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父皇、儿臣已替您草拟了圣旨,此刻、只需您手上的传国玉玺,您便可以成为那高高在上的太上皇、荣华富贵、权力美女,依旧会和以前一样。”

    皇室寝殿、君莫笑面色平和,笑容真挚地看向君尚威。

    若不是他翻遍御书房上下都没找传国玉玺,他还真没打算这么快和他的父皇见面。

    “孽子、你这是、要谋朝篡位不成!”

    君尚威鼓着腮帮,面色一片涨红。

    君莫笑谎称君尚威身体抱恙退居二线,自然做戏演了全套。

    “父皇、此言差矣。”君莫笑凝了凝眸宇,“这天下,早晚本就是儿臣的,何来篡位之言?”

    “逆子!”君尚威一口老血,差点一口气上不起来。

    这就是他悉心呵护的儿子、这就是他寄予厚望的太子!

    从他重兵出现在皇宫那一刻起,便已尽数粉碎了君尚威心中最后的侥幸。

    果然、是他联合谢莞盈盗取的兵符……

    “父皇、念在昔日旧情,还请父皇早些交出玉玺。”

    君莫笑凝起眉角道,言语之间,不由得多了几分威胁的冷意。

    “你……”就算再怎么不甘,环视着那层层重兵,终于无奈叹息,抬头,眸光严肃地看向君莫笑。

    “我可以允许你逼宫、但有一点,我希望你能答应我。”君尚威颓然的声音略显有些苍凉。

    “父皇请说。”君莫笑大喜过望道。

    “无论如何,你都不能为难你那两个弟弟。”君尚威苦心道,这辈子,他最不想看到的便是兄弟残杀。

    “那是自然、儿臣的秉性父皇您是知道的。”君莫笑笑意和煦地点头,眼底之间却是陡然爆发出一抹狠戾。

    暗自叹息,虽然对君莫笑的行为有些心寒,但有君莫邪弑母在前,他这个儿子倒是显得贤德了许多。

    他、也是该退居人后,享享清福了。

    心中颓然,君尚威一瞬间像是苍老了数岁,俯身,谢绝所有人的帮忙,他轻轻掀开被褥,然后在床榻最隐晦的一角轻轻敲了三下。

    笑容一滞,君莫笑神眸间陡然爆发出一抹炙热。

    玉玺、这怕是他与它最近的时候吧。

    千算万算,他也没料到老皇帝竟然这般精明,怪不得他从不留任何妃子于他的寝殿。

    “来人、给朕呈上来。”

    面对着即将到手的江山美女、君莫笑一时间不由得得意忘形道。

    云岚闻言,巴巴上前,心想这可是一个立功的机会。

    然而、当指甲划过玉脂的瞬间,一抹冰凉亦悄无声息地划过他脖颈的动脉。

    怎么可能?

    云岚大惊,面部犹自保持着那份欣喜,头颅却结结实实离开了身体。

    临死、他都没有看到谁杀了他。

    或者说、他想不到谁还能穿越这层层重兵、取他性命。

    但无论如何,他都死了。

    “小心!”

    云岚的死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他一死,手上的玉玺顿时落下,惊的君莫笑猛然一急。

    “这就是玉玺?”

    嘈乱震撼的气氛中,一道轻薄又不失灵气的声音响起。

    再次转眸,众人吃惊地发现,原本空荡荡的寝殿突然出现一道妙丽俏影。

    伸手、葱茏玉指轻轻撩拨着那盈翠美丽的玉玺,慕容夜微微扬起唇瓣,兀自自语道,“原来、这就是玉玺啊。”

    想当年、她为了一睹那传国玉玺,啧啧、几乎被全城通缉。

    “是你?”

    看到慕容夜的瞬间,君莫笑原本的紧张一顿,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惊艳。

    此刻的她、已换下一身狼狈,转而是一袭粉色棉裙,流畅的曲线与那姣好的身材尽数贴合,棉裙之上,悄然盛开着一朵朵莹白似雪的梨花,卷着那三千青丝,映着那绝彩面孔,顿时看痴了所有人。

    粉白的装饰,不仅掩去了她许多的冰寒戾气,还点缀出她那灵俏活泼的少女气息。

    见此,君莫笑笑意氲荡,伸手,拦住手底下的人,看向慕容夜的眼神轻轻眯起无限遐想。

    “你若想要、朕便给你。”

    “朕只要你。”

    扬唇、君莫笑神色自慕容夜身上流转道。

    谁说她是邪王的女人?

    待他大统之日,她便是他的女人。想来这对那不可一世的君莫邪也是一种致命打击吧。

    这般风华绝代的奇女子,这般精睿魅惑的女子,他也很想试试那压在身下整宿承欢的娇喘模样……

    “孽子、你怎么敢?!”一旁的君尚威顿时气急,奈何君莫笑一副“你拿我没辙”的样子让他只得愠火**。

    “我?”饶是慕容夜料尽所有,此刻也是惊了眸彩。

    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病?

    明眼人一看她就是来抢玉玺的,而他竟然还和自己谈起了条件。

    扬了扬手上的玉玺,慕容夜嘴角不由弯了弯,“似乎、你现在还没有和我条件的资格吧。”

    闻言、君莫笑面色一凝,神色之间略微有些几分晦暗。

    “美人、刀剑无眼、朕不想伤了你。”

    君莫笑最后道。

    慕容夜扬唇,慵懒的凤眸夹杂着一抹冰寒入骨的自信,淡淡抬头,扫了眼富丽华贵的寝殿,心下的笑意不由得大了几分。

    “动手!”君莫笑猛然大喝,眸眼一狠,敬酒不吃,那就只能等他兵将强压,逼她从命了。

    “轰隆……”

    “咻!”

    几乎在他下命令的一瞬间,寝殿宛如地震一般剧烈地晃了一下,然后,众人吃惊地发现大殿中心,竟然无缘坍塌,伴随着一声苍鸣,一抹巨大的阴影瞬间笼罩至大殿。

    明辨了那巨影的真实面目,君莫笑瞳孔骤然一缩,猛然大喝。

    “快、拦住那头鹰!”

    霎时间,所有弓箭手就位,齐刷刷的冷箭尽数射向小月。

    “嘶!”

    铺天盖地的箭茫下,大殿顿时变得面目全非。小月也因为一些冷箭,腹背受敌。

    慕容夜又岂会容他们得意,玉掌冷翻,无数银针飒飒飞射,根根命中眉心,于此同时,原本隐藏至暗处的邪卫亦纷纷出手,顿时,小月承受的压力少了一半。

    “皇上、得罪了。”

    回头、冲着尚且在呆愣中的皇帝微微扬唇,慕容夜猛地一推,君尚威便双腿打颤,毫无形象趴在了小月身上,看来,上次的阴影对他还是很大。

    “小月,我们走。”

    慕容夜轻轻一跃,笑意淡然地吹起了一个口哨,小月一声长啸,双翼挥舞,带着二人快速离开。

    莞尔淡笑,连慕容夜本身都没料到此行会这么简单,原本她还在想怎么拖延时间打通大殿,结果、倒是这傻缺太子给了自己充足的时间。

    “追!给朕全部追回来!”

    良久、风轻云定,君莫笑满脸死灰地环视四周,龙颜大怒道。

    “你、就是沧源的皇帝吗?”

    不料、话音落下的片刻,一道宛如死亡般冰寒的气息悄无声息地自大殿蔓延而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