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琉璃国使者觐见……”

    “星宇国使者觐见……”

    “匈奴……”

    龙啸大殿中、礼鼓奏乐、盛是喧嚣。

    一派喜气中、沧源之皇的君尚威徐徐迈步,踏着稳健的龙步,走向那金銮宝座之上。

    “皇上、礼部尚书云启书至今还未露面。”身边的首席太监附在皇帝身边,轻声道。

    闻言、沧源皇原本的龙倨虎步一滞,面色悄然流出一抹愠怒,很快又被满面的笑容所掩盖。

    “远来是客、朕代表沧源的黎明百姓,欢迎诸位的到来。”

    龙殿之上,君尚威温煦道。

    此言一出,下面立马是一群附和声。

    星宇的使团点头微笑,神色如常。

    匈奴的使者一身戎装,一脸桀骜。

    相对来说,对此最为不屑的则要数琉璃的代表了。

    这也难怪、十六年前,琉璃兵发沧源,被死死堵在万念山、便已奠定了两国甚不友好的场面。

    见此、沧源皇心下虽有不满,但面上却是笑意不减,刚欲开口,大殿外,陡然响起一阵极度悲恸的哭喊声。

    “何人在此喧哗。”沧源皇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回、回皇上……是、是礼部尚书,云启书。”

    下面有人传话。

    “礼部尚书?”沧源皇的面色陡然一阴。

    “他还有脸来?”沧源皇心下恼火,天下筵席,这般无礼,算是丢尽了他沧源的脸。

    “他来做什么?”沧源皇努力保持着威仪道。

    “他、他说、来向皇上讨个公道。”沧源皇身边的首席太监罗亮半思索着,沉声道。

    “他、带着夫人自大殿外哭喊不断,扬言、扬言……”罗亮声音弱了几分。

    “扬言什么?”沧源皇面色更加阴郁了。

    “扬言邪王无德、残忍嗜血、杀害了其女儿云落溪。”罗亮老实道。

    “什么?”沧源皇神色震怒。

    ……

    “朝堂之上、我是不是该回避呢?”任凭君莫邪拉着自己走向龙啸大殿,慕容夜终于疑惑开口。

    “你是本王的王妃,陪与本王身侧,有何不可。”君莫邪握着她的小手猛地用力,不给她任何的反应。

    慕容夜无语摇头,回头轻轻拉起了犹自东张西望的慕容蝶。

    这丫头、竟一直疯疯癫癫闹个不停,要不是有邪九保护,她捅的篓子简直可以和马蜂窝相提并论了。

    “姐姐、那里似乎很热闹啊。”慕容蝶突然一手指着不远处的龙啸大殿,那里,周围光是御前侍卫便已集了一整圈。

    “发生了什么?”慕容夜心下也是疑惑。

    君莫邪抬头望去,一手拉起慕容夜,向前走去。

    今日,可是父皇宴请天下的日子,龙啸殿怎会这般喧哗?

    君莫邪的内心,不禁涌起无数疑惑。

    脚步近了、听到金碧辉煌大殿中传来的暴怒龙音,慕容夜不由得眉头微挑,心中涌起了几分怒意。

    原来、竟是礼部尚书云启书拖家带口,手持官翎、向沧源皇告御状。

    扬言曰:邪王为博佳人一笑,不惜将侧妃五马分尸。

    这一意外、自然是引起轩然大波,许是感念亲情,太子二皇子面露愁色,但别国的使团,则更是一副看戏的表情。

    “将那孽子给朕带过来!”金銮宝座之上,沧源皇此刻、完全可以说是盛怒了,猛然挥手,大力之势,差点将面前的龙桌打翻。

    此言一出、四座哗然。反观太子与二皇子,此刻则是悠然地坐至一旁,微微翘起的嘴角透露了他们的好心情。

    “不用费心、本王来了。”

    话音未落,君莫邪缓步而去,一样的官服,不一样的俊逸飘然。

    此刻,他早已松开了慕容夜的指尖,一步一步朝着大殿走去,冷酷的面色上,似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

    看着那冷漠寂寥的身影,慕容夜神色微微沉了几分。

    外界传闻沧源皇对这个小儿子不喜,如今看来,倒也不是空穴来风。

    “孽子、你究竟做了什么?”

    “你是见朕年老多病,这沧源就是你的天下了?”

    “你折磨虐杀朕亲赐予你的侧妃,你这是对朕极度不满啊……是不是,下一次,被五马分尸的就是朕了?!”

    沧源皇胡须挺翘、愤懑道。

    闻言、君莫邪原本如渊的冰眸再次深了深。

    正欲开口,手中突然一滑,一抹柔软悄然钻了进来。

    他诧异。

    回眸正巧对上她那灿烂的笑容。

    他蹙眉、意图甩开她。

    她却不愿、双手猛然攥住了他。

    她的男人、她看谁敢欺负?!

    慕容夜俏面凛寒,斜眸微挑,淡漠地对上那九五之尊。

    君莫邪哑然顿笑,心头陡然扬起一抹热意。

    慕容夜语气微顿,凉凉地扫视了一圈,大殿之上,果然不乏一些洋洋自得的看戏之人。

    “云尚书口口声声邪王杀死了其女儿、敢问可有人证物证?”

    慕容夜如炬目光突然盯住了场中那一身素缟的白衣人。唇角维扬,带着点点的思索。

    “还是说、你无凭无据、就欲在天下人面前呢随意给王爷安一个罪名?”

    “你是当天下人愚昧,还是不将当今圣上放在眼里!”

    蓦而、她语气一寒,冷然娇喝,眸光微转,审视的目光再次扫向沧源皇。

    那模样,那气势,像是在说,你这个父亲、就这么任凭他人在天下人面前黑你儿子?

    不知为何。

    面对着慕容夜那如火般烈烈的目光,饶是盛火难平的沧源皇,也不禁有些窘迫,慕容夜的话,他竟无言以对。

    或许、有了曾经那一幕。

    对于云启书的话,他下意识选择了相信。

    他猛地抬头,看向君莫邪,后者的脸上,尽是冷漠,仿佛天下事儿与其无关,只有视线在触及到身边的女子时,他的柔情才会涣为无数影光,揉碎在她眸底。

    那个女孩儿?

    他记得、就是上次莫邪为了她公然和自己顶撞的女孩儿。

    这一次、没有了血肉淋漓。慕容夜的倾城绝色,不仅令得沧源皇为之震撼,就连大殿中的所有人也尽数震撼了。

    他们在震惊她绝色容颜,无边气质的同时,亦在疑惑这女子的身份。

    自古后宫不得干政,而这女子,不仅堂而皇之出现在了大殿上,还敢直言不讳与沧源皇叫板,单是这份气魄,就足以令无数人动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