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殿下、你可回来了,那可是不老圣灵,为什么”得罪他们?奢华的外使行宫中,看到龙千翊回来,如风愁苦万分上前,却在感受到龙千翊诡异的气场时,生生吞下了后面的话

    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

    “殿下诶呀殿下!”

    同一处行宫,琉璃蘼撵前撵后地紧跟着琉璃荼前后,俊眉微蹙,一脸哀愁。

    “殿下你怎么突然来了。”还一个劲儿地和不老山叫板琉璃蘼无奈瘪嘴。

    “琉璃太过无聊了,本宫想出来玩玩,怎么,难道还要和你打个招呼?”

    琉璃荼不满地转着手中的酒杯,脑海中却尽是慕容夜那绝彩无双的风华之貌。

    “”

    “殿下,我不是这个意思、咱们与沧源的关系十分微妙,殿下亲自到访,不仅有点示弱,还可能会陷入未知的危险”琉璃蘼作为一介男官的唠叨之势有打开了话匣。

    “蘼、你说这世上,还有像夜儿这般绝彩无双的女子吗?”琉璃荼自语展颜,琉璃蘼的话,她算是一句也没听进去。

    “”琉璃蘼瞬间瞠目结舌。

    “殿、殿下、你不会是要”琉璃蘼彻底惊了,“殿下不可,那可是邪王的女人啊”

    “哼、现在是、以后那可未必了。”

    娇唇抿酒,琉璃荼清眸十分傲娇地瞟了眼琉璃蘼,只是一个眼神,却让琉璃蘼瞬间有种想要昏厥过去的想法。

    刑部大牢。

    “醒了?”

    忽突客一个激灵,被人用冷水浇醒。他晃着脑袋,戾眸微闪,看着面前的黑衣人,极力地观察着自己的处境。

    “你是谁?”片刻之后,他低沉的声音幽幽透出几分绝望。

    “忽酋长、此时此地,你觉得,谁还会特地地来看望你呢?”黑衣人冷冷淡笑。

    “君莫笑!”忽突客目光一深,唇角微微勾起一抹讥诮。

    “你既是来灭口的、又何须遮遮掩掩?难道堂堂沧源太子,就这么没种?”

    “忽突客!”黑衣人猛地出手,戾眸警告万分地扫了眼忽突客满身伤痕,轻蔑莞尔道。

    “本宫有没有种、勿须忽酋长担忧,本宫深夜前来,为的是助忽酋长重归自由,忽酋长既然这般不愿、那还是算了。”黑衣人暗自叹息,转头便要转身。

    “为什么?你会这么好心?”忽突客眸眼明灭闪寂。

    “还是你又在打什么算盘?”

    忽突客面部的表情突然有些扭曲了,之前,君莫笑找上他,打算在宴会上利用“西域之王”刺杀沧源皇,君莫笑顺势逼宫,并以北狱绵延数十里的土地作为合作成功的诚意。

    可现在、

    计划因为一个区区的邪王妃付之东流,他丝毫不怀疑他是来灭口的,因此对于对方此刻说的救他,他不由得心生疑窦。

    “不为什么?”黑衣人沉声不悦道,“匈奴本就是群雄割据,其中只属你与霸王花独大、你若死了本宫自是不愿看到匈奴彻底归一、那时候本宫的北域,可得安生?”

    黑衣人冷冷道。

    一句话、令的忽突客原本疑惑的目光顿时明了,原来、他是想利用自己牵制着霸王花那野女人啊

    匈奴长久分立、对于沧源来说,的确算是好事。

    “慢着!”

    就在黑衣人即将彻底消失时,忽突客悠悠开口,叫住了他,展颜道,“如此、便谢谢殿下了,我忽突客在此向天空自由发誓、势必帮助殿下,一统沧源。”忽突客豪迈不羁地表着衷心。

    可惜、忽突客没有看到背过身子那人眼底充斥的阴厉与不屑。

    这个夜晚、注定了不再平凡。

    秋风肆虐、凉月似水。

    “慕容夜、”御风而行的千里风回头,望着身后那灿烂炫酷的烟花,原本苍老冷峻的眸子更显阴骘。

    “沧源、星宇、琉璃”

    “咯啪、”牙龈紧咬,千里风此刻的眼神仿佛要将天际戳个洞。

    “这天下、是该统一了”蓦而,他轻声喃喃,苍老的面难得显出一抹自傲。

    这天下,除了他们不老圣灵,还有谁会是这天下之主?

    转眼、看向犹自对自己不满的小丫头,千里风不由得展颜自笑。

    “傻丫头、要想你拿回君莫邪的心,最好乖乖听你娘亲的,早日成为不老山的宗主,一统天下!到那时、四海八荒,莫说一个男人、还有什么不会是你的呢?”

    千里风悠悠道。

    “真的吗?”星挽月闻言,眼眸俱亮。

    这傻丫头、还是一如既往地天真。

    千里风伸手,宠溺地透着她细碎的头发。

    下一刻,却在手掌触及在她秀发之时,变抚为掌,迅速推开了后者。

    “咻!”与此同时,一道利箭,泛着冷光自树林中咻然射出。

    “什么人?竟敢对不老山的人出手?”

    意识到什么,星挽月俏脸一沉,娇音骤喝,身形凛动,朝着箭影而行的方向闪了过去。

    “月儿”千里风刚想提醒她小心,身后,数道人影跃出,他苍颜微凛,心中对她月儿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丫头,虽然粗心大意,单纯善良,但无论从实力还是身手,都是万一挑一的存在。

    惹上他、怕是该那些人头疼了

    “莫邪、哥哥?”

    踏月而行,星挽月随手解决掉先前的偷袭着,刚欲回撤,便看见不远处清凉月下的飘逸身影。

    那般俊影、那般气质,不是莫邪哥哥又会是谁?

    “月儿、其实,我好想你。”

    正在她犹豫时,他的莫邪哥哥开口了,半蹙着眉头,像是压抑着某种呼之欲出的情绪。

    “莫邪哥哥、你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对吗?”

    听到那令人魂牵梦绕的声音,星挽月娇眸氤氲,一个箭步飞扑向来人的怀里。

    果然、他的心里是有她的。

    果然、他与她一样思念着彼此。

    果然

    “噗!”

    轻微的破裂声响起,血液飞溅,瞬间沾染着她那琼美似花般的容颜。

    “莫邪哥哥、你为什么”

    她难以置信地看向心口,狂喜的双臂无力垂下,檀口轻启,错愕地看向那张她思念许久的容颜。

    “桀桀、死吧!”

    清冷如戾的月下,君莫邪冷冷抬头,猛地用力,将手中利剑彻底送入前者心中。

    “知道怎么做吗?”

    直到那娇小的女子彻底失去生息,君莫邪这才回身抽出利剑,悠悠开口道。

    “属下明白。”

    黑暗之中,一道身影随即飘出,一人一仆,映着苍凉月更显诡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