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茶过半晌。

    心虚自己的行为,君莫邪一边承受着某女的愤懑的白眼,一面端茶递水,呵护备至地替她穿衣解带,然而、女子的衣服太过繁琐,他几番折腾,只得唤来小丫。

    小丫进来、看着王妃那愈加深重的吻痕,小脸几乎要低到桌子底下了。

    见此、慕容夜不由得再次恨恨地剜了某人一眼。

    君莫邪宠溺莞尔,伊人娇怒,自也是一番风情。

    不过、看着她眉眼之中的疲弱,君莫邪心中不由得升起一抹自责。

    怪他、还是太过心急了。

    可……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若有一个孩子,她或许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这么想着,他清冷的眉宇不由得再次蹙了起来。

    ……

    “王爷、邪六传讯。”

    突然,邪一的声音的自外面传了进来。

    君莫邪轻轻挥手,屏退了小丫,示意邪一继续。

    “王爷、如您所料、城外、果然埋伏着大量御林军。”邪一心下震撼道。

    “另外、匈奴的忽突客、也自昨夜,诡异消失。”邪一继续道。

    “消失了?”慕容夜与君莫邪双双疑惑。

    天牢可是重之重地,从哪里想要逃出一个人,怕是没那么简单吧。

    “看来、是有内应啊。”慕容夜绻了唇瓣,喃喃轻语道。

    君莫邪闻言点头。

    “君莫笑这是想干什么?逼宫?还是造反?”慕容夜敛了笑意,淡淡道。

    闻言、君莫邪宠溺的目光却是停驻在了她身,答非所问道。

    “你怎么知道是他?”

    “除了他、还会有谁?”慕容夜微微耸肩道,“不过他也真心急,皇帝一死,皇位本来就是他了、等等……难道、昨晚的意外,怕是有人蓄意为之。”慕容夜若有所思道。

    君莫邪满意点头,眼神示意她继续。

    “君莫笑与忽突客联手的事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慕容夜突然心惊胆颤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这个男人,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吗?

    “本王也只是推测。”君莫邪道。

    推测、慕容夜不由得深了明眸,是啊、昨晚的事情她早该察觉不对的,却没有深想,现在想来,君莫笑,皇后,忽突客,怕是难逃干系。

    “那、他为什么又要冒险救人呢?对他来说、忽突客死了反而比活着更有用。”慕容夜疑惑道。

    似是想到什么人、她的眸彩突然闪了闪,“除非……”

    “除非什么?”君莫邪笑着追问。

    “除非救人的不是君莫笑!”慕容夜顿了顿语气,认真道。

    “为什么我们会一直觉得所有的事情是出自君莫笑之手,还是说、是有人、故意让我们产生这种错觉呢?”

    “云启书的恶意栽赃、看似是想拖垮你,实际、却是将君莫笑拉进我们的视线、故意给我们造成他要动手的错觉。”

    “至于“西域之王”的闹剧,我想、怕是当事之人的君莫笑,怕也是蒙在鼓中吧。”

    “啪啪……”君莫邪面的笑意再也无法掩饰,轻轻拍掌,走了过去,温情脉脉地拥着她。“不愧是本王的女人。”

    “……”慕容夜白了他一眼,这个男人,早就先她看出了事实真相吧。

    “王爷王妃、你们这是在说什么?”一旁的邪一,看着二人之间的亲密互动,顿感迷惑。

    “你觉得他的目的是什么呢?”轻轻拥着怀里的温软,君莫邪柔声淡道。

    “除掉东宫、”慕容夜扭头,看着身后笑颜如花的某俊逸男子,微微皱了眉头,“还有你。”

    “……”邪一无限风中凌乱,有谁能告诉他,王爷王妃中口中的他究竟是谁啊。

    “本王?”君莫邪闻言轻轻挑眉,霸道的面棱之一抹自信由衷展现,“区区一个礼部尚书,纵然栽赃本王也不怕。”

    “……”也是、慕容夜心下暗道,继续思考着,在她看来,若是那人决定动君莫笑,那么势必不会放过莫邪啊,不然,最后的赢家只会是莫邪。

    难道、还有什么是她遗漏的吗?

    “王爷、王妃、你们到底在说谁啊。”邪一近乎有些崩溃地挠着头。

    “笨啊、当然是号称沧源玉树临风的二皇子君莫玺啊。”慕容夜实在看不下去这个笨得简直不透气儿的人,开口提醒道。

    “君莫玺?”邪一再次震惊。

    “他?”一脸书生气息,一副自由散漫的样子,哪里有一点点身为皇子的威严。

    “诶、做人做事不能只看表面。”看着他表情,慕容夜便猜到他在想什么。

    “君莫玺看似游山玩水,优雅自由,无心朝政,可、他早已过了分封的年纪,却迟迟未要求皇帝赐予他封地与官阶、这点,足矣说明了他的野心。”慕容夜摇头道。

    水至清则无鱼,怕是没有人能真正坦然无波地面对荣华富贵。

    “那依王妃看、本王的内心又是如何呢?”

    君莫邪万分依恋地抱着她,嗅着那只属于他芳香,戏谑道。

    “……”慕容夜不耐挑眉,看了眼厚脸皮的眸子,细唇微莞、淡淡道。

    “你的话用八个字就可以轻松表达了。”

    “哪八个字?”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

    ……

    “殿下、不好了。城外御林军突然兵分三路,朝着皇宫而来。”

    东宫内、君莫笑的亲信将士突然来报。

    “啪!”

    “你说什么?”君莫笑一个箭步,猛地揪住那将领的外衫,“云岚呢?我不是让他下令撤了吗?”

    “不、不知道。”那将领顿时被君莫笑宛若吃人般的神色吓得有些哆嗦。

    “好一个云岚、他这是想逼迫本宫吗?”

    君莫笑此刻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吓人。

    “哼、本宫这就让他看看,和本宫作对的下场!”

    “报!”

    突然,外面再次响起一声报告。

    “说、”君莫笑愁眉紧皱道。

    “启禀殿下,匈奴大量尖兵正在向皇城靠近、有人在其中发现了……忽突客。”

    “忽突客?他不是在天牢吗?”君莫笑疑惑开口,脊背却在第一时间陡然一凉。

    忽突客、那个本他欲杀之而后快的人,怎么会不仅逃了出来,还带精兵而返?

    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那么诡谲、就好像、背后有一双大手操纵着一切。

    “据我们的人所查、忽突客一方人、似乎、似乎是为殿下、逼宫一事而来的。”踌躇良久,像是承受着巨大压力,那人幽幽开口。

    一句话、却让君莫笑顿时丧失了全部力气。

    黄袍加身、不得不反!

    显然是有人在逼他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