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姐姐小心!”

    瞧见那漫天银色,慕容蝶登时急切呼道,她先前就是吃亏那招下。

    猛然一跃,凤体急转,与耳边呼啸紧随的银光擦肩而过,慕容夜微微抬头,神色清冷地扫向玲珑醉那狰狞万分的的面颊,唇瓣微敛,勾起一抹讽刺。

    “同样的招术、可不代表第二遍好用。”

    轻灵笑颜、慕容夜侧身疾走,刹那间躲开了回旋而来的银扇,周体暴旋,一个前冲,微微扬臂,“啪”得一声左手打断玲珑醉妄图接手银扇的打算,右手凛动、闪电般朝着后者而去。

    “啊!”刹那间响起撕心裂肺的咆哮。

    “慕容夜!”玲珑醉回首、感受着面颊之的刺痛,她娇眸欲裂,银牙紧咬,阴狠恶毒地死死盯向慕容夜。

    “别那么大声、我又不聋。”

    灵然顿跃,慕容夜直接径直一跃坐玲珑醉面前的枝丫,纤巧的小拇指悠悠划过耳朵,轻轻挑眉,蹙眉耸肩,有些无奈地看向玲珑醉。

    看着居高临下的慕容夜,感受着那明明淡若无波,实则暗藏杀机的眸彩,玲珑醉只感莫名地有些头皮发麻。

    “姐姐……”原本对小月有些恐惧的慕容蝶俏颜微滞,露出点点错愕与惊艳。

    这、这就是姐姐的实力吗?

    完全压制!

    那曾让她穷途末路的满天银光一个照面就败在了姐姐手里。而姐姐却还是那般游刃有余。

    “记住、遇到这样的对手不能逃,只有尽最犀利的手段将其杀死、明白吗?”悠悠把玩着匕首,慕容夜回头,冲着犹未从惊吓中恢复过来的慕容蝶灵俏地眨了眨眼。

    这样密集式攻击的敌人,要么你比她强,有足够的速度与反应绕过攻击,要么就在一开始不给她出手的机会,仓皇逃窜,只会暴露自己更多的弱点。

    闻言、慕容蝶神色顿了顿,精巧的面庞露出了浓浓的思考、显然是在回忆着先前的自己。

    “桀桀、你救这么自信可以杀死我吗?”

    “那有没有人告诉你、背对自己敌人的行为有多么愚蠢?”

    俏唇微凛,见慕容夜竟堂而皇之地讲解起了武学,玲珑醉只感备受屈辱。但同时、一抹惬意自心头一闪而过。

    背对敌人!

    慕容夜、我就让你看看自信大意的下场。

    众扇合一、玲珑醉猛地咬牙,径直挥出、无数银芒朝着慕容夜脊背璀璨射出。

    “姐姐!”慕容蝶再一次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

    “果然、还是用不习惯别人的武器啊。”

    危险将至,慕容夜却像是没有发现一般,琉眸轻抬,淡漠无波地扫一片生长旺盛的灌木丛,纤唇微勾,挑起一抹若有所思的深意。

    “哐、”随手将匕首楔在树,唇瓣微勾,慕容夜清清冷冷的目光看向一角,嘴角之的微笑愈加魅惑了几分。

    “噌噌噌!叮!”

    ……

    “怎么可能!不、不可能!”

    玲珑醉失声尖叫,她看到了什么?

    如果说刚才的慕容夜的是第一时间抓住了她的弱点,那此刻的慕容夜则是彻底出手将她所有的攻势、强行打破!

    凌空悠跃、慕容夜一边自树枝跳落,一面挥手,皓洁的双腕,宛若一对飞速穿越的闪电,灵活、冷凛而又精准至极地击打在玲珑醉那漫天的银芒中。

    一瞬间、宛若繁星绽放。

    玲珑醉惊了、呆了、心底之间涌现出来的不是嫉恨不甘、而是一种颓然,一种自我的认知。

    当一个人引以为傲的手段被人以更强劲的方式打败后,摧毁的不仅仅是**,更多的,是灵魂!

    “现在、该我了!”

    轻而易举地挡下众多细碎银扇,慕容夜微微抬头,唇角一弯,勾起一抹戏谑,却看得玲珑醉登时心下骤凉。

    见她展颜的瞬间,玲珑醉也彻底看清了她手中的武器。

    不是匕首、也不是刀剑。

    要说像什么、那更像是梭子。没错,梭子,还是那种两头都十分尖锐的梭子,周身散发着暗银色的死亡光芒。

    慕容夜双手交叉、原本的两根银梭,瞬间变成了四根,朝着自己扫射而来。

    见此、玲珑醉死寂般的心似再次被泼一盆凉水。

    对方竟能做到在出手的一瞬间彻底封锁了她四个方向逃生的可能。

    而……看着慕容夜再一次轻轻扬扬举起匕首,朝着自己微笑比划,这一刻,玲珑醉简直要哭了。

    为什么、她突然有些后悔惹慕容夜了。

    更后悔次邪王妃为何不痛下杀手杀了她。

    哪怕玉石俱焚、也比此刻的备受碾压好。

    “还不出现吗?好、那我就逼你出现!”

    做了个比划动作,慕容夜微微勾唇,下一刻,匕首飞逝,自空气划破一抹激烈的摩擦声。

    这一击、正中眉心。

    加先前的四向封锁,此刻的玲珑醉,可以算是一个半死人了。

    “呯!”

    没有利器划破肌肤的声音、没有血花飞溅的一幕,有的,只是低沉的撞击声。

    神色微点,双臂环胸,慕容夜轻轻挥手,示意小月将慕容蝶放下,这才回头,自尘土飞扬间看向那不速之客。

    “到此为止、可以吗?”

    风定云清、玲珑醉早已是彻底瘫坐在原地,纤弱的身躯止不住地颤抖,若是忽视了她那满脸狰狞血痕、或许有那份惹人怜爱的资本。

    只可惜、现在、徒有恐怖。

    而在她的面前、男人白袍似雪,银面如山,双掌微推,岿然似山般替玲珑醉挡住了风雨波澜。

    “龙千翊、”慕容夜了然清笑。

    “你们果然是一伙的!”

    慕容夜冷冷道,看着自己顿然无力的攻击,不由得心中暗骂了句,内力,又是内力,这是欺负她穿越来的不会内力怎么的?!

    “……”龙千翊心下一抽,听着她那冰冷似凛的语气,看着她那疏离万分的神眸,他几乎下意识地就想否认。

    奈何、事实就是事实,无论玲珑醉做了什么,她终究是自己的手下。

    “对不起、我带她向你道歉。”龙千翊神色躲闪、由衷开口道。

    “道歉?”慕容夜歪了歪脑袋,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瞧着龙千翊,慵懒摊了摊手掌,桀骜莞尔,“我不需要道歉、我要的、是她的人头!”

    “就算你来了、结果也依然一样。”

    朱唇微抿,慕容夜神色淡然道。

    玲珑醉、意图刺杀自己在前,怀恨打击在后,无论是慕容雅的惨死还是孔雀楼与玫瑰灵的惨剧、俱是出自眼前的女人。

    现在、她竟将茬找到了蝶儿的头,若不是因为驯服了小月,她可能根本赶不及救援。

    她慕容夜一生最不缺的就是敌人、而对待敌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斩草除根!

    玲珑醉、从她风驰电掣赶来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其半只脚以迈向地狱了。

    这个女人、必须死!

    慕容夜眼眸骤戾、挺拔的俏影与龙千翊生生对峙。

    她的眼底、冰寒肆虐,杀意凛然、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尊狂魔,一尊遇神杀神,遇佛弑佛的狂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