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牡丹、牡丹你别吓姑姑啊你这究竟是怎么了”

    慕容夜带着百合刚进百花后台

    凤姑凄凉的哀嚎便至此不迭。

    快步上前,就见牡丹红身着鲜艳红苏瘫软在地

    娇眸冷动,秀拳紧握

    精美绝伦的面上尽是不甘。

    汗,顺着她梳着娟美的发髻缓缓而下。

    “夜妹妹!”

    见到慕容夜,牡丹原本沉寂的眸子顿时有了光彩。

    不知何时,慕容夜似乎是比凤姑更能让她觉得安心的存在了。

    轻轻点头,上前一步,慕容夜一手拉着牡丹红。

    作为杀手,一些简单的中医知识慕容夜还是知道的。

    “软骨散?”

    慕容夜轻轻蹙眉。

    神色冷沉地看向牡丹红。

    “此药无色无味,难以察觉,中者在一刻钟后会感觉浑身瘫软,疲惫不堪”

    牡丹红苍白俏色猛然一惊。

    她原以为是自己只是有些虚弱无力、休息一下就好了。

    没想到竟是中毒?

    “会有危险吗?”

    一旁的凤姑见牡丹一个劲儿的虚汗不停,忧心道。

    “危险倒不至于。”

    慕容夜轻轻摇头,秀眉微凝看向牡丹红,思索道。

    “今日,你会感觉浑身乏力,疲惫成竭。过了今日,也就无恙了。”

    勾唇轻笑,慕容夜语气淡淡。

    “看来,给你下药之人,颇有几分江湖道义呢、单单只是让你错过本届的百花宴”

    “什么?”闻言,凤姑大惊。

    次届百花宴。

    不光倾注了她全部心血。

    更压上了她全部家当。

    牡丹红若是无法出场,那岂不是

    凤姑只感万念俱灰,企盼的目光看向慕容夜。

    “夜丫头,这个、还有没有别的救治法子啊”

    “有啊”慕容夜扬眉微笑。

    “找到下药之人,拿到解药即可。”

    “只是、你知道是谁吗?”

    慕容夜似笑非笑地看向牡丹,心中多少有了几分猜测。

    “我”凝眉愁锁,牡丹声色虚弱道。

    “没有啊我一直和自家姐妹们在一起,她们、也犯不着害我啊。”

    “除了她们呢?”慕容夜悄言低语,循序善诱道。

    “在此之前呢,你有和那两家的人接触过吗?”

    凤姑也是一人精,见此沉声厉眉道。

    “对、玫瑰灵和玲珑醉!你和她们接触了吗?或者她们有没有送来什么东西?”

    “没、没有啊”

    牡丹诧异道,低眸陷入沉思。

    “对了玲珑姐姐每年百花开始之初,都会送我一盒她秘制的牡丹香历年如此应该不会吧。”

    牡丹苍白的神色顿显凄然。

    口中虽略显犹豫。

    心下却了然。

    为了今日百花,她格外小心,怕的便是这般被人算计。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

    她对玫瑰灵百般警惕。

    却始终忽略了一直以来真心以待的玲珑醉!

    见牡丹红这般如丧考妣的模样。

    慕容夜与凤姑双双意会。

    “为什么她明明知道,我不可能是她的对手的”

    如泪如泣,牡丹红终是梨花带雨红妆满面。

    诶

    慕容夜暗自叹息。

    这牡丹红,看上去傲慢不羁,难以接近。

    谁能料到心思如此纯净,将对手视为姐妹。

    这倒是真的让慕容夜有些哭笑不得了。

    “为今之事,该如何呢?”

    牡丹红伤心欲醉,琉璃众慌乱不已。

    再加上场外传来的热烈掌声,想来玫瑰亭已然落幕。

    接下来,便轮到了她们琉璃阁。

    穷途末路之间。

    凤姑下意识看向慕容夜。

    这、不看还好。

    回眸见慕容夜神色思索,星眸微烁的精妙模样。

    顿时一震。

    琼美玲珑的玉鼻。

    完美勾勒的弧度。

    面前的女孩儿,无论面貌或是气质,都属于绝色上乘之选,如此

    “夜丫头事到如今,恐怕也只有你能救我们琉璃全阁了。”

    凤姑当机立断。

    话音落下之际,人也干脆跪在了慕容夜面前。

    “我?”慕容夜一愣。

    看着顿时汇聚期望目光的众人,疑惑地指了指自己。

    “你们该不会是要我,李代桃僵吧。”

    慕容夜顿时哭笑不得。

    她才刚穿越来。

    对这所谓的百花宴见所未见啊。

    难道琉璃阁会允许自己代替牡丹红出场?

    下一刻、

    见凤姑等人毫不迟疑地点头,慕容夜彻底凌乱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