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来人啊、云启书目无法纪,祸乱朝纲,将其压入大牢,隔日问斩。”

    “其九族亲属无论官品,一律贬为庶民,三代不得出仕!”

    君尚威言辞恨很道。

    出于对沧源名声的考虑,他暂时还不能将云启书这老匹夫公之于众,但这不代表他可以放过这老贼。

    只要想想曾经那些与自己并肩作战,刀尖舔血的将士们,想着他们尸骨未寒的尸体,惨遭蹂躏的儿女们,他的四肢百骸就像被无数嗜虫啃咬。

    “各位老哥老弟、尚威、对不住你们啊……”

    在心里,他默默哀叹。

    蓦然扫视,一双戾眸扫视大殿。像云尚书这样的老匹夫,怕是不下少数。

    “莫邪、做的不错。”这一次,君尚威是由衷地称赞。若不是莫邪,他还不知道要被蒙多久。

    “皇、皇上饶命、饶命啊皇上……”

    凄惨的叫喊声中,云启书的声音越来越小,其一些家眷更是面色如纸地仓皇而退下。

    嗯?

    慕容夜眸光转动,微微扫向那逃散的家眷,里面,一个看似温柔端庄的女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个女子,应该是云启书的夫人吧。

    只是、别的夫人都是一副天塌了的感觉,而她的唇角,却是一副风淡风轻,似乎,所有人的死活,都与她无关……

    ……

    “来人啊、摆驾御花园。”君尚威皱着眉头,下令拉开主演的序幕。

    御花园中有一座专门迎接他国外宾的尊堂,环境优美,富丽堂皇,奢华程度也只次于金銮大殿而已。

    ……

    “姐姐、你还好吗?刚才吓死我了。”

    慕容蝶一把拉住慕容夜,嘴角一抽,见状就要委屈地哭了出来。

    “诶、别哭了、本来就不漂亮,再一苦,就更丑了。”

    见状,邪九不合时宜地笑脸一扬道。

    “再说了、你老姐可是咱们的邪王妃,不是还有王爷吗?能出什么事儿。”

    看着眼前动不动就要挤眼泪儿的某女孩儿,邪九无奈耸肩,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你、你懂什么。”

    “你丑、你才最丑呢!不然怎么会一直躲着不敢见人?”

    慕容蝶一掐柳腰,转身就和邪九怼了起来。

    天知道她听见皇帝说姐姐红颜祸水的时候是多么担心,她第一时间就要冲过去,却被这小子紧紧拽着,现在他竟然当着姐姐姐夫的面儿还敢嘲讽自己,哼,她一定要他好看。

    慕容蝶一把揪住那吊儿郎当之人的耳朵,一副得逞的笑容,随即就是洋洋得意的指责。

    不能还手、邪九只能半倾着身子冲慕容夜等人送来求救的眼神。

    咳咳……

    慕容夜连忙扭头。

    她有看到神马眼神吗?

    没有、求助什么高深的眼神,她可看不懂。

    心情极好地弯了弯,任凭某王恬不知耻地搂住自己腰身,听着身后传来乐此不疲地吵闹声,她那原本孤寂眸子,不禁涌起一波一波地温潮。

    穿越的生活,也还不错。

    她想。

    至少、无数个夜晚,她再也不用酒精去麻醉自己,也不需要男宠三千去祭奠自己的孤寂。

    这样、挺好。

    ……

    “哇、姐姐……这里也好棒啊。”

    尊堂外、看着那金碧辉煌地摆设,有条不紊地亭亭丫鬟,慕容蝶再一次被这盛世浩大的气势震惊了。

    “一国之皇、当然够棒啦。”慕容夜亲昵地看向慕容蝶,一脸宠溺道。

    “那是不是只要是皇帝,都会这么棒?”闻言、慕容蝶眼角一亮,蓦而又暗自灰了下来。

    “可惜、这辈子,我是没那个命了。”

    慕容蝶有些颓然地瞥了瞥唇角。

    “……”慕容夜先是一滞,嘴角微扯,勾了勾、“好、有姐姐在、你要是想,天下之帝也是你的。”

    “……”君莫邪无语。

    这对姐妹、怎么这么奇葩、天下之主,也是他们随随便便玩笑的。

    “啧啧、就你这小身板啊……莫说皇帝、你连耕地都做不到吧。”

    一旁邪九见状、瞥了眼发痴的慕容蝶,依旧贱贱拆台。

    “你、”慕容蝶咬牙,猛地跺脚,一计粉拳猝不及防打在了邪九胸前。

    “你等着、要是有那一天,我一定把你这个讨厌鬼撵得远远的,省的心烦!”慕容蝶愤懑道。

    “是吗?”勾唇一笑,挑起一抹痞里痞气的欠打笑容,邪九一手抓住慕容蝶,一边漫不经心地挑了挑唇。

    “你放心、女皇大人、要是真有那一天,我一定会是对方派去刺杀你的杀手。咻!”说着,他还毫不客气地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你、”慕容蝶明显怼不过这家伙,粉唇紧咬,抽起拳头,回头直接是可怜兮兮地看向君莫邪。

    “姐夫他欺负我!”慕容蝶委屈巴巴道。

    “&……&!”

    片刻之后,邪九方才鼻青眼肿地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那搂着王妃的自家王爷,又看着那满眼挑衅外加得意的某女孩儿。

    他只得无言抹了把面庞。

    老大、不带这样啊。

    那小丫头就一句嗲嗲的姐夫,自家那冷傲不羁的王爷就颠颠不分青红皂白地……修理了自己?

    苍天啊……邪九心中一片苦涩。

    “下手重了点吧。”见邪九还没跟上来,慕容夜不由得有些指责起了某人,毕竟,邪九对于蝶儿的保护,她是看的出来的。

    “小姨子首次请求,本王自当全力以赴。”君莫邪柔眸微挑,半颔着下巴,眼中、是压制不下的笑意。

    “嗯、本王也决定了、帮我小姨子君临天下。”

    “……”慕容夜无语、一句姐夫,一句玩笑,这家伙是疯了吗?

    然而、无论是她、君莫邪、还是后来的邪九和蝶儿、都想不到,今日的一句戏言,竟会成为来日扭转乾坤的契机。

    只是、那时候的蝶儿,凤临天下,却独独少了现在的这份单纯天真。那时的邪九亦未食言、不过、却不是走在刺杀她的路上,而是彻底隐去自己的存在,保护着她。

    许多许多年之后,当那尊贵女皇在寝殿殿褪去伪装,躺在那倾世繁华女子的怀中,亲昵的唤着姐姐,那时候,她亦想起了今日的玩笑。

    她以为、她够美丽,够奢华、够权势。就一定能保护好姐姐。

    她以为、她遇到了他、就遇到了真爱。

    直到、那件事儿、那个她、他的狠心决意,对她的犹豫不决,以及……那来自遥远的记忆,彻彻底底、将她变成了恶魔……

    当然、这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