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姐、小心!”

    慕容蝶先前还准备拉着邪九与姐姐远离一些,谁知转眼间便看到了那与雄鹰赳斗的纤华女子。

    不是自己的姐姐是谁?

    慕容蝶一个大惊,气息不顺,嘴角再次溢出一丝血迹。

    “你还好吗?”她还未动身,邪九便瞬时自黑暗中显了出现,漆黑似墨的桃花眼关怀备注地望着她。

    “我没事儿、你快去帮姐姐姐夫。”慕容蝶大呼,猛地吸了口凉气,呛得一阵微咳。

    她没事儿、不过先前受了那女子一掌罢了。

    若不是姐姐连日来的逼迫,她也无法将那女子击至她心脉的死亡一掌稍稍闪躲掉,若是正中心脉,她怕是真的与世长辞了。

    但、饶是如此,她也很难受。

    全身上下根本调动不了半丝力气、现在的她、就连站着围观都十分艰难,更不要说给姐姐帮忙了。

    姐姐对那女子的挑衅她是看在眼里的,是以心中对姐姐的处境更加担忧了。

    扫了眼犹自未动的邪九,她那张苍白的小脸陡然一沉,“小九哥哥、你快去啊。”

    谁料、她话音未落,整个人便被打了个横暴,迎风而动。几个呼吸间,她便看到了那胡须花白的熟人。

    “诶呦、老夫的心脏啊宝贝徒弟、你小心点诶欸、鹰的下翼毛光滑无比,千万别揪着那里。”

    另一边,金老头眸震惊地望着慕容夜的一举一动,心脏险些震了出来,以至于他受到“西域之王”呼啸而出的侧风席卷,整个人一个跟头,不受控制地载向一旁的桌脚。

    还好邪九立时赶到、这才避免了不必要的伤亡。

    见到蝶儿,金老头一脸正地号起了脉,蝶儿再三不愿,可最后见邪九彻底阴郁的面,她只得乖乖照做。

    “喂、臭丫头、识相的话、最好退下、不然动起手来、伤了你那完美无瑕的小脸蛋,你可不要找莫邪哥哥去哭鼻子哦。”

    星挽月唇角微翘,愤愤道。

    慕容夜的横空出现令星挽月一脸懵然,别说是她,就算是原本对其信赖有佳的众人在看到慕容夜出手的犀利、豁然之后也是彻底沸腾了。

    相比于不老圣女、邪王妃至少还是自己人。

    自己人如此优秀,也给了他们一众与有荣焉的感觉。

    “哦?那可未必。”

    慕容夜仰头轻笑,任凭风卷起她狂乱的秀发,她轻轻闭眸,唇角间勾起一抹邪魅。

    “咻!”

    又一时间,锁龙索彻底爆发,发出一声刺耳的空明声,便迅速缠了上烈鹰的一只利爪上。

    另一面,她快速将锁龙索另一边攀在了一边柱子上。

    “快走!”

    这句话,她是冲着君莫邪说的。

    一掌击出,君莫邪也无犹豫,迅速回身,背对巨大戾鹰,他立马扶起君尚威,见其搀起淑贵妃,他便快速救起一旁的皇后。

    可在抱起后者的时候,他清晰地察觉到她陡然间紧张了呼吸。

    她、是装的?

    “啊!”

    就在他准备转身走人的瞬间,身后,一声娇呼声尖叫起来。

    君莫邪回头、看到的便是那血淋淋的一幕。

    巨鹰咆哮,意欲冲破束缚,它的头上、粉白两道倩影你来我往,纠葛不断。

    他们还是小瞧了西域之王的凶名,即便是遭受如此束缚,他依旧不顾利爪之上的淤痕,猛地伸出自己尖锐无比的戾喙、猝不及防间啄伤了君尚威的手臂。

    弥漫的血气、瞬间引发了潜藏在它体内的凶性,猛然回头,它仰头朝着慕容夜啄来。

    “你还是第一个敢和我星挽月抢东西的人。”

    星挽月俏眸微挑,满不在乎道。

    玉足轻点、一个华丽翻身,闪电般躲开了那鹰喙。

    清眸扫了眼缠绕在西域之王细线,星挽月细眸微微有了些认真。

    那个女人、单凭一根细线,就能将原本狂躁的烈鹰暂且束缚,单是这份能耐,就足矣让她动容。

    能被莫邪哥哥看上的人自然不差。

    当然了、她可不会放弃。

    无论是莫邪哥哥、还是西域雄鹰,都会是属于她星挽月的。

    慕容夜面一沉,雄鹰展翅外加一计回头杀,彻底封锁了她全部的后路。

    此刻、怕是避无可避了。

    “夜儿!”

    君莫邪内力涌动,气息狂涌,周身狂烈的暴虐几乎瞬间赶超了那西域之王。

    感受到更为凌厉的威压,西域之王那双桀骜的眸子中,不禁也闪出一分心悸。

    “呯!”

    电光火石间,琉璃荼羽扇凛挥,一股强大的气旋在她的引导下,瞬间卷走了慕容夜。

    “收起你的破风、要是伤了她、我拿你是问!”

    星宇太子一个飞跃稳稳地接住了她、心脏骤紧的同时,他还不忘朝着琉璃荼送去一个警告的眼神。

    他明明可以救下她、哪里还需要这个女人多管闲事。

    真是可惜了。

    星挽月有些懊悔地看着鹰喙夺生的慕容夜,不由得有些失望。

    “莫邪!”来不及道谢、慕容夜余光看到冷眸似血,彻底与西域之王混作一团的君莫邪。

    心、顷刻间提到了嗓子眼儿。

    此刻的他、气势全开,宛如一头凶恶无比的远古戾兽、即便是先前逞凶的雄鹰,此刻竟也被他强行压制住了。

    “莫邪、住手!”

    慕容夜一声娇喝、出声的同时,娇躯宛如炮弹般飞出。

    嗜情蛊。

    流川说、莫邪若再强行动用内力,一定会提前引发嗜情蛊的毒发周期。

    可、此刻的君莫邪哪里还管其他。

    在场的、除了他,没有人会是“西域之王”的对手,若他依旧隐藏实力,怕是不仅她会受伤、更多的人也会无辜受累。

    他是邪王。

    是沧源的守护神。

    这、也是他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

    “父皇、脱下你的龙袍!”

    一人一兽的疯狂大战中,君莫邪猛然回头,目眦宛若充血般朝着君尚威道。

    君尚威也不笨、看着一直只对着自己发狂,敌意甚重的烈鹰,他便猜到了事有蹊跷。

    “给我!”

    君莫邪戾声喝道、一面伸手、准备去接那件令得西域之王发狂不已的外袍。

    愈来愈迷乱的理智、越来越狂暴的气息,他知道,属于他的力量正在复苏,同样的、属于他的理智也在点点溃散。

    他不想在这里失控。

    唯一的可能,便是趁着自己失去理智前将这西域之王引开,最好能借助自己真实的力量将其击毙。

    退无可退之际、便是全力以赴之时,君莫邪面一寒,周身狂暴的气息再次如同海啸般沸腾起来。

    “呯!”

    就在这时、一道妙影白驹过隙、不仅接走君尚威仍向空中的外袍,更是一个华丽翻身,精准地将外袍宛若套索般死死勒住了那空中巨鹰。

    “空中之王吗?不妨就选你最擅长的空战、好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慕容夜狂颜怒喝、风肆意敛起她三千青丝,露出她空明、透彻、满含杀机的戾眸。

    “夜儿!”

    “夜儿”

    两道男音近乎咆哮般响起,琉璃荼转头,看了眼身边气势瞬间恢弘而起的某太子、又瞧了瞧某目眦欲裂的某邪王。

    终是将一双妙眸忧心忡忡地追随向那绝代风华般的女子。

    “真是蠢货!”

    见慕容夜收起对西域之王的束缚,转而揪着其巨大鹰翎、猛然一踩,借力而飞的身影,星挽月原本对君莫邪的担忧顷刻间化作对慕容夜幸灾乐祸。

    在天空之主的面前展现轻功、不是作死是什么?

    果然、下一刻。

    还不待慕容夜有所行动、西域之王便又是一阵狂鸣般的沸腾,隐约间,还带着一股被人挑衅的狂躁。

    这个小小人类、不禁刺激了它、屡次坏它好事儿、此刻竟敢在它头上飞行?

    它怒了。

    双翼大振、一股比之先前不知道强了数倍的旋风拔地而起,瞬间将那嚣张女子卷上天空。

    又是一声嘹亮鹰鸣、隐约间带起点点的得意、巨鹰呼啸而起,对于暗疯狂击打自己的三人不作反应。

    此刻、它的心中眸底、有的只是那个敢在它头上侮辱自己的人类女人!

    “咻!”得一声。

    巨鹰扶摇直上,带着无数惊呼、以及蝶儿那惊心动魄的呼喊声、慕容夜顷刻间便消失了。

    “夜儿!”死寂般的露天大堂中,只留下君莫邪冷冽充血的双眸、以及、那痛苦绝望的呐喊。

    夜儿、夜儿、你怎么那么傻。

    他知道、夜儿定是不愿意他强行动用内力,又不想伤及无辜,这才将战场引至在了天上。

    她、都是为了他啊。

    这就是他的夜儿、看似比任何人都要冷漠无情、却真真切切地将所有人放在心里,平平等等地对每一个人。

    夜儿

    这一刻、生平第二次、君莫邪再次感受到了他的无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