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

    一旁的凤姑娇躯颤抖,满眸震惊。

    她想不到、孔雀楼竟然成功演绎了古舞之巅、凤凰于飞!

    这才第一场啊

    凤姑心尖儿微颤,脊背发凉。

    从玲珑醉那纤美挺拔的背影中。

    她隐约可以看出对方的那份决绝与坚持。

    那是一种不达目的。

    不死不休的傲然姿态

    凤姑突然有些害怕。

    如此这般

    她赌上琉璃全阁,真不知是福是祸。

    “丫,丫头”

    凤姑下意识回眸,妄图与慕容夜交谈。

    却正好看见慕容夜侧脸微笑的娴静模样。

    殷唇微勾,琼鼻微翘。

    如星似钻的眸子印着光芒,竟是那般璀璨!

    喉咙一哽,看着这般自信辉煌,成竹在胸的慕容夜。

    凤姑将心中的消极想法生生吞了下去。

    “好精妙的佳人,好绝艳的身法。”

    慕容夜心中暗叹。

    一双妙目却是不由自主汇聚在那芳华尽潋的玲珑醉身上。

    此舞,不仅、需要过人的胆识。

    更需要过硬的武底儿。

    “嗯”

    许是坐的太久。

    慕容夜伸了个懒腰,原本被隐藏的曼妙曲线尽数凸显。

    就在此时、

    孔雀楼方向。

    “咳”玲珑醉俏眸一深,轻声微咳。

    红唇朱角,一道血丝渗了出来。

    “啊!来人啊,快拿上好的金疮药来!”

    孔雀楼掌事人百翠珠大惊,立马吩咐道。

    此值生死存亡之期,若玲珑醉有何差错,那他们的孔雀楼也难有善果。

    “翠姑,我只是有些脱力,不碍事儿的。”

    玲珑醉微微蹙眉,不着痕迹地避开了翠姑的刻意搀扶。

    在心里、她对这些流落风尘的女子,多少还是嫌恶的。

    抬眸,回转。

    深情百转地望向那令她魂牵梦绕的方向。

    娇眸决然,纤指微紧。

    “公子玲珑愿不惜一切代价祝公子完成心愿”

    “公子,玲珑姑娘好像受伤了”

    楼阁之上,如风见玲珑醉嘴角溢出一丝血迹,有些担忧道。

    “难为她了”

    白衣男子神色一柔。

    转而看向如风。

    “你去,别暴露了。”

    “是。”如风一喜。

    知道公子是让自己去给玲珑姑娘送药。

    玲珑姑娘对于公子用情颇深。

    若是她知道公子这般将她放在心上,定然会开心至极。

    “哼!一群狐媚众生的妖女!”

    玫瑰亭方向。

    掌事人水渺渺娇眸含怒,怨恨道。

    每一届,他们都会被孔雀楼强压一头。

    今年,她们原以为终可一雪前耻之时。

    玲珑醉竟然活灵活现了古舞之巅的凤凰于飞。

    这可让她们怎么比?

    诶可怜了她的镇亭之宝、玲珑童子啊。

    丝竹悦耳叮铃,裙绣罗花飞舞。

    一阵悠扬的乐曲荡漾而来。

    紧接着,玫瑰亭的众芳艳鱼贯而出。

    玫瑰灵身着一身七彩绣罗。

    一出场,便轰动一片。

    明眸皓齿,纤步凝鸾。

    此时的玫瑰灵,褪去了嚣张傲慢,倒是有几分国色天香。

    只可惜

    慕容夜暗自摇头。

    她虽不知玫瑰灵舞的什么类型。

    但从服饰、配合与竹乐来看。

    此舞虽在气势上比不上凤凰于飞的恢弘浩然。

    但胜在气韵绵长,清新卓越。

    只是

    许是先前玲珑醉皓月在前。

    此刻的玫瑰灵舞步拘谨,循规蹈矩,反而失了此舞的灵动鲜活。

    慕容夜单手撑着下颚,眸眼微动。

    怪不得琉璃阁连败多年。

    孔雀楼压阵在前,后面的,压力会是几何倍数的增长。

    目高于顶的玫瑰灵尚且如此。

    那热烈激动的牡丹红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慕容夜心中一动。

    看来,自己有必要给那丫头好好疏解一下。

    “姑姑、姑姑,不好了!”

    心思转念见,一道绿影子神色焦急,朝着自己这边扑了过来。

    神情一动,慕容夜下意识伸手,挡住来人,疑惑开口。

    “怎么了?”

    此女子叫百合,与牡丹红关系甚好,性子如水般温柔娴静。

    倒很少有如此慌张之时。

    见是慕容夜,百合也不生疏,连忙跪倒在其面前,就是一通梨花带雨。

    额

    此刻已经有不少人看了过来。

    见慕容夜拦住清秀可人的百合,后者更是痛泣连连。

    一时间看向慕容夜的神色都有些不善。

    慕容夜一脸黑线。

    看来,无论在哪个世界,颜值都是无可替代的存在啊。

    “夜姐姐,凤姑姑牡丹姐姐,她她”

    又急又怕,百合哽咽万分,几乎说不成什么囫囵话了。

    “牡丹!?牡丹怎么了?”

    凤姑闻言却是弹跳而起。

    不等百合回答,朝着百花宴的后台匆匆而去。

    紧随其后,慕容夜搀起百合,两人紧随而去。

    牡丹红生性傲慢不羁,此时会出什么岔子呢?

    慕容夜心下微疑。

    灵动的眸子却是异常璀璨。

    百花宴的后台啊

    她怎么没想到呢?

    那里人多复杂,自己要是从那里消失,绝对算是神不知鬼不觉了。

    慕容夜嘿嘿一笑,突然对牡丹红这横生的枝节感激万分。

    然而,她不知道的却是

    楼阁之上。

    “邪九,盯住那个女人。”

    看着慕容夜嘴角漾起的得意与期盼,君莫邪嘴角悄然掠过一抹残忍。

    “是!”

    邪九顺着王爷的视线,很快发现一个长相奇丑的女子。

    心下虽有疑惑,但还是闪影而去。

    一边,慕流川不着痕迹地凑了过来。

    笑意戏谑,神色挪移道。

    “怎么有意中人了?”

    “算是吧”

    君莫邪满含深意清然冷笑,目光幽深似渊。

    闻言,慕流川惊喜交加。

    可当他顺着君莫邪的目光看去。

    顿时一个趔趄。

    从华椅上掉了下来。

    一手抚着发髻。

    一手颤抖地指着君莫邪。

    声音颤抖地难以置信道。

    “莫邪这、这,是她吗?”

    慕流川心中一时不由得万马奔腾。

    “怎么、不行吗?”

    君莫邪冷眸淡扫,一副你懂不懂欣赏的神情。

    “行啊,但凡你君莫邪看上的,那自然是好啊!”

    慕流川艰难别开双目,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苍天,早知道你喜欢这种珠黄之色。

    我又何必煞费苦心地替你选那么多倾城佳丽啊。

    不愧是沧源邪王

    连选女人的都这般嗯。

    这般与众不同

    对于慕容夜,慕流川终是彻底失去了语言描绘之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