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嘶!”

    空气中陡然响起剧烈的摩擦声。

    “噗!”

    “啊!”

    秋风凛动间、一抹尖锐颓凉的声音划破竹林。

    双手猛地掩唇、情知不好,慕容蝶紧紧捂住脱口而出的担忧呐喊,清眸含泪,看着不远处稳稳挡在玲珑醉身前的一袭俊影,她只能无声流泪,独自忍受着心底间泛起的撕心裂肺。

    果然、那个女人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果然、他放不下她。

    “你……”

    慕容夜诧异地松开刺向其右臂的银梭,冰寒的目光微微动容地看向邪九。

    闪电间他的以身相阻,根本没有给她躲避的时间。

    龙千翊若想救人或许会很难、但对于几乎近在咫尺的邪九,却不算难事儿。

    但、令慕容夜疑惑的却是、这个女人明明曾伤过他、为何他还要以身救她?

    “王妃、我……”无力张口,邪九的目光却在下意识瞥向那泪流不止的慕容蝶时心中一抽。

    “桀桀、小九儿、你果然还是放不下姐姐,对吗?”

    妙眸冷瞥,看着血线飞溅的邪九,玲珑醉粉唇微抿,凤眸冷瞥,神色间悄无声息地勾出一抹戏谑。

    腕角凛动、玲珑醉一把银扇朝着近在咫尺间的邪九挥去。

    “小心!”慕容夜猛然大惊,伸手就欲拽邪九的身子,无奈却被玲珑醉率先勾了回去。

    “呵呵、慕容夜、看来,我们这场较量,连老天也不愿看到我输呢?”

    笑意讽刺,玲珑醉睁着腥红眸宇,得意扫向慕容夜,扬了扬银扇,示意被她挟持在手的“人质”。

    “你以为这样你就能难逃一死?”

    慕容夜神眸平静,淡淡扫了眼钳前者。

    “临死拉一个垫背的也算好嘛。”玲珑醉勾唇细笑道。

    “他救了你!”慕容夜凝眉道。

    “是啊、可惜、那又如何?若他不是君莫邪的一条狗,或许我还会念着小时候的情分,可现在……”玲珑醉看向邪九的眸底尽是算计。

    “玲珑醉、闭嘴!不许你侮辱王爷。”邪九此刻心绪无疑是最复杂的。

    他本该看着她死。

    他本该远离这场纷扰。

    可他终究是做不到。

    那个曾几何时为他遮风挡雨,抹去眼泪的小姐姐,他终究对她心有不忍,即便、她一次次像此刻这般让他伤心。

    “呵呵、王爷?认贼作父说的就是你,你难道忘记了你父亲究竟因谁而死了吗?”听闻邪九的呵斥,玲珑醉冷冷道。

    “闭嘴!”邪九戾声呵斥,神色间凝出一抹复杂。

    慕容夜神色一顿,似有所悟般漆黑如墨的眸子凉凉看向玲珑醉,微微扬唇,回身,勾唇,冲着不远处亦神色复杂的龙千翊悠悠开口。

    “星宇太子、喏、人,你现在可以带走了。”

    再次回身、慕容夜淡淡莞尔,似笑非笑地看向玲珑醉。

    “不过、还请以后好生看护、不然、我可不保证她哪天醒来之后发现身首异处了。”

    空明眸宇淡淡开合,慕容夜冲玲珑醉轻轻眨眼,却尽数让后者泛起无数阴寒。

    威胁、她威胁了邪九,慕容夜这是在明目张胆地威胁自己!

    这一刻、玲珑醉只感脊背发寒,似有无数毒蛆疯狂啃噬般难受。

    “夜儿……”

    龙千翊全程蹙着眉头走向玲珑醉,忽略玲珑醉那仰慕满满的目光,他神色有些痛苦地看向慕容夜。

    他只希望这个女人的事儿,不要影响到他和她之间的感情。

    可、当看到她眼底淡淡的嘲讽与平静之后,他才恍然惊觉,心下自嘲。

    他和她之间,哪里又有什么感情呢?

    “还不走!”回身、在看到挟持着邪九的玲珑醉时,龙千翊面上的嫌弃,即便隔着面具都能察觉得到。

    “……”心下一痛,玲珑醉却将公子对她的冷漠尽数归总与慕容夜身上。

    “小九儿、后会有期哦。”

    收扇挥掌、玲珑醉不顾邪九的伤,一手击打在其后心,顿时引得邪九气血一顺,一口血箭登时喷涌了出来。

    见此、龙千翊的面庞更加黑了几分。

    在见到玲珑醉的无情冷漠之后,他猛地转身,身形展动而去。

    玲珑醉大惊,一个轻跃,跟了上去。

    临行前,还不忘递给慕容夜一个阴骘得意的眼神。

    ……

    “小九哥、你……”慕容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素白的手绢替他轻轻擦去唇角的血迹,所有的怨愤与心痛,都在看到他受伤时悄然淡化。

    可、所有的情绪语言,又在对上那落寞阳光般的眸子时彻底停滞。

    他、想要的,不是她的关心。

    “傻瓜、我没事儿。”

    伸手,邪九看着面前女孩儿明明关心他,还犹自保持着若即若离的模样,邪九心中莫名一暖。轻轻揉了揉她柔软的秀发,这才转头,冲着慕容夜抱歉开口。

    “王妃、对不起,我……”

    “你小子!还不快去上药,你想死吗?”

    慕容夜劈头盖脸就是一个栗子,双手叉腰,一副包租婆的凶悍模样。

    “你要是死了、这个锅、我可不背!”

    慕容夜满不在乎挥了挥手,然后,拉起慕容蝶就是一通嘘寒问暖。

    咳咳、这就是差距啊。

    邪九顿时无语、不过、看着王妃,他由衷心生出一抹感激,王妃应该有很有疑问的,可她什么也没说,甚至没有半句责备。

    这种被信任和被力挺的感觉、由衷地让他觉得温暖。

    陡然想起玲珑醉、他嘴角一滞,深深扬起一抹苦涩。

    ……

    “逆子!你这是做什么?!逼宫吗!”

    皇宫寝殿,君尚威一身明皇睡袍,双眸冷戾,看着兵甲赫赫而入的君莫笑,挽着李盈淑的手掌不由得颤了颤。

    “请父皇息怒、您不是召唤儿臣吗?正好、儿臣巧然听闻有人造反、特此调兵,前来保护父皇。惊扰了父皇,还请父皇恕罪。”

    君莫笑微微欠身道。

    “造反?何人造反?你又是从哪里调的兵?”君尚威蹙眉冷道。

    “造反之人自然是功高盖住的邪王、也就是我的好三弟、君莫邪。”君莫笑勾唇笑道。

    “至于调兵、”君莫笑朗朗扬声道,“父皇怕是糊涂了,前些日子,父皇您怕受小人蒙蔽,特意将兵符交给了皇后保管,这些、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果然是你这个逆子!”闻言、君尚威一个气息不顺,面色急促了起来。

    “皇上、”李盈淑顿时一急,“太医,太医呢?”

    “呦、妹妹这么着急做什么?”

    皇后却在此际悠悠漫步出现,一袭凤锦,分外动人。

    “看起来、妹妹果然没能如愿笑到最后呢。”

    谢婉盈凤眸微弯,看着素锦单衣的李盈淑微然嘲讽,冷冷道。

    “来人啊、这里有本宫就够了、淑妹妹、就请别处安歇了。”

    淡淡莞尔,谢婉盈莲步轻移动,走了上去。

    “皇、皇上。”李盈淑登时慌乱,目光看向君尚威。

    可、她忘记了此刻他亦是自身难保。

    “皇上、自有本宫照顾,就不劳妹妹费心了。”

    缓步上前、谢婉盈轻轻替君尚威顺着气息,一边抬头,目光交汇,递给君莫笑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

    ……

    “皇上有令、邪王勾结忽突客,意图谋反,现特命太子执掌大权,拨乱反正!”

    不多时、一道有着明确指认君莫邪造反的圣旨迅速朝着皇城小巷传播而去。

    今夜、注定不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