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玲珑醉一个激灵,被慕容夜目光冷扫,她顿感芒刺在身,冰寒难耐。明明有公子相护,她却没有那种春心润漾的温暖。

    “夜儿……”

    闻言、龙千翊微微蹙眉、即便有银面的遮挡,依旧不难看出他那纠结的面色。

    他知道、她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回眸、龙千翊一双冷眸望向血色狰狞的额玲珑醉,此刻的她,再也没有初见时的绝代高雅,有的只是面眸惊恐、以及那令人干呕的满脸血迹。

    龙千翊不由得心生厌恶。

    他早就说过,让她离他的夜儿远点、这个女人、就是不长记性!

    可、即便这样。

    她终究是自己的手下、为了自己返井离乡十几载,他不能无情割舍。

    回头、深眸期待地望向慕容夜、一声亲昵夜儿,似是想唤起她的心意。

    “叱咤风云的神算子、神秘诡异的星宇太子。也好、我早就想与你一较高下了。”

    轻轻点头,慕容夜悠悠目光陡然炙热万分地看向龙千翊。

    现在她、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锤炼,几乎恢复了曾经七八成的实力,她倒是很想急迫试试自己的身手。

    星宇太子,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夜儿、”龙千翊低沉的声音中透着一抹忧伤。

    他自然不想和她动手。

    “夜儿?”

    玲珑醉的惊悚畏惧因龙千翊这情意绵绵的一声夜儿冷静了下来,看到公子扫向自己的嫌弃目光,她下意识垂下头颅,双眸爆发出一抹前所未有的恨意。

    ……

    “我来了。”

    轻轻莞尔,慕容夜身躯前倾、娇音落下之刻,身形宛如炮弹般飞了出去。

    “乒乒乓!”龙千翊本欲拒绝、可下一刻香风凛动,他便见她那绝色的俏颜微微抿唇,微然屈膝,两根银梭似凭空出现其手中,扭身前刺、径直逼得他不得不抽剑抵挡。

    拔剑抵挡,迎上的便是慕容夜更加狂暴的攻击。

    银梭与剑影交汇、俏影与俊姿纠缠、顿时掀起一阵狂乱风暴。

    “苍天、这、我不是眼花了吧。”

    紧随而来的邪六看着这分庭抗礼的一幕,差点惊掉了眼珠。

    “……”邪一点头、眼眸中亦是浓浓震惊。

    他知道王妃身手了得,可此际看着她那犀利绝然的身手、还是让他们面色羞愧。

    这身手、王妃不知高出他们多少。哪里还需要他们的保护啊,就像蝶儿小姐被劫持之事,他们紧张惊恐,最后分工合作,打算先开启邪六的秘密通道查清其位置,再进行营救。

    可王妃却比他们更果断、冷凛,她一哨召唤来西域之王,翻身而动,率先进行追击,无论是这份冷戾,还是这份睿智。都格外难能可贵。

    “受伤了吗?”

    慕容夜的身手邪九自是有所了解,此刻看着分庭抗礼的二人,他倒是一个闪身出现在了慕容蝶身边,眸色心疼地牵起她的手,替她划破的手指细心上药。

    轻轻摇头、慕容蝶所有的心境从邪九出现的那一刻彻底乱了起来。

    她应该是喜欢他吧。

    从王府初见、她遇到这个阳光戏谑的小哥哥,那一刻、她就被他深深吸引。

    都说患难见真情,而她却在生死之间彻底看清了自己的心。

    她喜欢他。

    抬头、强忍着眼眸即将喷涌而出那种委屈与难过,她笑着看向他,却不知为何有种扑进他怀中大哭一场。

    “蝶儿……”

    邪九心里,慕容蝶向来是天真活泼的存在,看到她眼角氤氲的水汽,他心中一痛,下意识伸手替她拭去那水汽,眼底之间亦变得宠溺柔情了几分。

    慕容蝶仰头含笑,心中异常满足。

    ……

    “小九儿?你没死?”

    突然、玲珑醉一声娇音令的邪九一个激灵,面色复杂地抽回了手掌。

    神色微痛、邪九转身,目光深远地看向不远处血衣纤华的女子,嘴角牵动,无力道。

    “是、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失望?”玲珑醉血眸冷动,摇头急切道,“怎么会呢?上次的事儿是意外,我没想到你是君莫邪的人……”她开口解释道。

    “小九儿、既然你来了、可否带玲珑姐暂且离开呢?”

    玲珑醉开口、心际之下悄然酝荡着她的邪恶心思。

    ……

    “小九哥、她、她是谁。”

    唇角颤动,看着邪九顿时揪起的眉宇,慕容蝶心绪不安询问道。

    “一个不相干的人而已。”邪九面无表情道。而后抬头,冲着不远处的玲珑醉冷冷道,“你觉得我可能带你离开吗?”

    “桀桀……”玲珑醉突然冷笑,血眸狰狞地望向邪九,唇角讽勾道,“好一个不相干啊。”

    “小九儿、难道你这么快就忘记了曾经的誓言?”

    “可我怎么记得、之前那个夜晚、可是有人万分真切地拉着我,说要陪我幸福一生呢?”

    玲珑醉微微撇嘴,淡淡笑语道。

    “……”原本震惊的邪一与邪六在看到玲珑醉真颜的时候亦是彻底哑然。

    因为、那血染面孔的女子,正是令邪九魂牵梦绕的神仙姐姐。

    不然、纵然在龙千翊手上都未遭遇惨白的邪九,上次何以受了那么重的伤?

    一切、不过是故人相遇、各自为政的算计罢了。

    那个夜晚、正是邪九与失散多年的小姐姐重逢之日,亦是他重伤游历阎王殿之时……

    “咔嚓!”

    “啪嗒……”

    那一刻、世界顿然死寂,慕容蝶满脑子回响着她那番话,清晰的心碎声自体内传来。

    神仙姐姐。

    没想到这么快、她就和他心中的神仙姐姐相遇了。

    还是这般诡异对峙的局面下。

    泪、悄无声喜落下、慕容蝶连忙背过去慌忙擦拭,转头看向邪九,只见他神色万分痛苦,根本没有察觉自己的异常。不由得暗唇微涩。

    是啊、有她在的地方、他的眼里、怎么可能还会有自己?

    慕容蝶心下一窒,原本的欣喜,真心,在这一刻竟变得格外苍白与讽刺。

    “这么想死?”原本与龙千翊交手切磋的慕容夜身形一顿,听到她与邪九的谈话不由得神色凛然。

    显然、这个女人认识邪九。

    似乎关系不浅。

    甚至还妄图利用邪九脱身。

    这个女人、真不知该说她天真还是可爱。

    上了她慕容夜名单的人,至今毫无例外地早已沦为一袭冰尸。

    话音出口、慕容夜手腕一抖,一条银线间不容发地飞了出去,反身凛拍,绕过龙千翊的阻扰,一个飞逝,她身形似电般朝着玲珑醉而去。

    龙千翊猛然大惊、全力以赴,却早已赶不上慕容夜那急凛风变的速度,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手中的飒飒银光刺向玲珑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