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不老圣灵的圣、圣女?”

    沧源皇猛地站了起来,双手颤抖,像是遭遇了九天神雷一般。

    “皇上、注意仪态。”身侧、李盈淑低声提醒着,花瓣般的唇角却是勾起一抹弧度。

    如果她所查的那件事不假、那、这不老圣女与君莫邪

    空寂的沉默并未持续很久、一抹淡若如桃的俏影跃然而来。

    在众人几乎震惊的眸子中,一张精致无暇的面孔尽数展现在了人们视线中。

    绝彩美丽的眼眸,如瀑似月的流发,高贵中透着文雅、文雅中不失灵动,尤其是她那双琉璃般富含生机的眸子,眼帘所过之处,似乎无形中盛起无数鲜花。

    在她身后、一老一女紧随跟着。

    慕容夜眼角一深、看向那身后的女子。

    吴馨。

    “哈哈、欢迎圣女参加朕的寿宴。来人啊、快请圣女上座。”

    莫说沧源皇激动,就连不动声色的三方使者在这一刻的眼眸都不免有一些炙热。

    圣女将来不老山的主宰者。

    “莫邪哥哥”

    面对沧源皇示出的好意,星挽月却似闻所未闻,妙眸一动,锁定到君莫邪那傲然挺立的身姿,她不禁唇角一弯,一副小女孩儿的姿态尽数显现。

    然而、看到莫邪哥哥胸前的那一抹丽影子,她猛地停住了身子,绝美的面庞一抹惊艳悄然划过。

    那个女子、就是莫邪哥哥的王妃吗?

    好漂亮。

    那副恬淡与平静、空灵与绝美,就连自己也不禁心生出几分自卑。

    正如她打量着慕容夜,慕容夜也亦然。

    不老圣女。

    看着面前不过十七八岁的小娃娃,灵秀活泼,精致美丽。那澄澈的眸子,很干净、通透。

    但、就是这样一个纯洁无暇的女孩儿,慕容夜却从她身上感觉到了浓浓的敌意与悚然。

    来者果然不善。

    “咳咳”沧源皇干咳了几声,目光慈爱地望向星挽月,对于她的无礼没有半点不满。

    “谢沧源皇、我们这就入座。”星挽月身后的老者却是和蔼一笑,化解了沧源皇的尴尬。

    “老夫千里风、奉宗主之命,守护圣女下山试炼,多有叨扰,还请沧源皇海涵。”千里风抱拳微笑道。

    “哪里哪里、尊客严重了。你们能来沧源,实乃是我沧源之幸,以后尊者需要什么,旦轻吩咐。”见对方有意交好,沧源皇则放下了身段,一副熟络至极的模样。

    不老山向来神秘,千里风是谁他不知道,但,有资格守护圣女的,怎么也得是护法级的人物了吧。

    然而。星挽月接下来的话,却是令的他原本喜形于色的面庞,再次震成了“”形。

    “爷爷、我要和莫邪哥哥座在一起,其他无相关的人,月儿不想看到她。”

    素指凛动,星挽月当众直接指向慕容夜,下巴轻挑,原本俏美可爱的面庞却多了几分威严。

    爷爷?

    这、难道是爷孙俩儿?沧源皇大喜。

    挑眉、潋眸,慕容夜不动声色地看向那发起挑战的女子,身后气流轻动,却是东方明馨神色黯然地退了出去。

    轻轻莞尔,慕容夜朝着众人微微欠身行礼,起身,便欲后退。

    东方明馨惹不起、她亦如此。

    纵然她想立刻解开父母的秘密,屠戮沧海不老,可、此刻,她只能了无波动地退下。

    无论是吴馨、还是那千里风,都不是什么善茬。

    “莫邪哥哥”见慕容夜如那侧妃般怯弱回避,星挽月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这样的女人,怎么配的上她的莫邪哥哥?

    然而、下一刻、看着突然间紧紧拉住那女人的莫邪哥哥,她面色一暗,呆了呆。

    “怎么、区区一个不老山,你就怕了?”

    猛地拽过她,君莫邪冷凛如刀的眸子陡然间涌上几分阴郁、愤怒、与一丝丝的受伤。

    这女人哪里来的胆子,竟然想抛开他?

    看着她那愈发沉静的眸子,他就愈发窝火、周身的气息也难以压制地冷凛了几分。

    莫邪哥哥

    星挽月心脏一惊,小手震撼地捂住粉唇,狭长的妙眸闪现的是一抹浓浓的不甘与嫉妒。

    生气?

    在她心里那个永远冰冷帅气的莫邪哥哥生气了、还是因为除她以外的陌生女人!这、星挽月焉能不气?

    “你抽什么疯啊。”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无数条视线,慕容夜无语回头,压低了声线,冲着君莫邪低吼着,澄澈的眸子中,悄然闪过一抹愠怒。

    “哈哈”低声淡笑,看着她展现的无奈与愤怒,君莫邪就像要到糖果的小孩儿,十分兴奋。

    “圣女、不好意思、你也看到了,本王实在是不舍得与王妃分离片刻、圣女才貌无双,精彩艳艳,想来是莫邪无福。”

    轻潋眸中笑意,君莫邪抬眸看了眼星挽月,冰寒的眸宇中,尽是平静。

    “”星挽月面色一臊,莫邪哥哥在夸她。

    若是以前,她一定会欣喜。

    但现在,她的心就像是融入冰窖,点点溃烂。

    “月儿、休得胡闹!”

    千里风戾音喝道,扫了眼眼圈微红的宝贝孙女,他那一双精睿鹰眸却是朝着君莫邪二人试探而去。

    尊堂外。

    “你怎么样、我先带你去找金太医。”

    邪九猛然一横,将慕容蝶抱了起来,作势便欲朝着太医院所在的方向飞奔而去。

    “不、不用、放我下来。”

    慕容蝶面色如纸,闻言却是猛地摇头,伸手紧紧拽住邪九胸前的襟衣、“没事儿的,我这只是老毛病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慕容蝶展眸咧嘴,却在笑意绽放的刹那,嘴角再次溢出一抹血线。

    邪九以为自己弄伤了她,连忙依言将她放在旁边的假山一角,俊面严肃地看向她。

    “发生了什么?”邪九面色一苦,先前他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前去追赶,不料,回来,就见到蝶儿这般重伤吐血的模样。

    “我没事儿的。”抬头、微笑,慕容蝶摇了摇惨白的小脸儿,执拗道,“送我、去尊堂。我要见姐姐。”

    邪九一滞、看着她眼底的坚持,他只能无奈照做。

    趴在邪九后背,感受着那令人心安的力量,慕容蝶一直颤抖的心,这才放松了几分。

    姐姐

    上一次,她差点代慕容雅死了。冷静下来的她才明白,那一次,差点遇到危险的是她姐姐。

    姐姐给她看过那女人的画像。

    原以为是永远不见的陌生人,却在刚才那个瞬间,两相遇见。

    那一刻、她才明白,姐姐逼迫自己苦练武学的原因。

    若不是自己这么多天的辛苦修炼,方才那神秘女子的一掌、怕不会是简单让她吐血那么简单了。

    姐姐你一定要平安啊。

    望着尊堂的方向,慕容蝶原本平静的心,再次紧张了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