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闻言、君莫邪神色微滞,两双绕在她身上的大手却是更加不安分地游走起来。

    温热的气息如蛆附骨般萦绕在她白皙的脖颈出,轻挑薄唇,勾起一抹邪魅,潋起一抹情深,

    “本王若死了、谁还来疼惜你呢?”

    慕容夜没来由笑了,别开的双眸继而望向了他,望着那如水似渊的墨眸,她挑了挑眉,带着几分天然的霸气道。

    “是吗?”

    “那、若有一日,我天下皆敌,还恳请王爷……”不要与我为敌、慕容夜敛眸正色,还未说完,便被他猛地抓住了双手,板正了身子。

    “那本王便屠了这天下。”深墨色的眸子,恍若幽潭,看不出半点光泽,却看痴了她。

    ……

    “王爷、这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良久,慕容夜冷不丁抽开身子,声色淡淡道。

    “秋夜风凉,王爷还是请回吧。”她下着逐客令。这丫头、又在故意撵他

    ……

    身后,君莫邪没好气地咧咧嘴,回身看向她,不顾她的冷漠,眸底的柔情再次润了几分。

    等宴会结束、嗜情蛊的压制告一段落,他一定让她好好知道一下他的厉害。

    ……

    “呼……”见他闪影而去,慕容夜这才长舒一口气。

    不老山。这些天,她越来越调查不老山的来历,便越来越心惊。

    天下皆敌。若有可能、这天下,她唯一不想对上的人,便是君莫邪这货。

    只是今日的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一日竟会来的那般快,快到瞬息间沧海桑田,速度到转眼间灰飞烟灭。

    而他、竟将今日这看似玩笑的一句话,不惜性命,贯彻至最后……

    ……

    今日皇宫寿宴,整个王府也是早早忙了起来,慕容夜一袭曼罗姿衫、给原本的娇俏更添几分神秘。

    慕容蝶则是衣素粉妆,看上去宛如一介粉嫩娇脆的陶瓷娃娃。

    “哇、姐姐、这就是皇宫吗?好漂亮啊。”

    初进皇宫,蝶儿就像是一只翩翩飞舞的彩蝶,明亮的眸子忍不住滴溜溜直转,有些目不暇接,口中自也是不停。

    “蝶儿、你慢点。”慕容夜紧忙身后提点着,尽管她身边有邪九暗地保护着,可这里是皇宫,即便是她,上次也是差点折戟沉沙,要是蝶儿,她更是想都不敢想。

    “哈哈、姐姐放心、我小心着呢……啊、”蝶儿欢欢喜喜道。下一刻,一声轻呼,结结实实撞在了一个人身上。

    看清来人,慕容夜却是神色不动地挑出一抹深意。

    “大胆、哪里来的奴婢、竟然这般不长眼,冲撞了淑贵妃?”

    那边,为首的宫装宫女俨然一副主子的模样,作势就欲挥手打向蝶儿。

    见此、慕容夜含眸淡笑,一边示意邪九按兵不动,一边不急不缓向前走去,似乎蝶儿是否挨打,完全和她无关。

    “我、我不是故意的。”慕容蝶哪里见过这一人出行,十几个人的阵仗,饶是慕容雅,身边也不过跟几个小丫鬟而已。

    “小绿、休得无礼、吓坏了这位小姐,你该当何罪?”剑拔弩张之时,为首与慕容蝶相撞的女子却是咧嘴轻笑,面色一片柔和地拉着慕容蝶。

    “本宫先前走的有些急,未曾注意到你,还好你没事儿,若是不小心撞坏了你,本宫于心何忍啊。”

    淑贵妃面色和络地拉着慕容蝶,笑语嫣然道。慕容蝶没想到这倾城国貌的姐姐竟然这般温婉,当下咧嘴傻笑,福身行礼,由衷赞道,“贵妃娘娘好漂亮啊。”一句话,夸的淑贵妃极其高兴。

    身后的慕容夜闻言,面色淡笑,心下却是暗叹蝶儿的天真,她心思纯良,自然看不出这个看似端庄的淑贵妃一开始,就故意在接近她。

    “欸?夜儿、明馨。”及至慕容夜一行人走近,李盈淑才一副惊喜地望向她们。

    “姑姑。”一旁,东方明馨白衣素锦,淡妆清雅的她看到李盈淑盈盈而笑,俏语道,说着,还不忘走至李盈淑身边。

    见此,慕容蝶却是有些不开心地挪开了几步,在她小心,东方明馨就是要和姐姐抢王爷的人,她不喜欢她,尽管她看起来很和善。原本以为这贵妃娘娘人很好,可、她若是东方明馨的姑姑的话……

    那姐姐岂不是很危险?蝶儿退了几步,小脸之上,满脸得不开心。

    慕容夜过去,没好气地伸手捏了捏她脸蛋儿,这丫头,喜怒哀乐怎么尽数表现在脸上?

    “夜儿、本宫的淑晴宫离这儿不远,不如,你们先行歇息一番。”李盈淑嫣然而笑,温婉端庄的模样大有一副母仪天下的样子。

    上一次、她在君莫邪面前耍了心眼儿,弄得对方至今连个眼角都未给过她,这也使她深切明白了,要想拉拢君莫邪,必须要从这个邪王妃下手。

    外界传闻,邪王与邪王妃恩爱有佳,本来她不信,可上次的事情,却是逼的她不得不信了。

    今日寿宴,她故意设计,展现自己的温婉贤良,就是想将慕容夜等人请置淑晴宫,联络联络关系,毕竟,她膝下无子,只能仰仗着君莫邪了。

    “谢贵妃娘娘厚爱。”慕容夜福身答谢,神色有些纠结地扫了眼慕容蝶,无奈道。

    “只是我这妹妹、时常纠缠着我要一览皇宫盛景,我与王爷苦恼无瑕,这才带了她来……”

    言外之意则是、我们要是观景,没空去你那淑晴宫。

    “对啊对啊、我也想去御花园看看呢。”

    慕容蝶如临大敌般站在慕容夜身侧,引得慕容夜差点没忍住笑场。

    “大胆、你们别不知好歹……”如此光明正大的拒绝,李盈淑身边的领头宫女小绿不免怒斥了起来。

    然而,她还未开口,就见李盈淑挥了挥手,笑容和蔼地看向二人,“梦溪、蝶儿小姐初到皇宫,你派人好生照看,要是有何意外,我拿你是问!”

    身后,又一名宫装女子走了过来。

    慕容夜挑眉不语。拉着蝶儿静默离开。

    “姑姑、你这是何意?”待她们走远,一旁的东方明馨这才凝了凝秀眉道。

    既是刻意交好,又何必派人盯梢,依慕容夜的聪颖,她怕是早已看出了什么。

    “欸、我这还不是怕那边捣乱吗?”李盈淑黯然叹息道,那边儿、自然指的是皇后。

    皇后被禁十数日,今日寿宴,朝宴天下,若是没有一国之后出席,怕是惹人非议,如此,沧源皇这才解了她禁锢。

    一国之后啊、李盈淑神色闪烁,心有不甘地握了握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