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忽酋长、晚上好啊。”

    浅浅淡笑、潋去眸底的切实露骨的杀意,慕容夜佯装巧遇般似笑非笑对上忽突客那张豪迈不羁的面孔。

    “哦、哈哈……真巧、我当着是谁,原来是邪王妃啊。”

    看到那曼妙美丽的身形,忽突客先是一惊,随即咧嘴大笑,看到那澄澈美丽的眸子,似是想到什么、笑意变得更加色情了几分。

    巧吗?

    慕容夜心下冷笑,她接到消息,忽突客这一行人几乎是绕着皇城走了一圈,其间死在这些人手上的人可谓不可置否。

    当然、被其糟蹋的女子,也数不胜数。

    先前她们路过一个小村庄,看到那惨烈灰烬果然的屠村之景,饶是她、也压抑不住内心翻腾而起的怒火。

    太子的人或许只是打砸抢烧,少部分将士对于妇孺儿童还是颇有怜悯的。

    但、这些来自北域的人、是真正的恶魔。

    “啧啧、邪王妃、你不会是只身一人吧?”

    盯着那绝妙无瑕的脸蛋儿,忽突客下意识舔了舔唇瓣儿。

    先前、他们也曾遇到过有着这般无双眸宇的女子,只可惜,纵然何等想象,也终究不是。

    眼前女子的风华绝代、骄傲桀然,这可不是一般世俗女子可以比肩的。

    这般骄傲无惧的主儿、忽突客不禁有些想象着她在他身下肆意娇喘的模样了。

    “取你狗命、我一人足矣。”

    忽突客眼中不加隐晦的淫秽并未逃过慕容夜的眸子,双手环胸,她也不恼,淡淡莞尔,似笑非笑地打量着那一行人。

    加上忽突客本人是十八。

    足足是自己这边的一倍。

    可是、那又如何?

    战争、也从不以人数多少为胜,不是吗?

    “哈哈、”闻言、忽突客却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的笑话。抬眼,轻蔑的扫了慕容夜一眼,“这句话,换做君莫邪,我或许会稍有忌惮。”

    “至于你、我倒是想看看你赤身**让我欲仙欲死的模样,哈哈哈……”忽突客故意混淆道。

    一句音下,其手下的众将均是唏嘘不已,笑不迭声。

    在他眼里,慕容夜就是一个只会三脚猫功夫、这种女人,他们匈奴数不胜数。

    这女人不过是运气好点儿驯服了西域之王罢了。

    “老贼,休得胡言、拿命来!”慕容夜不过是深了深眸子,尚在思索着,不料,邪六这个暴烈性子,见对方如此下流无耻地侮辱着他们王妃,他登时忍受不住,人剑合一,朝着下方的忽突客便劈了过去。

    “邪六!”见状,慕容夜双眸一紧。

    糟了、激将法!

    “全力掩护!”

    以邪六的身手,箭在弦上,退无可退,慕容夜只好命众人掩护,她一马当先,锁龙索一击命中忽突客身下之马,一个闪跃,出现在了邪六身边。

    银梭横扫、生生替他挡去了数道暗箭。

    可、当他们再次回身,看着分毫无伤的忽突客众人,慕容夜眼角微跳,饶她小心谨慎,还是中计了。

    “桀桀、邪王妃、就这点人马?看来……邪王妃这是送上门来要给忽某人暖被窝啊。哈哈哈……”

    忽突客流里流气笑道。

    “区区十八骑、还不足以留下我。”

    慕容夜抬头,冷冷道。

    “是吗?那这样呢?”

    忽突客神秘一笑,蓦然拍手,同样隐匿与黑暗的一匹杀手鱼贯而出。

    慕容夜原本轻松的神色不由得变得认真了几分。

    三十六、三十六名刀尖舔血的杀手。

    那股浓郁的杀意,那股绝冷的阴寒,这匹杀手显然并非摆设。

    “哈哈、这可是忽某人本打算招待君莫邪的、现在、就勉为其难先给你呈上来吧。”

    忽突客朗声奸道。

    猛然挥手、数道黑影便朝着慕容夜扑了过去。

    得知中计,邪卫众人第一时间将慕容夜团团围住,尽最好的保护,其中的邪六也是面色羞愧万分。

    都怪他。

    “住手!”

    战斗一触即发之刻,一道戾音响起,随即,忽突客瞳孔微缩,眼睁睁看着率先动手的二人身形一滞,下一刻,便被一阵诡异的风,猛然卷回。

    “琉璃荼。”

    看着夜色下陡然出现的娇俏面色,忽突客面色一惊,厚唇微动,轻轻道出了来人。

    “忽突客、本宫来向你要一个人。”

    掩去伪装,琉璃荼悄然出现在慕容夜身边,并肩而立,还不忘递给慕容夜一个古灵精怪的笑意。

    慕容夜顿时一身鸡皮疙瘩。

    说实话,她宁愿对上忽突客那淫秽恶心的眼神,也不愿意和这家伙对上啊。

    咳咳、

    可、看样子,人家姑娘还是来帮自己的。

    “桀桀、”忽突客笑容一滞,似早有预料般,朗声轻笑,这才道。

    “琉璃殿下金口既开,忽某人自当相依,只是……”

    “长夜漫漫、殿下既然有意要我的暖身丫头、不如,您屈尊降贵,让我等兄弟、把玩一番?”忽突客贼眼眯笑道。

    “哈哈哈……”忽突客等人再次大笑,神色之间均是毫无忌惮地盯上琉璃荼。

    琉璃荼娇颜一黑,面色阴骘地看向忽突客。

    “忽突客、休得放肆!”

    另一旁,琉璃蘼猛然大喝道。

    殿下的尊贵身份,岂是忽突客那等贼人可以想的?

    “哈哈、你们说、若是琉璃女皇发现自己唯一的继承人被沧源皇室的人杀死,你们说……沧源和琉璃会不会彻底地不死不休呢?”

    忽突客反声乐道。

    最大受益者,毫无疑问就是他。

    只要君莫笑成功称帝,他便能顺利接收北方十几里的城镇,而他、只需将琉璃荼制造成被君莫笑凌辱至死的模样。

    到时候……

    沧源与琉璃大战,他倒是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好、本宫就在这里,若你本事,就请将本宫掳了去!”

    怒极反笑,琉璃荼妙影一跃,一道道劲风,从她手中尽数挥出。

    慕容夜挑眉,看着夜色间瞬间扬起的风沙。

    “动手!”

    “一个不留!”

    轻轻莞尔,映着漫天星光,慕容夜饶有兴趣地勾起了唇角。

    那模样,像极了一个猎人在注视着自己的猎物。

    “对了、那个满脸胡茬的油腻大叔,他是我的。”

    慕容夜轻轻道。

    一句话,惊得邪卫等人频频侧眸。

    看向慕容夜的神色充满疑虑,毕竟,那可是只有王爷全力方能制服的猛然,别看上次王爷将其揍成死狗,其实,也是巧占了一些先机,加上,出乎忽突客意料之外。

    真正动起手来,就算是王爷也很头疼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