有些惋惜道。

    紧接着、众人只见一张枯手凭空出现,呼吸间出现在了慕容夜面前。

    “嘶、”

    众人猛然抽气。

    原本无往不利的银梭一声狰狞,然后、宛如玻璃般丝丝龟裂、碎痕回击,狠狠钉在了慕容夜心口。

    “噗、”一口鲜血当即喷涌出来,慕容夜身影爆退数十米,狠狠地撞击在一根石柱上,石柱轰然倒下。

    果然、还是差得太远吗。

    身体之间、巨大的龟裂与纠痛感丝丝传了过来,背骨已断,她艰难爬起,借着倒塌的石柱,让自己微微坐起,抬手,忍住巨大疼痛,她面无表情地从胸骨,踝骨,肩胛骨取出银梭碎片。

    唯有接近心室动脉的那半根,她没有动。

    抬眸、她神色略带诧异地看向那一抹身影。

    这可是她费尽心思将银屑与钛合金混合炼制的利梭啊,谁曾想一个照面,竟粉身碎骨。

    这个人、究竟该是怎样的强大?

    内力、这个世界所崇尚的内家武学,极限究竟在哪里呢?

    “王妃!”邪一与邪六等人顿时眸眼血红地冲了上来。

    于此同时,琉璃荼亦是面角一红,扬手,无所畏惧地冲了上来。

    这个丫头、在他都被强大气息震撼的时候,她竟选择了生死关头先救自己、这份情,让他如何相还。

    心念而动,琉璃荼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周身实力全开,朝着那一抹瘦小的身影冲了过去。

    “别……”

    慕容夜刚欲开口,一股浓郁的鲜血再次涌了上来,其实,她倒是该庆幸,幸好没有在银梭上涂毒,否则她现在早就去见阎王了。

    看着那被琉璃荼等人尽数围攻,却不落下一步的老者,慕容夜冰冷死寂的心,再次阴寒了几分。

    这、就是不老山的真实实力吗?

    这、就是父亲母亲曾经对上的无上强者吗?

    果然、她还是天真了。

    不老山的真实底蕴、竟是如斯恐怖!

    “小丫头、记得、老夫名道:毁灭、世人赠号“毁灭老祖”。地狱之行,一路好走。”

    片刻之间,老者悠悠而来,一手一掌,击退着那些不知死活的小鱼小虾,终于他在慕容夜面前站定,薄唇微抿,轻轻笑道。

    轻轻扬掌、看似风轻云淡的一击却是蕴藏着无数杀机轰向她的眉心。

    神色一呆、咫尺之间,慕容夜也看清了来人全貌,那哪里能说是一个人呢?简直可以说是一具干尸,若不是那双闪动着鬼火般的眸子,慕容夜丝毫不怀疑这就是一具僵尸。

    她知道、她现在应该起身回避。

    可、周身彻底的麻木让她神色微微一呆,苦涩淡笑。

    就这样死了吗?

    真……真是不甘心啊。

    闭眼,耳边尽数那些撕心裂肺的声音,谢谢他们的好意,可,实力间鸿鹄差距摆在那里。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所有的算计,只是形同虚设。

    “呯!”

    然而、等待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

    她抬眸、目光震惊而又惊喜地看向来人。

    “这么美丽绝色的面庞,若伤了,本王可是会心疼的。”

    他伸手、温热的大掌轻轻划过她如玉面颊,轻轻一勾,心疼地拭去她嘴角的血丝。

    另一只手,掌心半立,生生拦住了毁灭的攻势。

    两相碰撞,顿时掀起巨大的惊涛骇浪,手掌蕴力,他调动内力替她挡去全部冲击。

    看着她近乎全身的窟窿,他知道,现在的她,根本无法经受住一点一滴的冲击。

    “莫邪、”看着他一掌挡下那无人能挡的一击,慕容夜心下一喜,心中,原本的死寂顿时扫然一空。

    似乎,有他在,她便很安心。

    那熟悉的眸子,温暖的宠溺,坚实的臂膀,果然,只要有他在,她便能感觉到温暖,一种从未被世界遗弃的温暖。

    可、今夜的他、似乎有些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呢?

    她不禁有些疑惑。

    “莫邪、你?!”突然、她猛然一震,错愕地视线盯着他那一头漆黑如锻的瀑发,顺流而下,随着轻扬夜风悄然勾出一抹俊姿。

    可她明明记得、先前他头发的颜色……是苍凉如月的银色。

    她亦记得、慕流川曾说过,他用自己强大的内力将所有嗜情蛊的毒封印了起来,除过初一十五是个周期,其他时间,除非他强行运用内力,否则、一般不会激发嗜情蛊的爆发。

    可、现在……

    慕容夜眼角一润,一行眼泪无声滑落,这代表了什么,她比谁都要清楚。

    他、是为了要救自己、所以才情愿再次陷入那生死折磨之间啊。

    眼泪如开闸的渠水,顿时间流窜不止。

    “别、别哭、是身体疼吗?”

    从未见过她流泪的他心中一痛,彻底变得手忙脚乱了起来,伸手,一边替她拭去眼泪,一边将雄浑内力不要命地灌输至她体力,妄图减轻她的痛楚。

    这样一来,她哭得更凶了,曾遭受过满清十大酷刑的她从未料到,有一天她会在面对一个男人,露出她如此娇柔怯懦的一面。

    “乖、别怕、嗯……”眸眼温柔,他原本想要安慰她的话还未说出口,身体之内,陡然一震,让他不得不断了内力的输送。

    “莫邪、你怎么样了?”她猛然大惊,抽噎的趋势猛然一停,反手握住了他掌心。

    冷凛如冰!

    抬头、她神色急迫地看向他,心急如焚,嗜情蛊第三重、冰锥凛魂!

    那夜初见,他的蛊毒也不过堪堪到达了欲火焚身,可现在、竟然蔓延到了后期的冰锥凛魂。

    这、岂不是不说,若是一个不慎,他很有可能会沦为一袭冰尸?

    怎么办?

    偏偏还是最让她束手无策的蛊毒。

    杀人的手法她有很多种,可救人、她真的不在行啊……

    “别、别怕、我没事儿。”

    饶是这样,他还能抬头,冲他咧嘴微笑安慰道。

    伸手,轻轻揽过她柳枝般的细腰,一个闪身,出现在了琉璃荼身边,一个闷哼,他单膝跪地,陡然蹭出大片血迹。

    不能!

    他不能就此倒下,也不能丧失理智!

    不老强敌还在,只要他前一刻倒下,势必便又是尸骨如山的局面。

    就算是为了他的夜儿,他也不能倒下。

    在心里,君莫邪猛然咬牙道。

    他、现在周身的皮肤已经变得极其脆弱了吗?

    慕容夜看在眼里,心中一痛,伸手,如纤玉指轻轻划过他面庞。

    “交给我吧。”琉璃荼快速上前,说着便要接过他怀中重伤的慕容夜。

    谁料、慕容夜却是目光灼灼地看着君莫邪,咬牙,素手凛动,一根银针间不容发地插在了自己的脊背之上。

    抬眸、苍白唇角微微一潋,坚定道。

    “夫妻本是同林鸟,生死路途本相随。生也好、死也罢,贱妾愿此生追随王爷。”

    这是她第一次心甘情愿自降身份唤他王爷,没有了往日的桀骜不羁,没有了曾经的绝傲风华,有的只是那一份少女情缘的生死相随。

    浑浊的夜色渐渐潜退而去,璀璨的星光倒影在她满含笑意的灼灼眸宇中,这一刻,她不再是那个威风凛凛的王妃,也不是曾叱咤风云的“阎罗爷”。

    此刻的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一个只单纯愿意和丈夫同生共死的小女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