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别怕……”

    君莫邪轻轻靠近了她,伸手,挽起她耳边细碎的耳发,柔唇轻莞,如渊的眸底却是闪出无限星光。

    伸手,另一只手轻轻拉着她,她的眼底,是他所不曾见过的黑雾。

    这种黑暗有时候让他都不免有些心颤。

    慕容夜错愕莞尔,回眸看着他眼底不加掩饰的柔情,不由得加大了嘴角的笑容。

    “她似乎有点不对劲儿。”轻轻莞尔,她凑在他耳边道。

    君莫邪不置可否地点头。

    慕容夜哑然失笑。

    她自然不是指丁咛诬陷她的事儿,而是……那丫头的眼底,充斥的浓浓的担忧与……愧疚。

    “皇上、皇上……臣请皇上看在老臣昔日为沧源出生入死的时候,请皇上替臣主持公道,不然……臣怕是死也无法面对我那死去的女儿啊……”

    这一刻,云启书老泪纵横,将丧女之痛演绎地很完美。

    “你、”沧源皇怒然站起,巍峨的眉头在这一刻彻底扭作一团。

    云启书,这是在彻底逼他啊。

    这是打定主意在天下人面前驳他面子啊。

    而反观莫邪。

    生平再一次,他看向他的眼神变得异常陌生。

    “莫邪、是你做的吗?”一样的口气,一样的神色,君尚威的质问,彻底将君莫邪拉回到了曾经那年。

    ……

    “莫邪、是你做的吗?是你杀的你母妃吗?”多年前,那个身披黄袍的男子威严冷赫地俯瞰着幼小的自己。

    不是。

    那一年,他没有回答。亦如而今,他面色沉静地望向他,坦然不语。

    对于信你的人,解释是多余的。

    对于不信你的人,解释是苍白的。

    君莫邪静静站立,淡淡看着这多年前对自己下了诛杀令的男人。

    今天、他是不是亦如曾经那般,势要追自己至天涯海角?

    当年、年幼的君莫邪终是逃不过君尚威的天罗地网,但他终究是个孩子,一声父皇,还是唤起了君尚威心底潜在的柔情。

    但、帝王无情。君尚威还是将幼小的他放逐边远部队,任其自生自灭,一代锦衣玉食,文才兼备的皇子就这般被遗弃了。

    然而、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褪去了那份青涩懵懂,君莫邪迅速成为名震天下的邪王,也就是凭借着这份荣耀,君尚威再也没法随随便便动他了。

    “哈、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沧源皇这口气,是在为自己儿子开脱吗?这……怕是寒了那无数为沧源立下汗马功劳之臣的心吧。”

    一旁,匈奴使团的忽突客继续挑事儿。

    他这看似挑唆的言语,倒是逼得沧源皇不得不对君莫邪进行处罚了。

    “忽酋长严重了、父皇对我们的教育一向严苛,我相信、三弟是断不可做不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的。”

    太子君莫笑抱拳衷道,那份深情厚谊,看得在场不少老臣纷纷为其竖起了大拇指。

    慕容夜的嘴角却是勾起一抹嘲讽,在场最期待君莫邪死的,怕就是这个太子了吧。

    这些年,君莫邪可是没少压他这个东宫之主的风头,不仅民间,就连朝堂都有了些明显倾向于君莫邪的声音,他这个太子,怕是早就坐不住了吧。

    太子的话,倒是令君尚威的面色稍微缓和了几分。

    “是啊、父皇。请父皇念在三弟功勋卓著,多次为沧源出生入死的份上,饶了其鲁莽无知,沉恋女色之罪。”

    二皇子君莫玺适时站出,款款官服,倒是将他身上原本的书生之气彻底掩盖了去,他虽言语淡淡,可字里行间,却尽是对君莫邪的维护。

    不知道的人,怕是真以为他们三兄弟的关系很是密切呢。

    闻言、君尚威原本阴沉的眸子却是陡然亮了,转头,一双龙眸精光烁烁地看向君莫邪二人。

    下意识地、君莫邪反手将慕容夜拉回在了身后。

    “来人啊!将这个祸国殃民的邪王妃拖出去斩了!”

    龙袖一挥,君尚威戾眸一深,将所有的矛头对准了慕容夜。

    罪在红颜。

    这是君尚威此刻唯一想到能救他的办法了。

    红颜祸水?

    慕容夜挑眉淡笑。

    合着她一次穿越,竟然还遇到了这历史上亘古不变的话题?

    “有本王在、你们休想动她!”君莫邪上前一步,挡住了一众御前侍卫。

    “皇上……”一旁的云尚书黑线了,他要的是君莫邪,纵然不能要这小子的命,最起码,也得夺了他权吧,怎么转着转着,最后只是死了一个女人而已?

    君尚威这老狐狸,到了此刻还是想保他吗?

    “住手!”

    “住手!”

    于此同时,一前一后,两道声音,也是如期而然地降临在大殿上,令的殿内又是一片寂静。

    众人扭头,看向使者团。

    那里,两道身影早已激然站起,一道神秘俊逸,一道风华美丽。二人相互对视,均从对方的视线中看出一抹诧异。

    “没想到、鼎鼎大名的沧源,竟会将所有罪责推至一介弱女子身上,请恕琉璃荼无法旁观!”

    琉璃荼霸气扬眉,素语严珠道。

    无法旁观?

    这四个字顿时在大殿引起一阵哗然,琉璃国此际来强插一脚是个什么意思?

    而星宇国的使者、那名不见真容的星宇太子则是束手而立,轻声开言。

    “谁敢动她、我就杀了谁。”

    “轰……”大殿再次掀起轩然大波。

    不仅是琉璃国未来女帝的琉璃荼维护了邪王妃,现在就连向来神秘的星宇太子龙千翊也是强势开口,这、不禁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这、邪王妃、究竟哪儿来的资本?

    “不必了、本王的女人,本王自不会委屈她。”

    君莫邪凉凉地望了过去,大殿原本沸腾的气氛瞬间“嗖嗖”得冷了下来。

    不愧是邪王、就是这么霸气啊。

    有些不禁心中暗想。

    那边、琉璃荼神色还好。反观星宇一众,神色便是有些难看了,龙千翊掩藏在面具之下的面色也是不动声色僵了几分,抬眸,一双深眸亦是不退不避地对上君莫邪。

    而处于一切事潮漩涡中心的慕容夜却是一脸懵。

    对于君莫邪的维护,她是看在眼里的。可,星宇的龙千翊?虽然她有怀疑他就是小千、那毕竟证据不足。

    但现在、似乎更加应证了她的猜测。

    至于琉璃荼、慕容夜只要一想起这个名字,就莫名会起一身鸡皮疙瘩,对于她出言维护自己的言行,也直接被她忽略了。

    你能去猜一个变态的想法吗?除非你比她更变态……

    突然,慕容夜回头,视线疑惑地扫向某个方向。

    错觉吗?

    刚才,她嗅到了一丝刻骨的杀意。

    究竟是谁?

    对她有如此深的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