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皇城北域、绵延数里的城镇,此刻尽被冲天的火光、漫长的嘶吼、以及那漫漫无寂的失望所所笼罩。

    “还我娘、你们还我娘!”

    凄厉的嘶吼声响起,女子衣衫不展,蹒跚而行,泪行无声,任凭秋风肆意席卷着她娇嫩肌肤之上的血红吻痕。

    娘、娘死了、她又被数人无情玷污。

    无望抬头,凝视着那漫天星光,双眸之中尽是迷茫。

    “快、快,邪王的军队到了。”女子无神的双眸在听到身边逃窜的人影后神色微动,略微有了些生机。

    “苍天、真的吗?太好了、终于有救了。”人群中有人喜极而泣道。

    邪王吗?

    这场凭空的灾难,不正是他自导自演的吗?为何这些民众还是这般欣喜?

    还是、自己被那群人折磨地神经错乱了?

    女子嘲讽淡笑,轻然转足,朝着众人的方向而去。

    冲天的火光中,君莫邪一身戎装,决然而立,愁眉紧锁,一面听着邪卫的汇报,一边指挥着众人灭火。

    忽突客杀人纵火、此刻面前的高楼里,还有数人被困在里面。

    “消失了?”

    蓦然、他冷眸微沉,猛然握掌,听着忽突客消失的消息,看着不远处俯在一名妇人模样尸体跟前痛哭流涕的小男孩儿,寒眸闪烁,拳头间的骨头咧咧做响。

    “半个时辰,本王要看到所有人平安无事。”

    君莫邪开口,面无表情的下着命令,言语之中散发着不容置疑的决绝。

    “喂、什么人?停下!”

    突然、一道声音划破夜空。

    君莫邪回头,一眼便见到那衣衫不整,满身痕迹的女子。眸眼骤然一深,那满身的羞耻与红肿,代表了什么,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是他、来晚了。

    “放开她。”

    就在手下人即将拿下她的时候,君莫邪开口了。

    原因无它,只因为那女子的眼神,像极了他的夜儿。

    本该是那般天真,那般纯粹的年纪,此刻却显得那般死寂空洞,看得人心中一痛,不由得心生怜惜。

    大步流星,君莫邪向着女子走去,仿佛在走向他的夜儿。

    “去死吧!”伸手,就在君莫邪即将拨开女子那粘稠不堪的刘海时,女子突然抬头,一把簪子间不容发地刺向了君莫邪。

    轻轻扬掌、女子微微闭眼,就在她以为面前的男人要一巴掌将她甩出去的时候,空气中传来浓郁的血腥味儿。

    她陡然一惊,眸眼开合,原本死寂的眼底陡然生出一抹诧异。

    传闻邪王武功盖世,她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未曾想过能伤他分毫。

    “刺客、抓刺客!”

    闻声,君莫邪扬手,制止了手底下人的喧哗。

    “没事儿了、你安全了。”

    冷眸微溺,君莫邪伸手,用那只未曾沾着血迹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女孩儿,柔声安慰道。

    此刻的她、像极了那时他的夜儿。

    一样的无助、一样的令人怜惜。

    “为什么、为什么?”

    面对着君莫邪那柔和温暖的笑意,女孩儿片刻滞愣,下一刻,呆呆后退,握着簪子的双手恍然丧失了所有力气。

    “王爷、”一道人影很快出现在君莫邪身边,附耳轻道。

    “有人曾目睹此女的娘亲被忽突客亲手杀死,女孩儿被数人囚禁,曾遭受过非人虐待……”

    闻言、即便是早有预料的君莫邪,周身的气场也是愈发不可遏制地暴虐了起来。

    察觉到他的目光,女孩儿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带她下去,好生安抚。”

    看着那担惊受怕的女孩儿,君莫邪心中一痛,这样的女孩儿,在这一夜,该有多少?

    很快、女孩儿便被人带了下去,女孩儿神色呆滞,来回只有重复的一句,为什么。

    君莫邪神色复杂转身,却在下一刻嗅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

    回头、他瞳孔骤然戾缩,朝着那女子的方向而去。

    “你、”看到的便是侍卫的惊慌失措。

    “大夫、快找大夫!”快速上前,看着女子心口触目惊心的血迹,君莫邪低声咆哮,明知不可,他还是将体内的内力一个劲儿地传输过去。

    “对不起、对不起。”看着神色担忧的君莫邪,女孩儿轻轻摇头,真心地扬起一抹笑容。

    她被关押蹂躏的时间太久、久到不知道邪王被陷害栽赃的事儿。

    太好了、果然他是被冤枉的。

    有着这样温暖笑意的人,怎么会是那样血腥残忍的人呢?

    女孩儿笑起来,两个小酒窝显现得格外可爱。

    “别说话。”君莫邪蹙眉制止道。

    “为什么、咳咳、对我这么好。”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女孩儿还是笑着。

    对这个世界,她早已没了眷念,死,对她来说,才是真正安息。

    闻言、君莫邪一愣,迎着女孩儿真挚的目光,他知道,他不能骗人。

    “你这双眸子,像极了她。”君莫邪勾唇,深眸之间悄然漾起一抹宠溺,这一切,尽被女子看在眼里。

    “她、是你爱的人吗?”女子勾唇,眸底由衷地飘过一抹羡慕。

    “嗯、她是我的王妃。”轻轻收手,感受着女子愈发消散的生机,君莫邪面角悄然掩去一抹苦涩。语气坚定而执着。

    “我会给你们报仇。”

    “真是的、突然、后悔了……一个拥有着和我一般的奇女子,真的、好、期待……一、一睹风采。”

    女子轻轻咛喃,微微莞尔,最终,幸福满足地合上了双眼。

    “厚葬!”

    君莫邪无力握拳,豁然起身,冲着身后战战兢兢的众人道。

    疾步走至那哭啼不止的小孩儿跟前,伸手,他猛地拍了下对方脑袋。

    “跟我走!”

    男孩儿懵懂抬头,或许是迫于君莫邪周身的威压,男孩儿跌跌撞撞起身,看着死去的娘亲深深抹了把眼泪,便踏着坚定的步子跟上了君莫邪。

    或许、在他幼小的心里,早已认定了,只有跟着面前的男人,他才能变强、才能为娘亲报仇。

    ……

    “忽酋长、别来无恙啊。”

    皇城东域,慕容夜九人一行,悄然潜行,当发现了熟悉的面孔时,慕容夜唇角的笑容微咧,逐渐大了几分。

    “什么人?”

    凄清秋夜、陡然响起的女音不由得让人毛骨悚然。

    “忽酋长果然贵人多忘事、前脚刚送了我西域雄鹰,怎么后脚就茫然不清了呢?”

    “收起来、我还得谢谢你呢。”

    慕容夜勾唇冷笑,示意邪一等人继续隐匿,她却是娇音一顿,笑容邪魅地出现在一棵大树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