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在慕容夜考虑着要不要踢开他之时,琉璃荼适时地放开了她。

    翻身凛动,慕容夜随手便抽出裤脚的银梭,锋芒凛冽,转身便要朝着忽突客刺去。

    “诶呀、女人嘛、就负责美艳多姿,打打杀杀这种活,还是交给我们男人去做吧。”

    琉璃荼双手突然间搂在自己腰间,低头,温热邪魅的气息悠悠充斥着她耳鬓。

    慕容夜顿时一囧。

    回身、她刚想发怒,只见琉璃荼快速地在她周身二十四穴轻轻一点,她便像是瞬间抽掉了所有力气。

    “你对我做了什么?”慕容夜白了琉璃荼一眼,暗自咆哮道。

    然而、琉璃荼对此并不介意,猛地扛起她,一个旋转,躲开了忽突客的刀剑。最后将慕容夜放置一个大树一角,满不在乎地捏了捏她面颊。

    “不听话的女人,本宫说了,打架是男人的事儿。”琉璃荼轻轻挑眉,不羁不畏道。

    “……”慕容夜无语看天,得,和这个变态实在没法沟通。

    索幸、忽突客身形一闪,爆裂的气息瞬间逼迫了上来。

    慕容夜神色一紧,她还没料定琉璃荼这般算计她的目的。

    虽然这家伙很不着调,但、似乎对她也没什么坏心思。

    心中思索着,那边,琉璃荼与忽突客的纠缠陡然间变得越发激烈。

    “你、你是谁?”

    电光火石间的交手,忽突客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

    面前的琉璃荼,人似乎还是那个人,可无论是气息,还是内力,比之之前无疑是强悍了数倍。

    忽突客诧异不已,可当他无疑间瞥见琉璃荼胸前的胸肌时、他一个趔趄,差点自琉璃荼手下丧命。

    “男的?你是男的?”忽突客顿时宛若见鬼了一般。

    枉他曾挖空心思了去算计这个小娘们儿,没想到她根本就不是一个雌儿。

    “哈哈哈、”短暂的呆愣,忽突客平静了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琉璃荼。

    “据说琉璃国近几年内政颇有风波,不知道此刻再传出琉璃殿下的真实身份,形势又该如何发展呢?”

    忽突客阴阴笑道,此刻,似乎杀不杀琉璃荼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琉璃荼是男儿生,毫无疑问琉璃女帝欺骗了天下,一旦东窗事发,嘿嘿,那可就是他们匈奴进攻琉璃的绝佳时刻。

    一代西域枭族,怎会愿意长期被一群女子压制着?忽突客突然只觉得今夜的月色异常迷人,在他看来,这就是上天赐给他的大礼。

    “见了本宫的本尊,你觉得、你还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吗?”

    琉璃荼轻轻舞扇,抬眉,宛若看白痴一般轻飘飘瞅了眼忽突客。

    “风动、凛飞!”俶尔,琉璃荼长扇微动,顿时掀起一片风尘。

    忽突客大惊失色,慌忙抵挡。

    慕容夜一面关注着战局,一面调理气息,试图唤醒麻木的身体,琉璃荼不过是类似点了她穴,索幸她对人体穴位稍有研究,只要以气攻势,相必应该是可行的。

    “你、你隐藏了实力?!”

    场内,忽突客猛然大呼,他自以为对琉璃荼的了解尽数崩塌,此刻的琉璃荼,攻击更加犀利,防御近乎铜墙铁壁,几番交手下来,忽突客早已受了不大不小的几处伤势。

    不行、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被这风阵彻底耗死的。

    既然无法突破、那么只有那一招了。

    忽突客骤然阴了阴眸子,下一刻,一声大喝,无数道凛冽内力尽数包裹住自身,同一时间,他面上亦是一片潮红,显然,将内力运作成外层防御盔甲,的确耗费心血。

    当然、效果也是很明显。

    至少、琉璃荼所有看似凛冽的风痕也被他尽数挡了下来。

    只是、这终归不是长久之计。

    所以、忽突客动了,迈着如山步伐,稳健地朝着琉璃荼扑来。

    无论攻势多么犀利猛烈,只要他近到琉璃荼的身,琉璃荼所有的攻击怕也尽数无解了。

    “桀桀、琉璃殿下、再见了。”看着似乎毫无防备的琉璃荼,忽突客扬唇大笑道。

    “是的、再见了。”

    琉璃荼刚欲行动,却似感受到什么,顿了神色,扬眉,回之忽突客一个甜甜的笑容,若不是因为知道他是男儿身,单是这副绝色如花的皮相,便足以欺骗天下人。

    看着这般自信扬唇的琉璃荼,忽突客心中一顿,陡然觉得不好。

    就在他即将一拳轰出,彻底打破琉璃荼的攻击时,心口一凉。

    错愕低头、看到的,便是那银光飒飒地利害梭。

    “你、你什么时候……”

    忽突客瞪大的瞳孔犹自闪烁着震惊。

    他自诩一向小心,不可能被人如此近身都无法察觉。

    那、这个女人又是怎么做到的?

    大意了、

    到了此刻、忽突客才陡然只感心凉,他没有小看邪王,没有小看琉璃荼,却真真切切小看了这女子。

    君莫邪的女人,又岂是泛泛之辈。

    早知道、他就该一开始除了她。

    从她手中染上他无数将士性命之时,他就该以雷霆之势杀了她,亦或者、在那场宴会上,他就该仙动手了结她。

    可、此刻的他只能眼睁睁无力倒了下去。

    “女人、你还真是一点儿都学不乖啊。”

    忽突客无力倒下,琉璃荼展眉淡笑,似惊似喜地打量着陡然间展现的绝色面孔,摇头无奈道。

    “不过是最简单的麻痹而已。”

    慕容夜亦是扬唇淡笑、带着一股与生自来的自信道。

    “况且、我说过,他是我的。”

    说着,慕容夜面无表情地自忽突客尸体上收回银梭,转眸,神色警惕地瞥向琉璃荼。

    “只有我们两个人了。”她淡淡道。

    她亦撞见了他的秘密,若是灭口,此际便是最好的机会,当然,即便是面对前所未有的仇敌,她也没打算乖乖放弃。

    “哈哈……”见面前的女人一脸警戒,琉璃荼却是无所谓地笑了笑,伸手,褪去散乱的外衫,他几乎是半光着膀子向慕容夜伸手语气傲娇道。

    “衣服借我。”

    “……”慕容夜。

    琉璃荼也没给她反应的时间,索幸直接动手、慕容夜回身反击,最后哭笑不得地发现,琉璃荼的所有目标只是夺走了她的外衣。

    穿戴完毕,当琉璃荼在站至慕容夜面前时,里面的破烂的里衣尽数被遮掩,看着那如花般俏丽的容颜,实在难以想象这家伙的真实身份。

    “本宫不愿意和女人动手,既然你已撞破了本宫的身份,不如、顺势成为本宫的皇后可好?”

    琉璃荼明眸笑道,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已经恢复了女音。

    “……”慕容夜没来由一个哆嗦,果然,琉璃荼的女音,她从一开始就觉得渗人,这个变态,她索幸身子一扭,直接闪人,只留琉璃荼一人愤愤不已。

    “真是的、多少人做梦都想爬上我琉璃荼的床榻啊,给你机会,你这丫头竟然还不珍惜……”琉璃荼兀自女音絮叨着跟了上去。

    闻言、慕容夜一个趔趄,差点从夜色中坠落下去。

    实在是、魔音难耐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