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唤上蝶儿他们、我们走。”

    皇城狩猎场,慕容夜掩灭了篝火,起身,理了理周身衣服,朝着邪一道。

    “王妃”察觉到王妃的意图,邪一略微有些犹豫道。

    “难道你想你家王爷孤军奋战吗?”冰眸微挑,慕容夜蹙眉道,邪一只好作罢。

    君莫邪、这家伙、实际上还是放不下那老皇帝。

    真是的、既放不下,何必又特意表现出生人勿近的冰冷模样。

    慕容夜心底暗道。

    不过、既然是他想保护的人,那么、她这个王妃,自得助他一臂之力。

    “走吧、”见到邪九与邪六,慕容夜轻轻莞尔,檀口轻吐道。

    蓦而、她脚步一顿,回首,再次扫了眼众人,舒缓的语气陡然一促,“蝶儿呢?”

    闻言、原本垂眸深思的邪九猛然抬头,木然喃喃、“她、她不是应该早回来了吗?”

    “没有。”慕容夜面早已阴郁了下来,她一直都在这里,并未见到过蝶儿的身影。

    “找、都去给我找人!”

    邪九闻言、一汪清眸顿时涌上一抹紧张,不由得越俎代庖冲着众人道。

    不一会儿、他们就发现了蝶儿的痕迹。

    准确地说是被蝶儿先前宠爱有佳的那只小白兔。

    此刻、它已一分为二,雪白的毛尽被鲜血染红。

    “十分钟前、”慕容夜一个箭步,手指翻过兔子的尸体,摸了摸那血液,断言道。

    冷眸暴虐地扫了眼周围尽数折断的草木,慕容夜秀眉直接凝成了“川”字,显然、有明显的挣扎痕迹,来人、实力应该在蝶儿之上。

    突然、慕容夜眼尖地发现了草丛之上的银屑、伸手,轻轻揉擦着草尖、她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当初慕容雅身上肌肤之上的银屑。

    难道、都是她?

    一念至此,慕容夜不由得沉了沉眸。

    “王妃、这里有一封、信。”突然、一名邪卫颤抖地搜出一张绢布。

    视线汇聚之时,慕容夜整个人却是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

    因为、那封信不仅是用血书、用的还是蝶儿先前的粉裙纱

    “放开我!你到底是谁?”皇城狩猎场外,一名白衣女子挟持着一名粉纱裙的少女疾步而行,粉少女俏面苍白,手指上,清晰可见地泛着点点血迹。

    慕容蝶挣扎着、满脸戒备地看着那戴着面纱的女子。

    “你若敢动我、我姐姐是不会放过你的!”慕容蝶鼓着腮帮,试图说服绑架者放弃。

    “你姐姐?你哪个姐姐?慕容雅、亦或是慕容夜?”闻言、白衣女子回头,唇角勾起一抹讽刺。

    风、卷起她那面纱,慕容蝶迎着光、一眼便认出了她。

    “你、你是!”慕容蝶明眸微震,天呐、这不是孔雀楼的花魁玲珑醉吗?为什么胁迫自己的人是她?

    “是你、枉我曾觉得你美丽高雅,没想到你这么狠心!”想起她对小兔子的残杀,慕容蝶情绪不由得更加愤恨了。

    “呵呵、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能称得上美丽高雅吗?”玲珑醉深眸幽怨道。

    “”慕容蝶立马噤言、因为,在她那双倾城洁美的面颊上,一道狰狞伤痕,是那般诡异恐怖。

    “桀桀、想知道是谁做的吗?”玲珑醉自语自怜地着面颊,狭长的眸宇间陡然爆发出一抹杀意,不答反问,她似笑非笑地看向慕容蝶。

    “现在、你该知道我什么绑了你吗?”

    慕容蝶神顿惊、难道她说的是姐姐。

    “对了、顺便告诉你,作为代价,我已经先送你一个姐姐上路了、接下来,就该你们这对姐妹花了。”

    看着慕容蝶惊讶的目光,玲珑醉很是得意,“让我看看、你那亲爱的姐姐,会不会真的为了你一怒弑君呢?”

    想起自己留下的字条儿,玲珑醉噙着笑意的唇角不禁微微大了几分。

    “雅儿姐姐、雅儿姐姐是被你杀的!”得知正是眼前人杀死了慕容雅,慕容蝶娇眸顿红,不甘地扭着身子,挣扎道。

    “放开我、放开我、是你杀了雅儿姐、我要给雅儿姐报仇!我死也不会让你用我威胁姐姐的!”

    挣扎无果、慕容蝶一个果断,猛地用力,下意识就要用力咬舌。

    “想死?现在可不行!”

    冷眸微顿,玲珑醉一个巴掌直接印在了慕容蝶白皙的脸蛋儿上,下一刻,一团白布便被其塞至慕容蝶口中。

    “真是聒噪!”玲珑醉凝眸看着呜咽着犹自瞪着自己的慕容蝶,狭长的凤眸划过一抹狠戾。

    伸手、纤细的玉指轻轻划过慕容蝶巴掌大的小脸,玲珑醉啧啧微叹,深眸之中悄然涌出一抹狠毒。

    “多么完美无瑕的皮肤啊、”

    “要是在这上面划上一刀、那声音、该是有多美妙呢?”

    玲珑醉凤眸阴骘,狠毒万分地打量着慕容蝶。

    “&p;。”摇头、慕容蝶半呜咽着摇头。

    不要、她不想被毁容。

    “啧啧、小丫头、别怪我,要怪呢、就怪你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姐姐。”

    手起刀落,玲珑醉面狰狞地横刀刺向慕容蝶。

    “想听利器划破肌肤的声音?这有何难?”

    就在刀剑即将滑至慕容蝶面颊之刻、玲珑醉娇身一滞,皓腕之间似被人狠狠钳制着。

    “哐!”

    下一刻、玲珑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原本即将划破慕容蝶面颊的匕首陡然一转,以一道诡异的弧度闪电般袭来。

    一脚踢向慕容蝶,借着作用力,她下意识想要躲避。

    “小月!”

    慕容夜空中一转,一声大喊,间不容发地跟了上去。

    “咻!”与此同时,一道黑影划过,雄鹰戾鸣,一对利爪闪电般抓住了飞出去的慕容蝶。

    “嘶!”

    近在咫尺间,玲珑醉只感右面一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自空中无声四散。

    “你、呯!”玲珑醉登时勃怒,然而,还不待她怒颜,便被一股巨大的力撞回了地面。

    “啧啧、怎么样、这声音,听得可还习惯?”

    双手环胸,慕容夜立在一棵大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始作俑者的玲珑醉,悠悠莞尔道,只是、那一双澄澈空明的眸子却变得格外阴寒。

    “怎么可能”

    震惊地捂着右颊、玲珑醉宛若见鬼般看向慕容夜,她引以为傲的轻功,在这女人面前就这么不堪一击?

    “慕容夜!我要杀了你!”

    浓郁的血腥味充斥着玲珑醉的鼻息,她凝眸,狭长的凤眸陡然掀起一抹疯狂,娇躯一跃,十指微屈,一把把扇子宛若花瓣般自空中散了过去。

    “哦、你有那个实力吗?”

    看着那漫天繁华靡丽的银扇,慕容夜冷眼旁观,噙笑淡语,神异常不屑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