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咻!”数十道掌风而至、那鹰不过是轻展鹰眉,懒懒地扫了眼跳梁小丑般的君莫笑,继续闭眼,悠然休憩。

    “孽畜!”见此、君莫笑不禁有些备受打击。

    “来人啊、给本宫去掉它的牢笼枷链、本宫定要给这畜生好看!”片刻后,君莫笑气喘吁吁道。

    慕容夜闻声不由得颇有疑惑地扫了眼君莫笑。

    不等沧源皇允诺,匈奴那边便迅速依言照做了。

    枷锁尽开之时,慕容夜清晰察觉到了那雄鹰逐渐清醒的戾眸,一股属于王者之巅的狂暴气息正在逐渐复苏。

    “陛下、前些日子,是臣妾惹您不高兴了、臣妾愿以茶代酒、恳求陛下原谅臣妾先前的鲁莽行为。”

    高座之,皇后手执玉樽,华颜微殇,半娇半魅地将手中的玉樽递了过去。

    “嗯、”轻轻应声、此刻君尚威所有的注意力尽在太子身,哪里有心思搭理这个多事儿的女人。

    却不想、这女人倾身一颤、手中的玉樽刚巧尽数洒落至自己身。

    “啊、臣妾该死、臣妾该死。”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得皇后华容一白。

    君尚威本有怒气、但奈何他所有的注意力本不在这女人身,以至于没有察觉到女人眼底那一闪而过的隐晦。

    “呯!”

    慕容夜注视到、就在高台隐约出现骚乱的时候,那原本一直沉寂的鹰、突然间睁开鹰眸、腥红似血般凝望着……皇?

    发狂?

    慕容夜心下一惊。

    紧接着、在无数双震惊的眼眸下、那号称西域之王的雄鹰睁开了眸子,一双利爪紧紧着地、坚硬无比的大殿,立刻出现了阵阵塌陷。

    “扑棱、扑棱”。它猛地挥动双翼,几乎是瞬间,一股狂暴的剧风自大殿卷起,近身的君莫笑及匈奴的几位使者顷刻间被掀飞。

    一击!

    仅仅一击、便已展现它空中王者的实力。

    不、不对!

    一击而罢、它并未罢手,鹰喙长鸣,发出一股极其哀鸣悲恸的长鸣,双翼轻展,一股比之之前更加狂暴的狂风再次充斥而来,然后,在众人极具惊恐的震撼下,它扶摇而,朝着九五之尊的沧源皇一声悲鸣,俯冲而去。

    “快!护驾!”

    也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高座之、一排排御前侍卫如墙般傲立着,遮住了身后君尚威那一脸震撼与愤怒。

    “嘶!”

    “啊!”

    风驰电掣间、那原本围堵在君尚威面前的众侍卫受到巨鹰一击、原本的防御也顷刻间土崩瓦解,血肉横飞。

    一击而已,竟恐怖如斯!

    大殿之中,不少文臣一边喊着“护驾”,脚却是不由自主地逃窜了起来。

    “啊、”看着破风而来的庞然大物,淑贵妃娇音轻呼,俏面近乎变成了透明,反观早已佯装昏厥状的皇后,气得她不禁牙痒痒,她怎么忘记了,西域之王对于昏死过去的人是没有半点兴趣的……

    而她、似乎错过了装昏的时刻。

    “畜生、朕不怕你!”

    前一步、君尚威一把从身旁惨死的侍卫身抽出一把宝剑,执剑而立,颇有一副悲壮与苍凉。

    枉他英明一世、今日竟要交代在一介畜生手里了。

    君尚威悲然叹息,没有注意到身后李盈淑看向自己顷刻间高山仰止的眸眼。

    “呯!”

    一剑横挥、就在君尚威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面前的劲风戛然而止。

    一抹桀骜英姿、闪电如挚般挡在了自己面前。

    “莫邪?”他惊喜地看向来人。

    “回去!”

    掌风凛动、君莫邪一个华丽翻身,调动着周身庞大内力,一股狂暴的力量顺势而风。

    “咻、嘤!!!”

    受到阻扰、巨鹰更显得暴躁,加剧了攻势,庞大的压力再次压下君莫邪。

    君莫邪见招拆招,躲避攻击的同时,还不忘将这巨鹰引开。

    然而,不管他怎么做,那西域雄鹰死活就是不肯放过君尚威。

    “莫邪哥哥、我来帮你!”

    星眸流转,星挽月不假思索地一跃而起,与此同时,一条巨大的红色长鞭随着她曼妙的身姿绰约显现。

    柳眉轻弯、粉唇微潋、星挽月如痴如醉地望着那抹尊贵俊逸的身影,一声娇喝,手中的长鞭向是瞬间活了般沸腾起来。

    纤足轻踮、踏盈美无双的步伐,噙着自信倨傲的笑容,将体内的磅礴内力尽数灌输在“赤练玄鞭”,鞭子瞬间宛若火烧般通红一片。

    “天呐、那、那就是不老圣女的实力吗?我不会是害怕得出现了幻觉吧?”

    原本惊慌的人群突然沸腾起来。

    “太好了、有了邪王和圣女,相必不会让那头畜生逞凶了。”

    众人瞬间像是看到了救世主一般。

    星挽月轻轻抿唇,如花般的笑容竟是前所未有的满足。

    果然、还是她和莫邪哥哥最般配。

    “咻!”

    成功了?

    咻然如风的雷霆攻势一触即发,看着落在西域雄鹰身的攻击,看着它那愈加疯狂的哀鸣声,星挽月弯眸微喜,继而方才漾出一抹谨慎。

    西域之王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堪称惊人,所以、要想彻底令其臣服、唯一的途径便是近身作战、彻底将其征服、否则,绝对会是玉石俱焚的存在。

    很好、接下来,就是借助“赤练玄鞭”的力量、在瞬间接近它的时候给其迎头痛击!

    星挽月心中兀自盘算着,精致的小脸挂着清晰可见的笑容。

    然而、下一刻……

    感受着鞭子传来的空空之感,她悚然一惊。

    不可能?

    她明明已经锁定住了它。

    “咻!”

    一股低沉的破空声厉声划破苍穹。

    紧接着、便出现了星挽月恨不得活活扣掉自己眼珠的一幕。

    一身白衣、一瀑流发、迎着风、逆着光,宛如九天神女般圣洁无瑕,又好似暗夜魅灵般空明神秘。

    只是几个呼吸间,女子便伴着戾鹰的咆哮声,稳稳地落在了西域之王的后背,一手紧拽住烈鹰的后脖颈,慕容夜一边不忘翘首回眸,朝着另一边芳华俏丽的女子送去一枚可惜的眼神。

    “似乎、我今天的运气很好呢。”

    唇瓣微启、慕容夜无声地挑衅着。

    先前星挽月出手的瞬间,她便用银针生生打破了对方的攻击轨道。从先前星挽月的炙热眼神来看,对方所想的,她焉能不知?

    可惜了、她慕容夜今天还真铁了心了。

    就是和你过不去!

    既然是你想要的、我就偏偏抢给你看。

    敢对我蝶儿下手、敢打我老公主意、那最好拥有承担其后果的勇气。

    慕容夜极具魅惑地勾起一抹笑容,狂乱的纤发,将她衬托得更加自信猖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