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公子、丁咛是不是做了什么事儿惹公子讨厌了?”御花园尊堂外一处柳荫处,丁咛眸眼微垂,神色间有些惶恐。

    “呼。”慕流川一把揉碎手中君莫邪那小子传给他的信息,抬头,看着眼前恍若惊兔般的小丫头,心中暗叹。

    真是的、妄他辛苦追查,替君莫邪证明清白,谁知这丫竟转眼间就将他派去保护这个小丫头出宫?

    他虽不算什么名流贵族,但好歹也算是一代风流才子吧,特意收留一介丫鬟,传出去多不好啊。

    可、看着眼前丫头眸眼闪动的即便在皇帝面上都不曾闪现的惊慌,想起先前她那毅然决然地坚持,他原本不愿的心,微微一漾。

    “没有、我们走吧。”

    “王府你应该是回不去了,以后就跟着我吧。”慕流川一边转身道,一边在心中暗骂君莫邪那丫擅自所做的决定。

    “诶、小野猫……只能下次和你叙旧了。”

    在心里,他默默念叨。

    “嗯。”丁咛眼底原本的颓然被眼前男子的话彻底唤起无限霞光,仰头带笑,她一脸满足地跟上了那道身影。

    ……

    “啊啾!”

    尊堂之中,慕容夜猝不及防打了个喷嚏。

    “谁在念诵我?”她自言道。

    “本王的人、谁敢念你?”某人霸道至极道,而后一件披风便被不允拒绝地披至她身上。

    抬头、回之一笑。保持着轻轻相拥的姿势,慕容夜扭头,将脑袋缓缓靠在了他胸膛上。

    “我总有一种预感。”

    “今日、怕是不会太平。”

    轻轻咛喃,虽说不出什么感觉,但……今日的寿宴,气氛总觉得怪怪的、甚至是,有些压抑。

    “不用怕。”他伸手、将她柔腻的手掌紧紧团中,给她所有的温暖与心安。

    ……

    “殿下、云岚恳求殿下救我云家上上下下。”尊堂外、一处隐秘落脚处。

    云启书唯一的嫡子下跪抱拳,掩去真容,跪至君莫笑面前。

    “救?”看清来人,君莫笑先是警惕地扫向四周,这才恨铁不成钢地盯着云岚,“你爹没脑子,难道连你也没脑子吗?”

    “谁给你们的胆子在今天捣乱的?君莫邪的势力、你以为是区区死一个侧妃就能扳倒的?蠢货!”君莫笑大怒拂袖道、气得差点走人。

    “这、这不是殿下您的指示吗?”云岚一愣,木然道。

    话音一出,君莫笑一怔、而后怒然道,“废物、你还想牵连本宫?”

    说着就欲拂袖而去。

    身后、云岚神采变幻,最后忍下心头的恨意,咬牙道,“太子莫不是要将这九五之尊的荣华让与他人了?”

    一句话,令的恼怒的君莫笑生生转回了身。

    不远处、一簇隐秘的花丛里,君莫玺神情淡漠地望着这一切,纤薄的唇角悄然勾起一抹弧度。

    ……

    沧源寿辰、天下大宴,久禁的皇后谢莞盈也以她端庄华贵坐至了主座之上,温婉和煦,优雅大方,与一旁的李盈淑笑语交谈,二人甚至和谐。

    当然、若是没捕捉到她扫向慕容夜时带着讽刺般的得意与期待、慕容夜还真以为这女人转性了。

    期待?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值得这女人期待的。

    皇帝皇后入席、接下来便是各方势力的祝贺。

    首先自然是其他国域的使者,贺寿来来回回也就是那几句客套,可、当他们贺寿完,慕容夜傻了。

    原因无他,自己右边坐的是君莫邪,而左边、琉璃荼与星宇使者却起了争执。

    一个座位而已。

    她无奈转眸,视线对上琉璃荼那妖艳魅惑的眸子时,心下一阵恶寒。

    “星宇太子、比起她,我还是愿意与你为邻。”慕容夜认真道。

    闻言、琉璃荼一脸失落与不甘。

    反观星宇的龙千翊,即便是隐藏在面具之下,也不难察觉到他那淡淡的笑意。

    “不行!”

    不料、邪王却是霸道地搂住某女,犀利的眼神带着几分警告道,“你的身边除了本王、就只能是慕容蝶。”

    “……”慕容夜无语、慕容蝶撺掇着邪九去玩,结果,还被她这个姐姐忘记了、咳咳……

    “那个、不好意思啊……”慕容夜半红着脸,冲星宇太子解释道。

    “没关系、本宫可以坐蝶儿小姐旁边。”

    就在所有人以为这神秘的星宇太子会勃然大怒时,前者却是淡笑开口,大大方方去了旁边。那份风度,令的原本幸灾乐祸地琉璃荼笑容一僵。

    不过、见其吃瘪,她还是心情很好地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不行!”

    然而、就在她即将落座的瞬间,慕容夜空灵的拒绝声清晰传来。

    她蹙眉、不解地看向慕容夜。

    “我家王爷对女色过敏。”慕容夜猛地搂住君莫邪,目光警惕而又戒备万分地望向琉璃荼。

    琉璃荼虽身为女子、但行事无常、难保她不会故意勾引君莫邪。

    一个东方明馨她已经够了,她可不想到处树敌。

    琉璃荼闻言、先是一僵、然后,俏颜彻底黑了下来。

    这哪是女色过敏啊,看着这丫头防自己如防狼一般的样子,她忍不住勾了勾唇,真希望看她知道自己真是身份时候的样子。

    下一刻、收起笑容,琉璃荼亦如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走向了星宇太子。

    安然落座,扫了眼邻座的星宇太子,错觉吗?她怎么突然觉得周身的气压急剧低沉了几分呢?

    奇怪。

    ……

    “咳咳、本王何时对女色过敏了?”

    君莫邪半阴着面庞,似笑非笑地凑近了慕容夜。

    “还是、王妃想亲身测验一下本王是否过敏,嗯?”压低了声线,他轻轻吐露的温热气息尽数喷在她面颊,就连身后原本看热闹的东方明馨也不禁红了脸颊,看向慕容夜的眼神早已分不清是羡慕还是嫉妒了。

    ……

    哼、

    高台上、谢莞盈一双阴骘的凤眸死死地盯向二人,想起皇儿的忠告,她又不得不强行压制下心头那暴怒的恨意。

    要不了多久。

    她定要亲手送这对苦命鸳鸯一同归西!

    “圣女驾到!”

    一片和谐美好的莺歌燕舞祝福中,突然,一道极其不和谐的公鸭嗓音赫然而响,大殿中陡然一静,几乎所有人在一瞬间瞪大了眼睛,满眼的不可置信。

    不老圣灵吗。

    轻轻闭眼、慕容夜死死攥起了拳头,胸膛之中,一股空前的波浪沸腾而来,又被她尽数一一平复。

    眸眼开合,她那如星似钻的眸子早已变成一汪清水,不显波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