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多会儿、慕容夜就随着金老头一起出现了,他们一同出现,引起不小哗然。

    都说沧源闻名的神医金正阳寻得一个极品奇根的宝贝疙瘩,此时看着那一张绝彩如花的脸,一些人惊讶地也是瞪大了眼珠。

    慕容夜落座、顺手在蝶儿震惊的神色下,在其嘴里塞了颗药丸。

    慕容蝶一惊,随着药的香味在口中散开,她苍白的面色也稍稍恢复了点儿红润,心底震惊的同时也升起一抹温暖。

    果然还是被姐姐看出来了。

    相视一笑,慕容夜便轻轻转过了视线。

    清清凉凉的目光淡淡扫向了星挽月与他身侧的千里风。

    他们爷孙俩,会是谁?

    巧了、

    慕容夜望过去的时候,正好对上了星挽月偷看君莫邪的时候,见后者那一脸粉恋桃眸少女模样,她不禁弯了弯唇角。

    星挽月自然也瞥见了慕容夜、见她与莫邪哥哥相依而坐,别提她内心有多嫉恨了。

    “别得意太久、他迟早会是我的。”

    唇瓣微启、笑容淡扬、星挽月无声地宣誓着主权。

    慕容夜神色淡潋、如渊深眸让人难以看透她的心思。

    “吴馨的事儿、我已经从妹妹身上暂且收到了利息、接下来、就该你了。”

    星挽月骄傲地点了点高贵的下巴,精致宛如陶瓷般的面孔一瞬间变得有些阴霾,敢动她不老圣灵的人,她一定要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邪王妃常常厉害。

    慕容夜神色一顿、一股戾气悄然狰现。

    “你会后悔的。”强忍冲出去将其亲手撕碎的想法,慕容夜唇角微喃、她淡然无声地回击着。

    轻轻点了纤美的下巴,将属于她的自信与骄傲展现得淋漓尽致。

    她一定会让星挽月对她的行为后悔不迭。

    星挽月轻声淡哼,不予理睬地转开了眸子,在她看来,慕容夜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你还好吗?”君莫邪自身后轻轻环住了她,起先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这才忽视了慕容蝶,想来他聪明的夜儿已经发现了问题。

    “需要本王出手吗?”君莫邪认真道。

    轻轻摇头、慕容夜严峻的面色悄然露出一抹笑意。

    既是仇敌、自然还是亲手划破对方心脏的时候比较过瘾。

    ……

    “哈哈、皇上、我有一件贺礼、就是不知道皇上敢不敢收了。”

    突然、忽突客跳了出来,不羁大笑,看似祝贺,却让人很不舒服,而沧源皇的面色也因为他这句话彻底黑了下来。

    “忽酋长、父皇英勇无双、岂会惧怕一件贺礼?”太子君莫笑顿时不乐道。

    与此同时,大殿中的诸多大臣也是满脸不悦。

    忽突客这是明显的挑衅啊。

    “忽酋长、朕虽年迈、却也有雄心盘倨你万里绿荫、区区一件贺礼,怕是还不足矣令朕退避。”沧源言淡如常、霸气不减道。

    闻言,忽突客满脸胡须一滞,戾眸划过一抹阴狠,只见他猛地挥手,很快、一行体型彪悍的匈奴大汉便将一尊巨大的盖着红布的牢笼推了上来。

    “皇上、这是我草原罕有的“西域之王”,恰逢皇帝寿宴,特此献上,只是……这西域之王凶性难驯、嗜血如常,不知……这礼皇上可收得下?”

    忽突客满不在乎地抱了抱拳,似笑非笑地看着沧源皇。

    “西域之王?这忽突客是摆明了给陛下出难题啊。”

    众多大臣闻言俱惊。

    匈奴草原,号称是猎鹰民族,而这里面,自然要数生长在西域雪山之上的万古雄鹰最为神圣、据说,其生性傲慢、嗜血如狂,号称西域之王。

    匈奴里面、不是没有人想过驯服这头得天独厚的雄鹰,可惜、未一人成功,无论是纵横匈奴的忽突客,亦或是霸道如火的传说女子霸王花,都只能堪堪与“西域之王”过过几招、便仓皇败退。

    此际送出“西域之王”,忽突客就是故意刁难沧源皇,先前的口舌之战,也不过是逼得对方不得不应战罢了。

    若沧源的皇帝一不小心被“王”的那戾爪伤、亦或死了……沧源势必大乱。那时候……他的十万铁骑就可顺势越过北疆,接手那十里绵延的富饶土地。

    忽突客抿唇淡笑、心中打着自己的算盘。

    西域雄鹰?

    慕容夜也是一愣,西域雄鹰她不是没见过、只是……这么庞大的倒也是没见过。

    随着红色礼幕地彻底拉下,里面的庞然大物也是彻底露出了真面。

    在那里、西域雄鹰正双翼微屈、怏怏盘卧、庞大傲然的身体却是没精打采的休憩着、幕布掀起的一瞬间,它鹰眸轻动,明了眸子,只是淡淡地扫了眼众人,便又慵懒地合起了眸子。

    “这、这畜生也号称“西域之王”?”沧源的一些大臣不禁嘲讽起来。

    “哈哈、我倒觉得,我家的看门大王都比他英武。”

    “……”

    面对七嘴八舌的议论声,慕容夜却不动声色地沉了沉面色。

    不对!

    那只鹰、无论是色泽利爪还是那犀利无比的鹰喙、都无疑不透露着王者般傲姿,而它那短暂一瞥,更是彰显着对全场所有人的不屑。

    小看它、怕是定然会吃亏的。

    “区区一介畜生、还轮不到父皇出手、待儿臣出手将它为父皇擒下。”

    不待沧源皇表态,君莫笑便立刻上前,表态道。

    忽突客淡笑不语,并未有所不满。

    眸眼转动,沧源皇看了眼君莫笑,他作为一国之皇,若是亲自出手,倒像是他沧源无人、此刻太子出手,也算是代替了他。

    “皇儿小心。”君尚威的面上也多了几分忧心,“西域之王”的威名,他显然不曾少闻。

    领命之后的君莫笑像是得到了莫大殊荣一般,揽袖而起,朝着那笼中之物便是一掌。

    “畜生,让本宫来领教一下你的凶名!”

    闻言、君莫邪好看的眸宇不禁蹙在了一起。

    真是找死、慕容夜淡淡潋了眸子,也不再去看故意作死的某人。

    “这就是沧源的太子?”不老山方向,星挽月看着那极为浮夸的君莫笑,小脸不由得都垮了下来。

    “哈哈、月儿、凡事、切不可只看表面。”千里风呵呵笑道。

    星挽月依旧不明所以地眨着明眸。

    “他、不是对手、不过、这“西域之王”,不知月儿是否有兴趣呢?”千里风眯眼继续道。

    星挽月一愣、扫了眼那怏怏的雄鹰,小脸上尽是不愿。

    长得这么难看,她才不喜欢呢。

    “月儿乖、你别小瞧了它、据说他不仅生长在极寒之地,练就一身铮铮铁骨,所在之穴,还伴有天生紫源水晶……”千里风轻轻一笑,附在星挽月的耳边轻轻道。

    果然、星挽月原本的不乐意尽数化作欣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