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谁?!”

    君莫邪率领的浩浩荡荡大军正巧抵至北城门,一声长鹰呼啸,李天楠反射性大喝,命令全军戒备。笔 趣 阁

    君莫邪抬头,神色却是似喜带惊地扬起了一抹笑意。

    浓烈的夜风中,他隐约感觉到了她的气息。

    莫不是她来了?

    压抑的气息中,陡然,一道黑影猛然出现,带着一抹狂傲霸道的气息,快若闪电般朝着君莫邪而去。

    “刺客、有刺客、快,保护王爷!”

    李天楠心底猛地一紧,撕心大吼道。

    君莫邪却是不动声色抬了抬眼,斑斓的星光尽数收敛在他眼底,隐约间可察觉他那愈加明媚的笑意。

    轻轻出掌、君莫邪宛若似水般轰出一拳。

    “呯!”

    两影相撞、一股磅礴的威压蔓延开来。

    李天楠等人瞪大了眸子,就在他们暗叹来者不善之时,突然,就见君莫邪变掌微爪,猛然将来人勾入怀中。

    而原本那杀意凛冽的偷袭者、此刻却如冰消雪融般,难以察觉她半点的恶意。

    “又那么调皮?”

    勾了勾唇角,君莫邪一脸宠溺地一把搂着那么柔香,低头,嗅着那别样芬芳,顿时不免有些心猿意马。

    语气责问,君莫邪背过人群狠狠地在她那丰盈的俏臀上就是拍了一掌,又担心下手太重,他便又轻轻揉捏了起来。可这样一来、自己身体之间,某样东西顿时微微有了抬头之势。

    来人自然是慕容夜。

    她此举,一方面是为了验证下自己与他的差距,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惩戒这家伙将自己独自留在皇家狩猎场。

    可、她离他最近,此刻感受着那顶在她小腹间某物,她顿时一惊,面色羞红地跳开,幸好是晚上,这才没让她继续出丑。

    “咳咳、你怎么来了?”君莫邪低声暗咳,声音有些喑哑道。

    “诶诶诶、都散了,散了啊……”

    远处,李天楠目瞪口呆地看完这一幕,他纵然再傻也知道了那被君莫邪这般柔音而待的人是谁,是以驱散了围观将士,继续行军。

    “来的可不只是我。”

    “你看、这是什么?”

    说着,慕容夜立刻从怀里掏出了那莹光华美的玉玺。

    看着夜色下宛如献宝般欣喜的女子,君莫邪不由得抬手,爱怜地抚摸着她清美无瑕的面颊。

    他的目光中、自始至终,都没有那所谓至高无上的玉玺。

    “喂、冰块儿,你怎么一点都不开心?”

    紧紧盯着他的慕容夜顿时微微有些泄气道。

    “你知道、本王想要的不是这个。”

    君莫邪莞尔,上前一步,双臂爱怜地圈住她,邪魅笑言,下一刻,猝不及防间在她精美的额间淡淡一吻。

    他要的、只有她。

    仰头、双臂似水蛇般攀在他颀长的身躯上,慕容夜轻踮脚尖,情不自禁地将自己送在了他面前。

    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

    所以、她比任何都要幸福。

    “咳咳……”

    一道苍老不失尴尬的干咳声响起,慕容夜顿时一囧。

    扭头,看着小月身畔的某个身影,她再次满面羞红。

    苍天、她怎么忘记了老皇帝还在这儿?

    无所躲避之下,慕容夜索幸拉着君莫邪的衣角,宛如一个做错事儿的小孩儿般躲在他身后。

    宠溺一笑,君莫邪眸底的润意顿时间恍然柔化了万千星光。

    这般纯粹爱怜的目光,君尚威陡然一滞,他从没想过,那个在他心中宛如死神般无敌的儿子有一天竟会对一个女子流露出这般柔溺的神态。

    当下、李天楠便将太子的种种事迹面呈皇帝,君尚威原本沉郁的气息陡然间变得异常愤怒。

    逆子、那个逆子啊!

    他可以原谅他逼宫,可无论如何,沧源百姓,毕竟是无辜的啊。

    这样的他、又怎么能胸怀天下?

    就在这时、军队之间突然出现略微的骚动,君莫邪抬头,看着由东自西的一串火光,心思转念间便有了思索。

    “儿臣救驾来迟、请父皇恕罪!”

    很快、君莫玺一袭戎装跪至君尚威面前,面色之间还有些许的难以置信与痛心疾首。

    也难怪、他与君莫笑素来走得近,这番表情,的确是不曾所料的反应。

    君尚威伸手,看到昔日附庸风雅容光焕发的儿子此刻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不由得也稍稍弥补了他对君莫笑的心痛。

    相比之下,君莫邪与慕容夜却是静自站至一旁,两相对视,均看清了彼此神色间的深意。

    两军汇合,紧接着,在老皇帝意气风发的命令下,全数进城。

    “莫邪……”

    遥远边际,群星一片灰暗,隐约间,还有片片红氲如丝似霭般蔓延而来。

    “怎么了?”抬手,君莫邪轻轻将她搂在怀中,柔声道。

    她很少这般亲昵地唤自己,但这样的称呼,却让他很开心。

    “我、我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慕容夜突然面色有些严峻道。

    不知为何,刚才,她只觉心尖儿一跳,一股似曾相识的冰寒瞬间淹没了她。

    这种莫名的诡异、曾经、她也就在蝶儿坠崖前有过预感。

    这一次,不由得令她有些不安。

    预感、一种玄而又玄的东西,但对她们这些流窜在生死之间的人来说,却是一种至关重要的财富。

    “别怕、本王一直在。”

    君莫邪原本是拉着她的,此刻,更是将她整个人圈进了怀抱。

    抬头、看着面前满眸一片星海的男人,慕容夜微微闭眸,轻轻点头。

    这辈子,难得能遇到这么一个人。天崩地裂、生死之间对她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如是想着。

    可、当他们离寝殿足足还有几百米的时候,空气中,便被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彻底弥漫。

    慕容夜顿时心下一滞。

    君莫邪亦面色冰寒,但他紧紧握着她的手掌却是愈发坚定,无声中让她安心了许多。

    他带着她,一步步走向血色凝聚之巅。

    “笑儿!”

    突然、君尚威一声苍老如锥的啼哭,给这诡异的气氛徒增几分哀凉。

    两相对视、慕容夜与君莫邪均从对方眸底看出深深的凝重。

    单从伤口上看、似乎有一队人马对着君莫笑驻扎在皇宫的军队出手了。

    诡异的却是、这里明明尸横遍野,却没有一具敌方的,这、哪里是战争,简直是一场毫无反抗的屠杀。

    饶是风雨俱见的慕容夜,此刻行走在那血迹斑驳,尸横遍野的地方也不由得觉得分外压抑。

    “似乎这里你最强?”

    “敢问、你可认识君莫邪?”

    突然、一道诡异笑音几乎是贴着慕容夜与君莫邪中间响起,刺激得她一个激灵,毫无征兆地打了一个寒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