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莫邪。”清脆的鹰鸣声中,慕容夜长发飘然,跃然而下,曼妙的身姿迎着硕大的鹰翅、绝然出现。

    “要乖乖的。”轻轻莞尔,慕容夜一边顺手了鹰首的翎毛,一面扬起一抹笑颜,朝着君莫邪跃了过去。

    “夜儿。”

    君莫邪不由分说,一把将那翩然出现的女子拉进怀里,紧紧拥着她,嗅着那只属于她的芬芳,君莫邪至今还处于一种失而复得的巨大狂喜中。

    “夜儿……”

    不远处、龙千翊面色一喜,本欲前倾的身体却在看到那紧紧相拥的二人时沉了面色。

    她活着。

    却依然是他的王妃。

    他苦涩一笑、即便不舍,却还是生生瞥开了眼眸。

    “我没事儿的。”眉眼一弯,此刻的慕容夜宛如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儿,星眸羽落,出彩动人,她伸手、反身轻轻圈住了他,感受着后者身上由衷而来的颤抖,她的心头,是说不出的心痛与甜蜜。

    疼他所承受的痛,享他所赠与的关怀。

    这份依恋、让她越来越难以割舍。

    “若有下次……”良久良久、君莫邪这才轻轻松开了她,寒眸竖立,勃怒万分地瞅着面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

    “好了、我知道了。”红唇微潋,慕容夜一手猛地摇晃着他的胳膊,撒娇道,“那你也要答应我,你也不能有下次。”她认真道。毕竟、嗜情蛊的毒、现在她还无法控制。

    君莫邪冷眸一滞,愠然点头,面颊之上却是难以掩饰的柔情。

    “怎么做到的?”宠溺淡笑,君莫邪一边为她挽起碎发,一手轻轻揽着她的腰,他是半点也不愿和她分开了。

    “它啊……”慕容夜扭头,看着兀自梳理着自己“秀发”的某鹰,不由得露出一抹无奈,踮起脚尖,她轻轻附在他耳边道。

    “其实、你别看它看起来威武凛天,实则不过还未成年、同归于尽的事儿,它也是不舍得的。”慕容夜三言两语地乐道。

    那些九死一生的短暂瞬间,也被她轻描淡写了。

    其实、差一点。她也是回不来了。

    苍鹰、本就是天空的战士,和它选择空战,根本上就是自己求死而已。

    索幸、她赌赢了。

    所谓空战、说白了不过是试比双方的扛压能力罢了,谁先在几千米的高空缺氧至死,选择放弃,谁便输了。

    索幸、她赢了。

    前世的高压测试、让她扛了过来。

    而那翱翔九天的雄鹰,竟也真如传闻般对她俯首帖耳,这倒让她惊奇不小。

    她喜欢的动物不多,九州陆地,自然要是那自由奔放的孤狼,而天空……她则喜欢那桀骜无双的苍鹰。

    因此、她也甚是欣喜。

    ……

    “夜儿、你、你竟将它驯服了?”

    君尚威支起受伤的手臂,亦是满眸震惊地望向慕容夜。

    见是皇上,许是爱屋及乌,慕容夜对这老头的态度也稍稍好了点,纵然莫邪再怎么不承认,生死关头,他还是很在意自己这个父亲的。

    收敛了嘴角的笑意,慕容夜做势就欲行礼,谁知却被君莫邪猛地一拉,宛如小孩般制止了她。

    君尚威尴尬一笑,对此也不怒。

    “启禀皇上、儿媳侥幸而已。”慕容夜只得微微欠了欠身,半蹙眉角道。

    “皇上、儿媳在与西域之王时发现,其身上被人灌了觉兽粉、而皇上身上的外袍的催兽粉,恰好激发了其身上的兽性、这才、险些造成伤亡。”

    她自称的一句儿媳,让君尚威瞬间扬起笑意,然而、后面的话,却让后者再次雷霆震怒。

    “好一个忽突客、竟敢打着给朕贺寿的幌子意图谋杀朕、来人啊!给朕拿下!”

    君尚威猛地挥手,一排排御前侍卫上前,将早已宛若死狗般的忽突客拖了下去。

    ……

    “天呐、要不是邪王妃拆穿忽突客的阴谋,恐怕我们早已凶多吉少啊。”

    一群年迈的文臣不由得脊背暗凉道。

    “那是、也不看看她是谁的女人。”

    南开将军李天楠由于军事来的晚了些,此际听闻众人的议论,他也是豁达一笑,豪迈上前,一拳轻轻打在了君莫邪左肩。

    “行啊莫邪、怪不得你执意要娶邪王妃呢、你小子的眼光、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犀利啊。”

    武将之间,多了些豪迈真情,少了套路,李天楠为人不羁、正义,与君莫邪也是多年的旧友,他的祝福,是真真切切地发自内心。

    “这、就是叱咤天空的王吧。”李天楠转眸,暗叹一声,转眸便是目光炙热地看向西域之王。

    “啧啧、这毛发、这色泽、这鹰喙……”李天楠此刻就像是流浪汉看到了花姑娘般痴迷地欣赏起来,伸手,便要触及苍鹰的羽翼。

    “别……”

    慕容夜制止的话音还未出口,就见苍鹰一声怒鸣,犀利无比的喙猛然一啄,差点穿透李天楠的肩胛骨。

    “小月、住手!”慕容夜沉眸顿喝。

    即便不满、苍鹰还是停滞了行动,怏怏地疏离着自己的鹰羽。

    “小月?”星挽月闻言一愣,娇嫩的面庞顿时扭作一团。

    “慕容夜、你以月为字,给一个畜生命名,当真好大的胆子,你以为……有莫邪哥哥护着,本圣女就真的不敢伤你分毫吗?”

    听到慕容夜唤苍鹰名字的星挽月彻底炸了。

    “咻!”

    被唤畜生,小月鹰眸一戾,大有一副一触即发的勃怒。

    “嘘……”慕容夜轻轻竖起食指,娇颜带起一抹细微的嘲讽,“尊贵的圣女、请不要这般侮辱我的爱宠,它可是会生气的。”

    说着还冲其无奈摊了摊手,“还请圣女不要对号入座。”

    慕容夜微微耸肩道。

    这就受不了了?

    “你、”星挽月一声娇喝,足莲嗔踏,更显娇小灵气,她本欲发火,岂料被爷爷一手拽走,她清眸顿亮。

    然而、就在她以为爷爷是要为她出头的时候,却见爷爷和蔼一笑,竟冲着那女人微微拱了拱手、笑容和煦道。

    “这位小女娃、不知道可否忍痛割爱,将这西域苍鹰转于老夫?老夫以不老圣灵的威灵向你许诺,必然会对你百倍馈赠感谢。”

    千里风微微拱手、笑语盈盈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