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是什么?”

    众多不老圣灵先是一惊,可,看着插在身上的小小银针,充其量不过是稍稍划破皮肤而已。

    “呿、我当是什么?不过是银针偷袭的伎俩而已、虚张声势……”

    一些尖叫过后,部分人不由得开始嗤笑道。

    然而、她们面角的弧度还未落下,周身之上,竟宛如白纸一般燃烧起蓝色火焰,于此同时,所有人无一例外地死死捂住身体。

    怎么回事儿?

    全身为何像是萎缩了一般。

    “啊!”

    很快有人发出一股凄厉无比的惨叫,就地打滚,妄图熄灭身上的火焰,可,身体的痉挛依旧在持续、海蓝色火焰依旧茁壮燃烧,给浑浊的夜色平添了一份诡异妖艳。

    “这、这……”君尚威目瞪口呆,“咕嘟”一声,干咽着口水。

    他这个儿媳,给了他太多震惊了。

    不仅是他、就连李天楠率领的一行将士,看向慕容夜的眼神也直逼神灵了。

    哼、不老圣灵、你们不是自以为是,无法无天吗?还不是照样尽数折在了我们邪王妃手上?

    每一位将士都是这样的认知,也是他们的骄傲,慕容夜的名字,自今夜,彻底烙上他们的灵魂,让他们宛若有了神灵般的信仰。

    千凤齐发,虽损伤了大面积的敌人,可依旧有些漏网之鱼,慕容夜淡做手势,带着邪一等人就是一番痛打落水狗。

    “女人、你敢!”

    天罡顿时目眦欲裂,那些人虽说他时常看不上眼,可、毕竟也是不老圣灵的招牌,若不是那女人手段诡异,他们总体实力还是很强的。

    看着手起刀落间宛若死神般收割着人命的慕容夜,天罡血气上涌,差点有种吐血的冲动。

    闻言、慕容夜抬头,唇角微弯,空灵的眸子朝对方送去一个狡黠的眼神,手指间却是轻轻一勾,剧毒纤长的指甲便深深了结了一条性命……

    “我、杀了你!”

    见此,天罡加速而来,变脚为鞭,裹着熊熊内力,朝着慕容夜胸口而来。

    莞尔轻笑,慕容夜双臂微叠,应在胸前,试图挡下一击。

    可……

    下一刻、倩影芳飞、自空中划过一抹血腥。

    “夜儿、”君莫邪寒眸一紧,奈何身前尽数被堵死。

    抬头,他深深地望着纠结许久的五人、沉沉地闭上了眸子。

    “怎么?大名鼎鼎的邪王可是打算放弃了?”天罡之群不屑嘲讽道。

    这样、只会没完没了。

    俶尔开眸,君莫邪幽冷如森的眸子陡然现出一抹森然。

    这些人的实力与他相差无几,这样纠缠下去,只会徒费时间。

    现在、怕也只有那条路了。

    面对他这般冷冽森然的笑意,原本围着君莫邪众人心下一顿,如蛆附骨地爬上一股凉意。

    ……

    “喂、小美人、你还好吗?”

    琉璃荼如风而至,轻轻卸去蕴在她身上的力量,双手抱住了她,看着她瞬间接近透明的脸蛋儿语气有些沉重。

    “放心、死不了。”再次咳出一口鲜血,慕容夜摆了摆手道。

    抬眼、瞥见那极速而来的身影,素唇微勾,伸手,一把拉住一副如临大敌的琉璃荼,淡淡莞尔道。

    “不用了、他已经死了。”

    “死了?”

    琉璃荼闻言一震,错愕地看向她,刚才一击,明眼人都能看出是她吃亏了啊。

    可、看着她那深邃而自信的眸子,琉璃荼心中一顿,几乎是下意识收起了手。

    “桀桀、不知死活!”

    看着陡然间放弃抵抗的慕容二人,天罡嘴角的笑容愈发灿烂了几分。

    下一刻、脚尖儿之上突然传来微微刺痛、他也没太多在意……

    然后……猛然间,心口一滞、一股巨大的痛楚迫使他不得不停了下来,捂住心口,目光阴骘地瞪向慕容夜。

    “女人、你对我做了什么?”

    身体内,一股浓郁的邪火充斥着,咆哮着,带着巨大的疼痛,在他冷声质问时,一股淡若轻烟的蓝色火焰陡然自脚底板燃起,将他面上的震惊与死寂彻底照亮。

    抬手、慕容夜微微扬唇,映着海蓝色光芒,一抹近乎细不可闻的银针出现在她双指之间。

    天罡顿时如丧考妣。

    是刚才那漫天银针?

    他猛然心惊,不可能,刚才为了避免伤及自己,他几乎逃至了安全距离。

    不对、是刚才那一击!

    这个女人、她是故意强撼自己的!

    天罡心下一片苍凉、目光死死地望着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没想到,她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以己为码,将自己一步步引入鬼门关……

    苍凉的蓝色火焰中、天罡面角开始逐渐扭曲了起来……

    “呼、”至此,慕容夜这才轻轻缓了一口气,喃喃道。

    “真正的内家高手,果然不是我能面对的。”

    她认真思索着,若不是天罡小觑于她,若不是自己先前留了一个心思,除了千凤冢的毒,她还真没什么有效的方法拦住这家伙。

    看来、以后她势必需要研制一些专门对付这些内家高手的暗器,否则这样打起架来,她可是异常憋屈的。

    “你、你怎么做到的?”这下换到琉璃荼眸色震惊了。

    “侥幸而已。”微微耸肩,慕容夜服下一颗药丸,诚实道。若不是她率先出手,打乱了天罡的进攻节奏,给了她下手的机会,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

    目光望向场内。

    她终是微微松了口气。

    还好、这场异常艰难的战斗,看起来,是他们赢了啊。

    当然、像是天罡这样的强悍内家高手,要是再来一个,她可真的是回天乏力了。她由衷想着。

    “侥幸吗?”

    “下一次、你怕是没那个好运了……”

    就在她放松意识的下一刻,一道似笑似哭地阴迈声音响起。

    心中一震、慕容夜只觉眼前一黑,有种恍然掉入幽冥地狱的感觉。

    片刻之间,她的心脏似乎被人紧紧攥在手里,似乎下一刻瞬间,便会血脉喷张而亡。

    死亡的气息……有史以来,慕容夜第一次感觉到了威胁到她生死的存在。

    “呯!”紧咬舌尖,保持清醒的瞬间,她一掌挥出,狠狠打在琉璃荼身上,一手抽梭,双梭齐聚,朝着一个方向遮挡而去。

    “哦?竟然还能动?”

    来人显然也被慕容夜的举动惊艳了一番。

    面对他们之间天地般的差距与压制,这小丫头竟然还能以肌肤之痛唤起神志,这倒是超出了来人的预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