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事儿要换任何一名女子,沧源皇都会大发雷霆,可她是邪王妃,君莫邪对其的过分宠爱,他是看在眼里的。因此,在这个天下群臣这风口浪尖儿上,他也懒得去触君莫邪霉头了。

    当然、沧源皇打算息事宁人,有些人可不是这么想的。

    “久闻沧源民风彪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哈哈……”

    “什么时候,一个小小的女子,也敢如此出现在鸾龙辉殿上?”

    “还是说、沧源看似威武、实则……早已病入膏肓了、沦为女人天下了?”

    此言正是那面相彪悍的使者忽突客所言,此刻,他不仅面带笑意,更是略带嘲讽,看得大殿内一些沧源高官有些暗自难耐。

    他这一言,沧源皇彻底黑了面。

    “怎么?忽酋长这是瞧不起我们女人吗?”

    “不巧、我琉璃上下尽是一介女流、看起来……日后怕是没办法高攀酋长了、那些常年的布匹、绸粮、怕也入不了酋长的眼了。”

    大殿一片尴尬气氛蔓延之时,突然响起一道魅惑至极,入骨三分的撩人魅音。

    众人一愣、抬眼望去。

    出现在大殿之上的,是一位金光烁烁的女子,头戴凤冠,气质高雅。

    她缓步而来、一步一动。步摇轻颤,连动起一串串灵音,加上她那温婉可人的笑容,恍然间竟看痴了所有人。

    是她?

    慕容夜起先有些震撼女子的音容。

    然而、当她看清楚来人的面貌之时,心头不由再次泛起一抹反感。

    这不是刚才在御花园遇到的“神经”女子吗?

    只是、看她这样的打扮、似乎并不像是沧源女子的装束啊。

    “啊哈哈、原来是荼殿下啊、请恕老忽无礼、刚才我见气氛僵硬,哈哈,我是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希望沧源皇不要介意啊、哈哈……”

    在见到琉璃荼的瞬间,忽突客笑容不由得僵了僵,索幸他反应很快,立马将之以一个玩笑绕开。

    沧源皇的面容黑白交替。

    北方匈奴群雄割据,现在就以忽突客的势力与西边的异军新起的“霸王花”暂时是分庭抗礼,以前忽突客总是仗着军队的的彪悍,时常欺压沧源,得一些小恩小惠。一切,直到君莫邪的出现,才算告一段落。

    如今、忽突客借着贺寿的理由前来沧源,一是打量沧源的实力,二、则是有着自己的一些小算盘。只是,以他的骄傲,自然不会将君尚威看在眼里。

    可此际琉璃国未来的女皇,可不由得他小视了。

    据说,琉璃荼是现任琉璃国女皇唯一的子嗣,这说明了什么,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而他虽掌控了匈奴大半的疆土,但每年从琉璃购买的粮食与布匹绸缎,至少是占据了八成。

    所以……他除非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去招惹这小祖宗。

    忽突客憨笑地挠了挠头,让人感觉他似是真的在开玩笑。

    只是、偶尔间瞥向琉璃荼的隐晦眸光,还是不免暴露了他心中的贪恋。

    呵、再怎么强势,不还是一个女人吗?

    等她变成自己的女人。别说匈奴了,怕是整个琉璃也得跟她姓忽!

    ……

    “小美人、这一次,你可欠我一个人情啊。”

    “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以身相许呢?如果是你的话,本宫还是很乐意的。”

    脚步平稳,笑容和煦,就在慕容夜认出琉璃荼的时候,对方显然也认出了她。

    而对方后面的话,则直接让慕容夜彻底瞪直了眼睛,下意识后退半步,后背几乎贴在了君莫邪前胸。

    可以说,前世今生,一句话就能将慕容夜吓得这般的,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荼殿下、请自重。”

    见慕容夜退避,君莫邪亦是蹙眉,毫不犹豫地挡在慕容夜面前,也挡住了琉璃荼的视线。

    对上那双不同与夜儿的美丽面孔,君莫邪神色依旧,没有半点柔情。

    这一幕,看得琉璃荼不禁暗自甩袖,淡哼了一声离开,但那双美妙的眸子却是始终向着慕容夜瞥去,看得后者脊背又是一阵恶寒。

    “哈哈、朕代表沧源百姓、欢迎荼殿下的到来。”

    原本面色阴郁的沧源皇在见到琉璃荼的时候,却是阴转晴,笑出了声,沧源与琉璃素来死敌,琉璃荼的身份很高。

    如此一来、倒是给了两国一个和平相处的机会。

    “殿下……”琉璃国的使者琉璃蘼满脸诧异地望着自家殿下,怎么回事儿?他们怎么不知道自家殿下出使沧源的事儿?

    难道是女皇新下的命令?

    他们心中疑惑着。

    ……

    “皇上、皇上……臣、臣有证据!”

    突然、一道如丧考妣的悲恸之音再次将众人的视线拉了回去。

    沧源皇嘴角的笑容一滞,僵硬万分地看向云启书,这一刻,他对他的恨,简直去到了无以复加的地位。

    这个云启书,今日是故意来砸场子的吗?

    “什么证人、”虽有愤恨,但当着天下群臣的面,他也不好直接驳斥了对方。只好耐着性子问道。

    “肯请皇上下令传证人上朝。”

    云启书一脸菜色,哀痛万分地跪倒在大殿上。

    沧源皇无力摆手,算是允了。

    证人?

    慕容夜心中一顿,下一刻,她原本平静的眸底陡然涌起一阵狂澜。

    是她?

    丁咛、此刻走出来的纤纤瘦弱的女子正是丁咛。

    “丁咛、你干什么?”大殿隐秘一角,翠屏冲着其大喝道。

    “丁咛,你是疯了吗?”小丫急忙喊着。

    不会的、丁咛为人低调内敛,平常王妃待她很好,她怎么会去指认王妃呢?

    可、就算他们再怎么疑惑,丁咛终是潺潺弱弱地走向大殿,“噗通”一声跪倒在大殿上。

    “小女子丁咛、参见皇上。”依旧是那怯弱绵绵的声音。

    沧源皇抬头,精眸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示意他继续。

    “启禀皇上、我是邪王妃的丫鬟,平日里负责照顾王妃的衣食起居,王妃为人乐观,性格活跃,深得我们下人的喜欢,丁咛也十分喜欢王妃。”

    说道这里儿,丁咛抬眸,朝着慕容夜看了眼,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迅速低下了头。

    “可、可、直到丁咛亲眼看见王妃将前来探望的溪妃推下水塘、令其重伤,还散布溪妃奇毒必死的原因,王爷相必也是因为听信了谣言,这才下令、将溪妃……”

    “五马分尸!”说着,丁咛娇然一颤,将这份恐惧演绎至恰到好处。

    “嘶……”

    此言一出、大殿之中,竟是一片唏嘘,就连原本不怎么关注的沧源皇,此刻也不得不认真对待了。

    诬陷吗?

    慕容夜神色依旧淡淡、淡淡地看向那跪至大殿上的一袭人影,眸眼深处,愈来愈多的风浪正在逐渐汇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