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姐姐……”御华园内,慕容蝶略作委屈地瘪了瘪嘴,视线扫向了身后被淑贵妃安插而来的小绿。

    慕容夜了然淡笑,低头,在蝶儿耳边说了几句,便见蝶儿兴致勃勃地带着小丫等人走了。

    “蝶儿小姐……”小绿有些犹豫,但她更多的职责更是在慕容夜身边,也就没在意。

    “走吧。去那边看看。”慕容夜淡笑不语,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御花园规模庞大,大大小小的出口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依她的感知觉,自然不会让蝶儿身犯险境,至于这条尾巴……也是时候甩掉了。

    慕容夜心下暗忖,下一刻,看着迎面走来的一群宫女,唇角微微漾起一抹笑意。

    “啊、谁撞的我?”

    慕容夜有意无意冲向人群,顿时引起无数喧嚣,小绿一双眸子瞬间瞪得老大,搜寻着慕容夜的身影。

    可后来,隐约一闪,慕容夜的音容笑貌消失不见。

    “让开、都给我让开!”

    这些都是从浣衣房送来干净服饰的各宫丫鬟,此际的人仰马翻,她们的脸上尽是惊恐,哪里还在乎小绿的呵斥。

    这一切,直到小绿搬出淑晴宫的摘牌人群方才寂静下来,可这时,慕容夜早已消失不见,小绿差众人巡查半天,最后只得无奈返回。

    淑晴宫。

    “什么?跟丢了?”

    “废物、你还有什么脸回来?”李盈淑勃然大怒,面上再无所谓端庄。

    ……

    看出渐行渐远的一众宫女,慕容夜微微扬眉,转身向着与蝶儿约好的方向走去。

    正在这时、一旁的秋翎树、落叶纷动,随即一道人影,显了出来。

    “谁?”慕容夜心下警惕。

    “刚睡醒就被人吵醒了、这沧源、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聒噪啊……”

    翎叶飘飘,银装乍现,一名女子悄然出现,风姿昂扬般立在了慕容夜面前。

    沧源老皇帝的后宫,还真不太平了。

    她不过刚在树上打了个盹儿,那边,便为了寻找邪王妃瞬间忙开了。

    邪王妃?

    名震天下的邪王她自是明了。

    可、邪王妃……

    一身劲装的琉璃荼眨巴眨巴眸眼,目光探寻地看向慕容夜。

    但凡被君莫邪看上的,自然不差。

    “你是谁?”琉璃荼打量着慕容夜,慕容夜亦观察着对方。

    琉璃荼虽不算绝色倾城、但那洒脱不羁的气质,无不彰显着内敛风华。

    嗯、这种感觉,有点像风流浪子慕流川,但,眼前的人,比慕流川多了几分温润,至少她恬静不语的模样,颇具美感。

    “怎么?莫不是被本宫惊艳的容貌所折服?”见慕容夜久久盯着自己,琉璃荼莞尔细笑,凑在其耳边调侃道。

    “不如、踹了君莫邪那小子,跟我吧。”

    说着,还不忘送去一个颇有深意的眼神。

    慕容夜嘴角一抽,触电般地后退了几步,拉开至安全距离。

    “我不好你这口。”慕容夜皱眉、认真道。

    眼前这女子、自称本宫不说、竟还欲男女通吃?着实让她心下有些反胃。

    自称本宫、难道是沧源老皇帝的哪位妃子?

    不过,看看气质与年龄,她又感觉似乎哪里不对。

    见慕容夜见鬼似地逃开,琉璃荼一副得逞的笑意自嘴角绽放,看着面前微蹙眉头的女子,突然、琉璃荼的笑容僵了僵。

    “我们见过吗?”

    轻皱着眉头,琉璃荼难得收起放荡不羁的笑容,面色慎重了起来。

    “好拙劣的搭讪技巧。”慕容夜挑眉、依旧在观察。

    “不对、我一定曾见过你!”

    琉璃荼似是陷入回忆,思索着,口中却是十分确信。

    这熟悉的面孔、熟悉的笑容,熟悉的感觉。

    明明是陌生人,为何会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神经……

    这一次,慕容夜翻个白眼,扫了眼犹自思索的某变态,转身走人。

    ……

    良久、琉璃荼长舒一口气,原本迷茫的眸子顿时被一种前所未有的狂喜所代替。

    “她、她是……”

    眼中的笑意再也无法抑制,这一刻,琉璃荼激动地无以复加。

    不会错了。

    那熟悉的眸子,熟悉的轮廓,熟悉的笑容,不正是她娘亲寝殿挂了十六年还经久不衰的画像吗?

    画像之人正是自己的小姨。

    那、刚才那女子很大程度上是自己的……

    表妹?

    这一刻,琉璃荼全身几乎有种仰天长啸的舒爽。

    ……

    “去哪儿。”

    甩开那莫名奇妙的变态,慕容夜朝着与蝶儿约好的方向过去,人还未到,强大的感知觉似是察觉到什么,嘴角莞起一抹柔和。

    就见下一刻,腰间猛然一紧,一抹身影间不容发的缠了上来,温热的气息铺面而来,饶是早有预料,慕容夜仍不禁心头一跳,面色顿显绯红。

    “淑贵妃可有为难你?”来人担忧道,言语中却是散发着无限冷漠。

    那个女人、先前她并未将其当成什么事儿,可若她一而再三地伤害他夜儿……

    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除了你、谁还敢欺负我?”慕容夜挑眉,实话实话。

    “哈哈、为夫那是爱你。”君莫邪闻言大笑,蓦而勾唇,凑在她耳边暧昧道,“本王还有更过分的,爱妃可要试一试?”

    暧昧的气氛隐约间掺杂着某种蠢蠢欲动。

    “……”慕容夜。

    突然回头,慕容夜那双清眸“唰”得一下对上不远处花丛中的人影,原本白皙的面庞瞬间红至脖颈。

    “哇、我、我什么也没看见、没看见。”

    见姐姐一眼望了过来,蝶儿原本红霞漫天的面色一滞,带着某种尴尬,又似带着某种不怀好意,急忙开口,一脸“我全部都目睹”的表情跑开了。

    暗影处,邪九扫了眼与王爷情意绵绵的王妃,扭头看了眼那欢喜似蝶的某丫头,无奈摇头,宠溺满满地跟了上去。

    “都是你!”慕容夜瞪向某罪魁祸首。

    君莫邪眸底尽是笑意,轻轻拉着她的手,“好、都是本王的错,作为回报、今夜、本王就好好服侍王妃就寝可好?”

    某人厚着脸皮上来。

    “……”慕容夜再次无语,她怎么觉得她被莫名其妙带到沟里了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