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咳咳、”琉璃蘼刚收拾完一众匈奴杀影的身体,转身,见到慕容夜与琉璃荼一前一后的身影,尤其是……自家殿下还穿着邪王妃的外衣,不由得迎风呛起。

    殿下的身份他是知道的,此刻穿着邪王妃的衣服,着实令人想入非非啊。

    莫非……

    “王妃、五十四具身体,尽数在此。”

    邪王卫对琉璃荼身份并不所知,见慕容夜出现,邪一恭敬上前,回复道。

    慕容夜赞许地点了点头,不愧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行事作风倒也不赖。

    “敢问王妃、忽突客呢?”邪一犹豫道。

    “死了。”她淡淡道。

    “尸体就在那边树林。”毕竟是外来使者,总要给人家一个交代。

    压抑住心头的吃惊,邪一带着众人去处理着。

    “小美人”

    慕容夜所过之处,总有一道曼丽俏影紧紧相随,邪王卫一众诧异万分地看着那娇艳似花的女子撵前撵后地跟在自家王妃身边,偏偏王妃还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看向慕容夜的眼神顿然愈发变得高山仰止。

    看、他们王爷看上的王妃就是不一样,连琉璃荼那样的高傲艳美的女子都抵不住王妃的魅力。

    “琉璃荼!你再跟着我,信不信我给你扒光了扔出去裸奔?”

    终于,慕容夜忍耐不住耳边那无穷无尽的苍蝇了,凝眉,揉了揉昏沉的鬓角冷冷威胁着。

    周围一种邪卫却尽是不怀好意偷笑着。

    琉璃荼笑容一滞。

    他知道,慕容夜所言非虚。

    美眸含怒,他略带幽怨地瞥了慕容夜一眼,看着后者又是一身鸡皮疙瘩。

    这变态,演女人上瘾了吧。

    “小美人可曾知道平玄三年的那场断魂崖之战?”

    突然、琉璃荼收起了面上的漫不经心,压低了声音,目光灼灼地看向慕容夜。

    平玄三年、断魂崖!

    慕容夜猛然一惊,那不是她亲生父母和不老山决战的一役吗?

    她眼角一跳,强压着心头的震撼,不动声色地抬了眼角,看向那美不胜收的女子绕着圈子。

    “那时候、你我还没出生吧。”

    塌蒙着眸子,她淡淡道。

    时隔十几载、是谁要旧事重提?是琉璃荼,还是他背后势力?

    还是说、有人发现了当年李代桃僵的端倪?

    琉璃荼失望了,他的视线一直注视着她,却发现她根本没有半点情绪,不由得心下纳闷。

    难道是他弄错了?

    可、世界上真的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吗?

    “听说过七彩琉璃心吗?”琉璃荼继续不甘心道。

    “……”慕容夜是垂着眸子的,加上琉璃荼本就比她高挑,这样一来,没人能察觉她眼眸之中陡然凝重的晦暗。

    “在我们琉璃,七彩琉璃印是举国传承的至宝,而只有真正皇族嫡系的继承人才会有七彩琉璃心。”

    琉璃荼伸手,强行勾起她纤滑的下巴,目光探寻道。

    目光下意识扫向她那光滑的脖颈,猛然一挑,不由分说掀开了慕容夜的衣襟。

    “怎么会没有?”

    看着那微微带着紫色抹胸的隆起,琉璃荼面色一滞,神色有些失落地抬手,轻轻抚摸着慕容夜光滑似玉的灵脖。

    “摸够了吗?”

    抬头、慕容夜反手打在接近胸前的咸猪手上,美眸冷翻,一手轻轻拉理着衣服。

    “没有什么?七彩琉璃心吗?”她漫不经心地勾了勾唇角,饶有兴趣道。“那东西……应该十分珍贵吧。”

    闻言、琉璃荼原本微囧的面色顿时自信、骄傲道,“当然、可绝对是世上罕有的宝贝!”

    那可是他们的传国至宝、自然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嗯、那倒是可以卖了好价钱。”

    琉璃荼的得意并未持续多久,慕容夜接下的话却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话说、你有吗?你要是把那等奇宝送给我,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做你的皇后。”

    慕容夜笑眯眯地看着琉璃荼。

    “……”琉璃荼顿时黑线,猛然转头,压抑着满腔的怒火拔腿就走。

    再不走,他实在不确定能控制住自己。

    七彩琉璃心!他要是有的话何必跋山涉水远赴沧源!

    这个不识货的女人,简直要把他气死了……

    慕容夜全程笑语盈盈地看向琉璃荼,直到对方气得跳脚离开,她脸上原本的漫不经心微微敛起。

    七彩琉璃心……

    她不由得紧紧了拳头。

    自花无情手中拿到那块七彩琉璃的玉石,她便一直调查着那块玉的来历与用途,却不想,今日竟被人一语道破。

    琉璃皇室、难道……娘亲的真实身份是?

    怪不得琉璃荼自初见便一直黏着自己,怪不得他方才屡次三番试探自己……

    只是、即便她知道琉璃荼对她未存恶意,她也不能贸然暴露自己的身份。

    对不起了。

    微微莞尔,她抬头,看向那犹自气鼓鼓的娇媚女子,心中悄然道。

    如果……那琉璃荼或许是和她有着血脉相连的人。

    可、一想到那家伙动不动扬言要她做他皇后,她便不由得气急,这家伙,摆明了在调戏她啊。

    ……

    同一时间,沧源震荡。

    一道道有关东宫太子联合匈奴诬陷邪王,致使民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消息被传出,顿时激起滔天的民愤。

    有些胆大不信的,甚至在面对那强悍的匈奴兵时毫不畏惧,三人成群,联手制服了对方,在扒下看到对方那标志性的衣服时,原本将信将疑的人们停口了,流动在眸底的只有那滔天的恨意。

    这就是他们沧源的太子、未来的储君吗?

    “辛苦了、小九哥。”

    琉璃阁中,慕容蝶悠闲晃动着双腿,精致可爱的眸眼滴溜溜一个劲儿往外瞟,在看到那熟悉的身姿时,她猛然一动,快速从凳子上起来,奔到男人面前。

    那一身普通民众打扮之人,不是邪九又是谁?

    “你这丫头、君莫笑算是彻底被你玩坏了。”

    一见那灿烂笑颜,邪九登时扬起阳光般笑容,伸手,似无奈似赞许地揉了揉慕容蝶的小脑袋,直到对方不忿地嘟起唇角,他这才作罢。

    可不嘛、他照着蝶儿的指示,煽动众人联手制服太子的人,这样一来,太子的里通外敌,残害百姓的事儿无论如何也是逃不掉了。

    抬头、邪九一边调理着气息,一边潋去嬉笑,正视地打量着慕容蝶。

    不光是他、凤姑此刻亦震撼无比地看着慕容蝶。

    这等手段、这般心机,这番对民意的掌握、着实让人心颤。

    当然、响起她是谁的妹妹后,凤姑心里不由得衍生出一股理当如此的念头。

    “你、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慕容蝶脸皮儿本来就薄,此际见邪九如此打量,当即面色一红,仓皇逃开。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起初不过是抱着为姐姐姐夫分压的念头的她,终有那么一天会甘愿敛藏纯真,放弃挚爱,走向那万人憧憬的崇高神坛。

    从此、手动翻云、血染天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