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我们现在……”暖意温情的行宫处,慕容夜思索着眉角道。

    “乖、你的身子,禁不起本王再次折腾了。唤上邪九与蝶儿,本王带你们欣赏一下皇城狩猎场的独特风景。”

    君莫邪轻轻环着她,斯耳摩擦道。

    “……”慕容夜心下暗自一羞,扬手握拳,冲着面前人锤去,几乎咆哮道,“老娘我是说造反的事儿!”

    既已得知对方计划,难道还要任由对方而去,无论是君莫笑还是君莫玺,一旦谁即为皇位,第一个不放过的人,一定是君莫邪!

    而这人竟还在不知死活地调戏着她……

    “哈哈……”帅气而笑,君莫邪任由她粉拳落下,打在胸前,伸手,轻轻捏了捏她微微泛红的面颊。

    “江山和美人、本王还是比较倾向与后者……造反什么的、那皇位,谁愿要就要好了。”

    他微微抿唇,悠悠开口,似认真又似夹杂着半分玩笑的样子让慕容夜辨不清他的真正想法。

    ……

    “找到了吗?”

    谢凰殿内、君尚威带着李盈淑相伴而立,神色尽是一片凝重。

    “回皇上、臣妾、臣妾冤枉啊、臣妾御林兵符的样子都没见过、怎么可能会做那种盗取兵符的事情。”

    谢凰殿内、皇后玉颜垂泪地死死拽住君尚威的衣角,希望能唤起他的怜悯与昔日旧情,然而、后者却是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姐姐、事关国体大事、还望姐姐小心以大局为重。”李盈淑身着白色素娟的奢华牡丹裙,一副落落风华的样子与皇后的凌乱形成鲜明对比。

    “你!”她这一开口,正巧吸引了皇后全部的视线,勾了勾唇,皇后看向了这昔日好友,“贱人!你以为是你赢了吗?不、笑到最后的人、一定是我!”

    “闭嘴!”看着她这般狠戾的模样,君尚威愈发嫌恶,扬手唤人将她拖拽了下去。

    “皇上、兵符……”李盈淑小心翼翼道。

    “哼、传令太子速速见朕!”君尚威冷冷握拳道。

    ……

    “报、启禀皇上、忽突客于昨夜潜逃、集聚十万精兵于我国北界,本人、更是下落不明。”手下立刻有人报告着十万火急之事。

    “什么?忽突客!这只犟驴、此际又想做什么?”君尚威面色愈发凝重。

    “皇上、要不要召回邪王呢?他不仅手握兵权,对皇上亦是忠心耿耿,皇上不如宣召于他?”李盈淑恰到好处地吹着枕边风。

    莫邪吗?君尚威闻言,眉头微微舒展,却又在下一刻,彻底凝作一团。

    ……

    “邪九、你快放开它!”皇城狩猎场,慕容蝶掐着柳腰,莲步扭动,朝着邪九手中的雪白兔子扑了过去。

    “哈哈、你若是能跟上我的步伐,我就决定不吃它了。”一个闪身闪过那道倩影,邪九阳光飒飒笑道。

    “姐姐”慕容蝶自不会是邪九的对手,几番回合,她只好冲着姐姐投去求救的可怜目光。

    正在悠哉烤着野味、享受着山林风光的慕容夜笑语不止,接到眼神,将手中的烤肉递给君莫邪,一个转身,潜行在了空气中。

    “喂、臭丫头、不带你这么耍赖皮啊。”

    看着某撒娇的丫头,再看看已经动身的王妃,邪九撒开丫子就要跑,边跑边大喊,引得慕容蝶咯咯只乐,得意而笑。

    “我的了。”不消片刻,慕容夜一个闪身,轻而易举地绕过邪九,然后……那只雪白玲珑的玉兔便到了前者手中。

    慕容蝶立马欢声笑语地迎了过来,接过姐姐怀中的玉兔,眉眼俱笑,露出了那小爱的小虎牙。

    “哼、它这么可爱,你却想吃它,真不知道你们男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仗着姐姐撑腰,慕容蝶愤怒地冲着邪九挥了挥粉拳。

    “……”邪九顿时无语。

    “拜托、我的小公主,这分明就是肉兔,注定了就是一道菜,我这是在帮它。”邪九无奈辩驳,一句我的小公主,却瞬间让慕容蝶有些不知所措。

    “姐、姐姐?”回过神儿来,发现正在凝望自己的姐姐,慕容蝶心下一顿,心虚了起来。

    “嗯、他说的不错、它……铐起来应该蛮不错的。”直勾勾地盯着慕容蝶,半晌、慕容夜指了指慕容蝶手中的软绵绵的小白兔,悠悠开口道。

    “是吧?王妃你也这么觉得吗。”闻言、邪九一个跃起,精神万分焕发。

    “姐……姐”。慕容蝶无语了,下意识抱紧了怀中的小兔子,怯生生地后退了一步。

    “哈哈、放心、姐姐不会烤了它的。”

    见状。慕容夜大方出手,拍了拍慕容蝶的纤肩,“这样吧、只要你能在邪九的追击下成功保护小兔子半柱香的时间,我就勉为其难不烤它啦。”

    说着、慕容夜不由得深深看了眼那只兔子,耐人寻味地舔了舔唇。

    “也就是说……我只要成功抢回兔子……就可以将它烤了?”邪九亦是微微舐唇道。

    “你休想!”慕容蝶惊忧掺半,见邪九做个张牙舞爪的模样,她立马一声尖叫,抱着兔子跑了出去。

    邪九“嗷呜”一声,嬉笑万分地追了上去。

    慕容夜莞尔,静静看着那场中一大一小的俩人,欣慰一笑。

    果然、蝶儿的潜力,在邪九强势的威压下,已经逐渐展露了出来。

    回到篝火旁、那里已经没有了君莫邪的身影,只留一行清清浅浅的书信。

    “不要趁本王不在,就欺负本王的邪卫。”

    她莞尔、看来,莫邪早就看出她有意锻造蝶儿啊。

    “属下参见王妃!”

    然而、下一刻,灌木丛中,立刻跳出七名面带银具的黑衣人。

    其中的邪一、她早就不陌生了。

    慕容夜顿了顿眸宇,目光深远地望着不远处的亭台楼阁。

    显然、皇宫的局势没那么简单。

    他、留下邪王卫全部的主力,就是为了保护自己与蝶儿。

    想到这里,慕容夜嘴角的笑意不由得大了几分。

    ……

    “呦、邪九……几日没见,你小子沾花捻草的手段倒是越来越高了啊。”

    丛林深处,一抹黑影自树梢一跃而下,看着地上一上一下的暧昧二人,不由得勾了勾唇,打趣道。

    “这次你小子竟色胆包天瞄上了王妃的妹妹,啧啧……怎么、你那神仙姐姐这么快就被你抛在耳后了?”

    说话的正是邪六、加上邪九本人,所有邪王卫的核心人员,尽在此处。

    “咳咳、”察觉失态,邪九立马起身,连忙将身下的蝶儿扶了起来,临了还不忘递给邪六一个“请你闭嘴”的眼神。

    “神仙姐姐是谁?”

    一个巧合、蝶儿被枯藤绊倒、邪九一个躲不及,也压在了她身上,她本是面红似血,可此际听闻邪六话里有话的弦外之音,她俏脸顿时阴了下来,皱着眉头质问着邪九。

    邪九一顿、看着这丫头陡然间肃然认真的样子,别说、乍一看,与王妃还挺像,都有一种女王般的气势。

    “什么、什么姐姐?没有啊……”邪九无奈挠头,神色躲闪道。

    “哼、”慕容蝶登时不悦,下一刻,抱起小白兔,看都不看他一眼,气鼓鼓地跑开了。

    微微伸手,强忍着心中想要拉住她的想法,邪九深深敛去了眸底慌乱以及……胸膛中那激动不已的心跳。

    什么时候、这丫头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竟有了这般魔力,就像刚才,依他的身手,他明明可以躲开她,可见她躲到,他却率先乱了手脚、这才有了这戏剧性的一幕……

    “呦呦、还这么恋恋不舍,难不成、真看上了这丫头?”邪六再次打趣道。

    “没关系,王妃素来没有门第观念,你要是看上了,不方便开口,兄弟带你去向王妃请示。”邪六继续幸灾乐祸。

    “别闹、我只是将她看做妹妹。”邪九难得蹙眉,认真道。

    是的、蝶儿的天真浪漫总会让人油然而生出一种保护欲,他想,他应该只是将她看作妹妹了吧。

    “妹妹?”邪六一副你骗鬼的表情吃惊地看向邪九,看了看后者那凝重的面孔,若有所思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大树桩。

    那里、慕容蝶怯怯而立,听到邪九语气中的冷漠认真,她娇躯猛地一颤,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妹妹、

    原来、在他眼里。

    她、只是妹妹!

    那、邪六口中的那个神仙姐姐呢?

    真的只是姐姐吗?

    想起他在听到“神仙姐姐”四个字时候的局促不安以及眸底那浓浓的温情,这一刻,慕容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难过。

    为什么、她突然会这么痛苦,就像一把大手,紧紧扼制住了她全部的呼吸,泪、无声滑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