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爷、三军将士已急速收拢,随时都可以攻入皇宫、此外、沧源内外还混入了大量民众自发举行对太子的声讨军。”

    听着汇报、君莫邪无声扬了扬嘴角,能这般主导舆论,扭转乾坤的,除了他的夜儿,他亦不曾多想。

    回头、看了看那明明胆怯,却犹在强撑的小男孩儿,君莫邪命人将其安全送回王府,随即收拢队伍,在众多的欢呼声中朝着那灯火辉煌的皇宫中飞奔而去。

    ……

    皇宫。

    “啪!”君莫笑一巴掌狠狠打在云岚脸上。

    “看看现在的流言指向、你还敢派人继续去冒充匈奴兵,你脑子是进水了吗?”

    君莫笑气冲冲地指着其鼻子骂道。

    “蠢货!做戏也不做全套!”

    看着一边倒的流言,君莫笑气得简直牙痒痒。

    现在、怕是整个皇城的人都知道自己嫁祸君莫邪吧。

    “殿下、不、不是属下,属下早就将兵力撤回了。”

    云岚蹙着眉头,忍着面上的红肿道。

    “你说什么?”

    原本盛怒的君莫笑闻言一滞,大殿之中的气氛陡然变得异常诡异。

    不是他们、那会是谁?

    君、莫、玺!

    蓦而、君莫笑瞳孔微缩,想起了自己那个好二弟。

    “君莫玺、你以为、你就能坐山观虎斗吗?”他冷冷道。

    “殿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云岚等人此刻略显有些慌张。

    “怎么办……”君莫笑冷漠地勾了勾唇角,“那自然是去御龙宫见见我那好父皇了。”

    纵然他在怎么不愿,此刻也必须逼着那老家伙下达旨意了。

    只有这样、他才有一线生机。

    若等君莫邪的大军入城、他怕是只有败亡的下场。

    ……

    另一边,君莫玺笑语淡然地听着底下人的汇报、抿唇轻笑,起身,悠悠道。

    “速速调集五千精睿与我进宫、至于剩下的人,就继续扮演好与太子联手的匈奴兵就好。”

    他抬头,眸底之间是难以藏匿的笑意。

    现在、是该他这个皇子出场的时候了。

    “殿下、我们这样,间接地却也算帮助了邪王。”此刻、御史大臣的东方明亮与其两相而对,疑惑道。

    “哈哈、不用怕、君莫邪,我自有算计。”

    君莫玺自信莞尔道。

    若是不出意外、那派向君莫邪的杀手,此刻早已在路上了吧。

    于此同时。

    沧源东部、如烟梦幻的浩瀚星海之间,一座高大巍峨的山脉,愈显雄伟。

    此刻、巍峨宏伟的圣灵大殿。

    “月儿、我的月儿!快、快请灵医!”

    不老山宗主的星挽黎此刻半跪着,紧紧拥着星挽月冰凉的尸首,撕心裂肺地咆哮道。

    她的身后、一众白衣似雪的众长老一言不发,面色严峻,整个空间的顿时宛如死寂一般。

    “千里风!”蓦然,她陡然大喝,仰头,青丝缭窜,娇眸腥红,看上去丝毫不亚于一尊女鬼。

    闻言、近在咫尺的千里风顿时颓然瘫坐了下去。

    “是谁!”紧紧咬牙、任凭血意自唇角蔓延,她瞪着眼眸,死死地看向自己的公公。

    凭他的身手,不老山的威名,这天下,还有谁能伤了她的月儿?

    “灵医、灵医呢?!”她撕心大吼,即便、她知道了无可能,即便她无法起死回生,但她还是不相信,不相信她的月儿死了。

    面前、月儿的笑脸一一呈现,耳边,似乎还流动着她那银铃般笑音。

    不相信!

    她不相信走之前那个笑魇如花的丫头,此刻沦为一滩彻底冰冷的死尸。

    “究竟发生了什么?!”

    咬牙咆哮,连带着星挽黎周身狂暴的气息,顿时搅动得大殿人仰马翻。

    千里风苍眸一痛,他知道,月儿是她唯一的女儿,也是他唯一的孙子,就是他的一个疏忽,导致了那个灵秀可爱的小丫头沦为此刻的一袭凉尸。

    当他赶到时,月儿早已断了气息。

    他一路披星戴月而来,一路上凭死向着月儿体内输送着内力,可所有内力尽在下一刻,变得无影无踪。

    心中剧痛、千里风老泪纵横地将此行下山的事情向众人阐述了一遍,邪王的拒绝,邪王妃的挑衅,以及星宇琉璃的介入,他都一一阐述,甚至关于月儿死因的疑点,他都一一忍痛叙述。

    月儿是正面承受了致命之伤,这说明,杀她的人,是她分外熟悉的人,甚至完全放松了戒备之人。

    再加上他在案发现场一根树枝上残留的布屑、那精湛熟悉的布料。

    所有的线索,都尽数指向了一个人。

    “哈哈、反了、都反了!”

    星挽黎一声暴喝,顿时恍然雷霆滚滚。

    大殿中,众多长老也是相顾而视,满脸怒容。

    他们不老山这是多久没在天下走动了,以至于这天下竟都以为他们是可以随意拿捏的存在了?

    “君、莫、邪!”

    “他的嗜情蛊应该是到了极限。”

    星挽黎阴阴冷笑,曾经,若不是看在他天赋异禀而月儿又倾心他的面子上,她早就除掉他了。

    一个不被她不老山控制天才、她宁愿亲手毁灭他。

    可笑他不仅敢拒绝她的月儿不说,还敢对她宝贝月儿痛下杀手、这一次、没有了月儿的阻拦,她倒要看看谁能阻拦她拿他狗命。

    “传我之令……”星挽黎抬眸,腥红的眼底尽数疯狂。

    天下?

    哼、月儿既死,她便要用那万里血泊来做祭奠。

    “宗主!我已派出了二十四天罡,七十四地煞。”似怕星挽黎做出什么疯狂举动,千里风赶忙道。

    闻言、星挽黎深深地看了眼千里风。

    良久、缓缓点头。

    屠戮天下这条命令太过残忍,她不能就此毫无计划地给那群老家伙留下把柄。

    “我要君莫邪、看不到明天的太阳!”紧紧咬牙、星挽黎疯狂道。

    闻言、千里风坚定点头。

    他派出去的人、必定会让君莫邪有死无生!

    ……

    “圣女、她……”

    一众灵医跪倒在星挽月冰尸前,战战兢兢,不知所措。

    “给我用千年玄冰,将圣女保存起来。”

    星挽黎冷眼瞥了眼众人道。

    “宗主、这怕是不妥吧。已死之人,还是早些入土为安比较稳妥吧。”

    大殿中,一些保守派的长老不由得皱眉开口道。

    千年玄冰啊、那可是异常珍贵的存在,即便是他们不老山,也是极为痛心的。

    “已死之人?”星挽黎一计冷眼飞了过去,“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月儿死了?!”

    “没死、我的月儿只是太累了,睡着了。终有一天,她就醒过来的。”

    回头,星挽黎紧紧地抱着星挽月惨白的尸首,痴痴道。

    这一幕,丝毫不让人怀疑她疯了。

    “……”那长老立即住口。没法和疯子一般见识,无奈也只能任由而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