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莫邪、你与月儿可是旧识?”君尚威吃惊地看着二人。

    “不老圣女尊贵无比、岂能是儿臣高攀的。”君莫邪笑容不变,沉声开口道。

    星挽月面色一僵。

    不认识、他竟然说不认识自己。

    “哈哈、闻名不如见面,今日一见、邪王果然是英俊潇洒、足智多谋啊。”

    千里风半眯着眸子,笑盈盈道。

    “前辈谬赞、莫邪不过是一点儿拳脚功夫,相比之下,前辈才是真正的高手。”君莫邪抱拳颔首道。

    从面前的老人身上,他感觉到了极大威压。

    闻言、千里风爽朗大笑,眉羽之间一副返璞归真似的豁达,伸手,拉起星挽月,心中暗叹、只好带着她在君莫邪右侧的邻座落座。

    诶、她这个孙女哪里都好,就是从小几乎没下过山,心思纯白宛如白纸,再加上不老山的宠爱有佳,也逐渐造成了她格外任性。

    见此、君尚威也只好挥手,继续了原本莺歌燕舞的曲舞。

    “真是碍事。”君莫邪正前方,君莫笑愤恨咬牙,暗自道。

    不老圣女的出现、着实在他计划之外。

    更让他心惊的是、这个圣女,明明高贵清纯,却在君莫邪面前尽显女儿家姿态,这其中说明的问题,不由得让他恐怖。

    不光是他、就连君莫玺、皇后等人看向星挽月的眸子都不免有些忌惮。

    论惊愕,没有人比那三国使者更为震惊了。

    不老圣灵啊。

    那可是无论凌驾在大陆上的超强势力,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争取的。

    “你真的不认识她?”慕容夜狐疑道。

    人家女孩儿都能准确叫出他名字,怎么可能不认识呢?

    “该不会……是你的风流债吧。”挑了挑眸,慕容夜继续挪移着。

    话音刚落、就见某男一计寒眸瞟了过来,下一刻,一股邪魅的柔音自耳边响起。

    “王妃可是吃醋了?”

    “别急……等父皇寿宴结束,本王一定好好疼疼你。”说着,还不由得轻挑手指,勾起了她的下巴,暧昧无限。

    “……”这一幕,落在星挽月眼中,气得她俏脸都黑了。

    “……”慕容夜无语,暗自白了某男一眼,连忙转头,看向另一旁。

    正巧看到了已经落座的慕容蝶。

    此刻她一身蓝衣、长发顺流而下,衬着她那静美无瑕的侧面,看上去尤为赏心悦目。

    慕容夜目光温柔地看着她。

    可、慢慢的,她唇角的笑意消失了、清澈的眸底突然涌出一抹深意。

    ……

    “啊、我突然忘记了小老头的嘱托了。”突然,慕容夜猛地回头,压低了声线道。

    “我得出去一下。”她冲君莫邪道。

    “金老头会有什么事儿?”君莫邪不解。

    慕容夜露出一抹深意的笑容,“不去的话,小老头可能会发火的。”

    听金老头会发火,即便多有不愿,慕容夜只能放人。

    “快去快回、邪九、你跟着。”君莫邪有些不舍道。

    寿宴前前奏,就算暂时她缺席,也不会被人深究。

    对于邪九的保护,她没有推辞。因为,她有她的猜测。

    转身的那一刻、她感觉身上凝聚了无数不怀好意的视线。

    看来、不想让她过的好的人是大有人在啊。

    “呼……”路过蝶儿后,她清晰感受到蝶儿悄然放下的心。

    这丫头、在紧张什么?

    ……

    “蝶儿发生了什么?”出了尊堂,慕容夜一改满面笑容,朝着面前的虚空便是一通责问。

    暗处的邪九猛地一惊。

    王妃……她是怎么察觉的?

    “没发生什么啊、王妃、我……”邪九心下一惊,面色却是连装不明白。

    然而、还不待他糊弄她,面前一道劲风划过,下一刻,他便被破了他身法的慕容夜一手订在了树上。

    电光火石间,邪九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树枝摇曳、发出“呼啦呼啦”的骚乱声。

    “我要听实话。”她暗了暗神采,声线不自觉冷了几分。

    “她……”邪九顿了顿,想到蝶儿对自己的再三嘱咐,他最终抬头、颓然地看向她,“王妃你、你怎么知道的。”

    尽管蝶儿再三恳求自己保密她被人所伤的事情,可、在王妃问话的那一刻,邪九就清楚的明白,他瞒不住。

    或者说、在她那双睿智无双的澄凛之眸下,任何阴谋都无处遁形。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震惊,在他看来,蝶儿无疑将自己掩藏得很好了,他实在想不通王妃是哪里察觉的。

    “衣服、脸色、行为习惯”。慕容夜冷了声线,思索了下,继续道。

    “蝶儿的衣服换了、面色苍白无力、就连原本活泼的她,现在也突然变得安静了下来,你觉得这正常吗?”

    抬眸、慕容夜神色灼灼地盯着邪九。

    她知道他在沉思、学习。这也是她点透的原因,洞察力这点,邪九还需要更加用心才是。

    只是现在……

    “是谁、伤了她?”唇瓣勾动,慕容夜轻声开口道,奇怪的是、声线明明清淡无比,却像是蕴藏着恐怖的力量。

    邪九颓然低头,丧气万分道,“我、属下失职、请王妃责罚!”邪九猛地跪了下来,神色愧疚道。他若不中技,蝶儿又怎会受伤。

    慕容蝶一惊,无论邪九还是邪王卫,他们的桀骜不驯可是出了名的,她没想到邪九竟突然对自己这么正视。

    只是……不知道是谁吗?

    慕容夜心下轻笑,依蝶儿的心思,平常或许会撒娇胡闹,可一旦碰上有关轻重的事情,她便瞬间宛如一个小大人一般。

    她既已受伤、太医院又离这不远。她为何不惜换一身衣服,挺着受伤的身子,也要回到尊堂?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不放心。

    而让她不放心的人也只可能是自己。

    又是什么让她不放心呢?

    想到尊堂中那张熟悉的脸、慕容夜心底几乎有些确信。

    吴馨。

    上次险些阴差阳错致蝶儿于死地的人。

    是她吗?

    不。

    慕容夜摇头否定了自己想法。

    若是吴馨、蝶儿不会如此放不下,毕竟,吴馨曾是被自己碾压的存在。她的实力,蝶儿也是有所目睹,那么唯一能猜测的就是、伤了蝶儿的人,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这丫头、不哭不闹,忍下所有委屈伤痛,为的,应该是怕她惹上强敌吧。

    真是个傻丫头啊。

    眼眶温润,明白了蝶儿的苦心,她不禁对她更为疼惜了。

    ……

    不老圣灵吗?

    她暗自勾起一抹嘲笑,看来,她要在和他们的仇恨簿上新添一笔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