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夜明亮的眸子正四处思忖闪烁。

    这时、宴台之上。

    玉珍珠缥缈般魔音再次传来。

    “一切完备,现在我宣布三年一度的百花宴:正式开始!”

    勃勃娇音响彻全场。

    顿时跃起雷鸣般欢呼声。

    “相必在座各位早已是迫不及待,玉儿也就不再多言,下面有请我们上届百花魁首的孔雀楼率先向我展示她们的风华绝代!”

    一言既下,玉儿施施然离开。

    “丫头怎么办,我好紧张啊”

    就在慕容夜找准时机打算悄然离开之时,手上忽感一热。

    却是凤姑紧张地握住自己,眼神迫切而紧张道。

    “我去!你紧张和我有毛线关系啊”

    慕容夜心下翻了个白眼。

    得、看来自己暂时逃遁不了了。

    眸眼低转,慕容夜看着花瓣铺满的锦绣舞台,故作平静道。

    “先看看吧,反正第一轮只是各方势力的自我展示,不牵扯成败。”

    “如此,静自观察便好。”

    慕容夜微微沉眸,淡淡道。

    百花宴的第一场,比的是各方的整体实力。

    说白了,就是百花宴前的热身而已。

    当然,虽然是热身,但在此场胜出的无疑会给己方势力带来极大的声誉。

    因此无论是琉璃阁,玫瑰亭,亦或是拔得多届头筹的孔雀楼对此都格外上心。

    听着慕容夜淡如清水的声音。

    凤姑原本紧张的心绪也逐渐变得平缓。

    抬眸,静静欣赏着即将出场的孔雀楼。

    袖中却是狠狠地捏着一把汗。

    沸腾的掌声响起。

    孔雀楼众人纤步飘飘,踱步而来。

    锦绣华衣,漫天飞羽。

    衬着她们凝脂肤雪的容色。

    会场一瞬间、夺目灿烂。

    “啊!好精致的小美人!”

    “唔好妖娆的身段啊”

    孔雀楼一出场,顿时引起百般骚动。

    其中要数那些平民百姓由为突出。

    “哼一群没见识的乌合之众!”

    感受着面前激动的热浪,慕容雅轻轻捂住鼻息,暗自嗤道。

    要不是为了彻底了结那个贱婢,自己何以来这种下三滥的场合?

    说好听点,这三年一度的百花宴是她们沧源诗词歌舞文化的弘扬与传播。

    说难听点,这就是一群风尘女子抛才舍身勾引人的下流手段。

    秀眉微颦,深眸一飘。

    嗯?

    “慕容蝶?”

    神丝飘转间,慕容雅一眼瞥见那个粉妆玉砌、扬着凝雪般皓腕振臂欢呼的女孩儿。

    那般灿烂笑容。

    那般熟悉音貌。

    不是慕容蝶是谁?

    慕容雅心下一动。

    再次定睛看去,却发现早无人影。

    心下冷笑、这个小贱婢相必偷听了他们谈话,特地为了慕容夜偷跑出来的吧。

    秀拳紧握,慕容雅清润的眸子猛然一深。

    哼、

    你们,谁也跑不掉!

    这边。

    原本欢呼雀跃的慕容蝶脑袋一低,趴了下来。

    一双灵动的大眼“骨碌碌”地转动,紧张地拽了拽旁边粗布麻衣的妇人,低语紧张道。

    “娘亲、娘亲我刚才好像看到了姐姐”

    一旁的花无情闻言,神色一亮,疑惑道。

    “如此正好,你趴下为何?”

    “我”

    慕容蝶一顿,神色有些不安道。

    “慕容雅似乎也发现了我们。”

    “慕容雅?蝶儿,你确定吗?”花无情亦是悚然一惊。

    慕容府规矩甚多,她们此番正是偷跑出来。

    要是被那蒋柳月知道了,定然免不了又是一场毒打。

    另一边。

    慕容夜莫名抬头,神色如炬瞟向一方。

    错觉吗?

    在那里,她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熟悉目光。

    “这是凤凰于飞?!”

    舞台之上,孔雀楼之众尽数登台。

    凤姑的心也不由得揪在了一起,低声惊诧道。

    她一说话,倒也将慕容夜的视线引了过去。

    锦绣花瓣铺满的舞台。

    玲珑醉一身灿烂明皇。

    纤顺如瀑的长发柔美垂落腰间。

    鬓角之上,明月耳铛。

    一撮如仙如醉的稠羽凌空飞舞,好似一只展翅欲飞的明凰。

    周身华衣也尽是珠光璀璨。

    亭亭玉立,仿佛她就是世界的中心。

    随着一阵优美酝荡的笛音响起。

    原本皎然玉立的玲珑醉、动了。

    **一滑,轻肢一扭。

    伴着悠扬的笛声。

    她双臂猛然一抖,周身华羽一振。

    伴歌起舞,深眸间闪过一抹淡不去的忧愁哀怨。

    与此同时,原本围绕她而立的各色花样女子依次排开,整齐划一地演绎着各色绘图。

    一会儿幻化拼凑为一只雏鹰。

    一会儿又好似一把封喉利剑。

    最后,交响融汇,浑然变成一只五彩斑斓的织。

    “咻!”

    处于织中的玲珑醉发出一声凄然的悲鸣声。

    清亮明媚的凤眸中闪过一丝绝望。

    那哀怨不甘的神色,那动人凄魂的悲鸣。

    绕柱三日,余音不绝。

    众人心神微荡。

    不由得为那荆棘之中的九天明凰深深捏了一把汗。

    “唔咻!”

    五彩织再次化形,变成一道道七彩流缎,妄图束缚住这不羁的明凰。

    就在众人觉得无望哀叹之时。

    原本、那陷入重重禁锢,脱身无际的凤凰周身陡然一亮。

    一道火红色的光芒霎时间冲天而起。

    “凤凰涅槃重生?”

    “这是真的火?”

    下面,感受着那赤色火焰的带来的能量,众人不禁屏息凝神,惊诧万分道。

    “咻!”

    又是一声嘹亮凄然的凤鸣声。

    众人眼睁睁看着引火**的九天明凰。

    一时间不由得为这自由不羁,桀骜高贵的凤凰深深陶醉。

    静静看着她在引火烧身。

    焚断那七彩流缎。

    随歌而舞,轻盈的舞动愈发变得凌乱

    终于,又是一声不甘绝望的凤鸣声。

    那只桀骜不羁的九天明凰终是颓然而落,瘫躺而下。

    台下,顿时一阵唏嘘与惋惜。

    “呯!”

    就在众人神色落寞间。

    原本那早已被焚烧殆尽的灿烂明凰顿时发出一声清鸣。

    紧接着,赤色红羽,一道妙丽俏影迎风而跃。

    翩跹起舞,宛如一只浴火重生的火凤。

    绝艳,傲绝!

    那般宇内风华!

    那般光彩潋滟!

    “啊!”

    欢呼声、尖叫声、此起彼伏如波浪般跃起。

    蜿蜒盘旋,一身红光艳艳的玲珑醉脚步轻盈落地。

    颔首敛眸,她落落大方屈膝行礼。

    然后在海浪般的掌声中,徐徐而去。

    “好厉害!”慕容夜神色一亮,由衷赞赏道。

    玲珑醉不仅舞姿卓越,气魄倒也不凡。

    先前的火焰,并非作假。

    想来,那锦绣凰服应该是定制的。

    遇火而焚,演变成九天火凤。

    如此一来,这出凤凰于飞。

    倒也实打实上演了凤凰涅槃的戏码。

    当然,若没有足够的气魄以及对时间的把握。

    弄不好,真的引火**。

    这么看来,这玲珑醉倒也有几分傲人的资本。

    慕容夜心中暗叹,对玲珑醉有了自己的评价。

    这边

    玲珑醉款款而去,绝色的美眸中尽是云淡风轻。

    但那袖间紧紧握起的玉骨,揭示了她的紧张。

    公子为了你,玲珑就算是真的欲火焚身,也、在所不辞!

    心中,玲珑醉暗自决绝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