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姐姐……”慕容蝶一声娇呼,急欲攻心间牵动了原本的旧疾、俏脸一白,直接昏了过去,惊的一旁的邪九与金老头立刻变得手忙脚乱起来。

    ……

    “忽突客!”

    及寂的大殿,君莫邪陡然一声戾吼,银发凛动,气旋横空,他一个闪身,朝着一旁尚在幸灾乐祸的匈奴使团冲了过去,一把揪住其中的忽突客,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君莫邪、你小子不要我真的怕你!”

    忽突客一个照面被打懵了,他仓皇应对,一面艰难地抵挡着君莫邪的攻击,一面还不忘向一旁的沧源皇帝发起救援。

    “皇、我乃是客、这就是你们沧源的待客之礼?”

    “砰!”然而他一句话未完,迎面一黑,正中君莫邪一拳,鼻眼之间立刻传来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

    沧源皇更是连个眼角都没有抬,一面任太医为自己诊治,一面抬眼,不由得为自己的儿媳担心。

    ……

    “咻!”

    一道戾声划过、却是星宇太子轻功凛动,不甘落寞地展动身形,立在那大殿之的翎角之,孑然而立,颤抖地双拳,隐约体现了他次际难以平复的心际。

    夜儿、你当真是为了他吗?

    莫不是、你已经爱了他?

    嘴角一勾,一抹苦笑的笑意尽数敛藏在无尽的银面下。

    ……

    “三弟、忽酋长怎么也是客、你这样,怕是会令得天下人耻笑啊、三弟,听大哥一句,莫要为了儿女情长蒙蔽了双眼啊。”

    君莫邪盛怒之下,谁又会是他的对手呢?

    单是赤手空拳,便将忽突客死死压制,至此,一旁的君莫笑款款而立,带着一抹温然笑意开口,大有一副和事佬的感觉。

    沧源皇龙眉微挑、纵然他对君莫笑此事多有不喜,可也无法忽视他口中所言的问题。毕竟,在这里的,不仅有琉璃、星宇、甚至还有不老圣灵的人。今日之事,传出去,的确对沧源声誉不好。

    可、看着双眸血红,暴虐似狼的莫邪,他终于还是心中暗叹,莫邪刚刚生死关头救了他,他的王妃现又生死不明,这、他怎么好下旨让他住手。

    算了、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吧,他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谁知、君莫笑见君莫邪不理会他,目光扭头便朝着君尚威而来,君尚威顿感咬牙切齿。

    然而、

    “啊、忽突客、老子要杀了你!”突然一道娇喝声暴起,紧接着,在无数人接近震惊的目光下,琉璃荼赫然一跃,玉手一挥,一道戾风间不容发地朝着忽突客就是一击。

    “啊!”忽突客一声凄惨尖叫,双眸震惊地看向琉璃荼,她?为什么她也对自己出手了?还是一副宛如杀父之仇般的样子。

    “呯!”又是一声巨响、忽突客只感腰间一震,心中一滞,身体之下的地板丝丝龟裂。

    扭头、他目光近乎有些绝望地看向那银面褐袍的纤纤男子,他、怎么他也……

    “呯……”

    回答他的、是三人更猛烈混合暴打。

    “啪嗒啪嗒。”

    大殿之中、无论是邪九、金老头,还是君尚威等人。此刻均是一片寂静、饶是琉璃,星宇的众使者此刻也不免惊呆了。

    怎么回事儿?

    怎么自家的主子突然间就和自己不共戴天的对手联起手来了呢?

    琉璃荼、星宇天子龙千翊,再加邪王君莫邪,加他们暴打的某个人,这、简直可以说是一尊小型的天下之战了。

    区区一个邪王妃、竟能引发如此血战?他们焉能不惊,无论如何,此夜过后,邪王妃绝对会以一个传奇般的神话色彩传遍大街小巷……

    ……

    夜儿、他的夜儿。

    君莫邪脑子里,剩下的便只有他的夜儿、和眼前害死夜儿的这个男人、要不是这个人再三不知死活地挑衅,夜儿怎么会为了避免他动用内力以身涉险?

    他要他死、他现在就要杀了他。

    “呯!”

    然而、就在他杀意形成的一瞬间,一道磅礴劲力呼啸而来,君莫邪冷眸微滞,轻身一跃,闪避开来。

    与此同时另外一俊一丽的两道身形也是轻轻躲闪,住了手。

    “千里风?”

    君莫邪微微眯眼、冷冷地看着出手打断了自己的老者。

    “哈哈、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啊。”

    千里风悠然出现,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须,一手轻轻拉着星挽月出现在众人眼中,“三位都是天之卓越的存在,如此欺负一名长者,怕是有点过分了。”

    “莫邪哥哥、她已经死了、不如,你娶月儿为妻可好。”

    莞着娇俏的唇角,星挽月毫不介意他人惊掉的下巴,一手松开爷爷,一边朝着君莫邪扑了过去。

    在她看来,慕容夜已经死了,再也没有人能横在自己和莫邪哥哥之间了。

    “你闭嘴!”看着大言不惭说夜儿死了的女人,君莫邪的眼底心里,尽是嫌恶。

    “不要碍事!”一双寒眸冷冷扫了眼千里风,君莫邪下意识紧紧握拳,忽突客,是注定了要为夜儿陪葬的存在。

    “哦、看来、小友是打算与老夫练练了吗?”扫了眼君莫邪眼底的狰狞,千里风有意无意瞥了眼那宛若死狗般的忽突客,苍老的嘴角间悠悠卷起一抹冷笑。

    也好、他也正想见识下、在这么多年嗜情蛊的压制下,这昔日的天才,到底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莫邪、不可!”

    君尚威猛然一惊,先前他或许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不老圣灵,那可是他们得罪不了的存在,尤其是刚才莫邪还怒斥了人家的圣女……

    君尚威只感脑袋乱作一团麻。

    不可吗?

    君莫邪冷眸微潋,唇角微嗤,不理身旁那灵俏女子的阻拦,长剑凛动,一个跃起,周身内力泉涌,他就宛若一头蓄势待发的野兽般、尽情肆意地咆哮起来。

    不远处……龙千翊凝眸望着这一幕,不禁下意识握了握拳头。

    为了她、他亦可以抛弃荣华与性命……

    “咻!”

    “莫邪。”

    剑拔弩张之际,天空之,突然一道凛鸣的鹰桀声响起。

    君莫邪闻声、原本冰寒似铁的身躯一个激灵,陡然抬头,看到的便是那瀑发飞扬的纤华女子,娇莹盈润的清眸,似娇似嗔的俏愤,以及……那眼底掩藏不住的担忧。

    “怎、怎么可能?”星挽月清眸激荡、看着驭鹰而行、长发凛动的绝艳女子、她此时只有满眼的震惊、难道……她、收服了西域之王?

    不、绝对不可能?

    星挽月娇躯一震、身体无力瘫软了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