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够、不够、还不够!”

    “啪!”

    宽阔的训练场内,慕容夜一手掀翻大海,一边冲着外围正在围观的雷霆勾了勾小拇指,“你也一起来,”转身,余光扫向一旁灰衣素雅的玫瑰灵,“还有你。”

    二人闻言一愣,咬了咬牙,看着犹自处于下风的大海,相互而视,冲着慕容夜微微颔首,随即,光影交错,尘土飞扬。

    天字阁雅间。

    小千静静地坐至窗前,看着下面激烈交手的四人,好看的眉毛紧紧蹙在了一起。

    她、究竟在烦恼什么。

    “呯!”

    拳分四舍、大海与雷霆等人纷纷后撤,其中的玫瑰灵更是俏脸苍白地退了数步,那双明眸却是异常闪烁。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慕容夜戾眸冷瞥了眼大海,这个人,和自己切磋,总是留有余力,让她很无语。

    可你、不是敌人啊。大海瘪了瘪嘴,心中暗道。

    “你花架子太多。”说着,慕容夜斜睨了眼一旁暗笑的雷霆道,“杀手的眼中,招数没有好不好看,只有死不死人!”

    这个雷霆,竟为了出招的华丽,生生错过了几次进攻自己的好机会。

    “是。”雷霆面一臊,低头暗道。

    “继续加油。”眸光扫向玫瑰灵,慕容夜这才微微莞尔,露出一抹鼓励的笑容,这个敛去锋芒的丫头,再也没有初见的盛气凌人,整个人宛若一滩静水,动若滔天波浪,对于时机的把握也是恰到好处,只是实力有限,这才没能给自己造成困扰,相信只要有机会,将来,这丫头一定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嗯、你们继续吧。”慕容夜挥了挥手,作势就要离开,突然,她回眸,看向一处墙后,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那人、百合与小海正半歪着脑袋偷偷看过来。

    见被发现,百合一脸羞涩,宛如熟透的樱桃,低下头来,而一旁的小海,却是大步一抬,飘风急雨地去到了玫瑰灵面前,下一刻,双手猛地捧住后者,“姐姐、你不舒服吗?”

    面之中,竟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我、我、我没事儿。”玫瑰灵瞬间慌了神。

    “雷霆哥、喝、喝茶。”另一旁,百合也是迎着头皮,红着脸递上去一杯茶。

    “呦、百合妹妹,我的呢?怎么光顾着你的小情郎了?”一旁的大海打趣儿道。

    百合羞愤回头望着大海,雷霆亦是神如剑般扫射而去。

    慕容夜满怀疑惑地审视着这一幕,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杀手的世界太过苍白,有这样一个知冷知热的人在身边,也挺好。

    这一瞬间,她想到了蝶儿,也想到了他

    “你就这么相信我。”回去的路上,小千久久盯着慕容夜的背影,最后,还是忍不住敛了星眸,扯出一抹大大的笑容。疑问的语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对于慕容夜对他的信任,他很开心。

    闻言、沉默许久的慕容夜回首,漫天星眸似笑非笑地瞥了眼兀自得意的小千。

    “你就这么相信我?”同样的语句,疑问的语气,隐约像是带着某种不怀好意。

    “什么意思?”小千愣然疑惑。

    轻轻莞尔,就见慕容夜风轻云淡地扬了扬纤纤玉手,这一幕,却看得小千心下一凉。

    毒?

    他知道她极擅用毒,可他自认为很小心,不可能会悄无声息地中招。

    可、看着她那隆定自信的笑意,他动摇了。

    若她没有能牵制自己的把柄、何以任由自己在身边?何以没有任何规避的打算、这一切,换作自己对一个陌生的人来,自己可以放心吗?

    小千扪心自问,良久,终是神黯然地低声道。

    “解药呢?”

    “嘿、怕是要等幽冥之森之后了。”慕容夜眨眼淡笑,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转身,一跃而走。

    原本淡然风轻的笑容却在转身的瞬间,冷了下来。

    沧源之东,一条国界之上。

    “殿下、咱、咱这样真的好吗?”夕阳下,玉横愁眉苦脸地看向面前那精致妙美的掩纱女子。

    二人正是从琉璃出来的太子一行人。

    “不然呢?你现在想回去忍受母后的怒火?”琉璃荼反问。

    闻言,玉衡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猛地摇头。

    “欸、这就对了。”琉璃荼满意笑语。

    “再说了,本宫可不是出来游山玩水的、沧源王大寿,本宫可是来亲自祝贺的。”琉璃荼满含深意而笑。

    “祝寿?”玉衡一脸诧异,“可祝寿的礼队早些时候就已经到了啊。”再说了,琉璃国与沧源关系一向冷僵,太子殿下亲自出席,怕是有些故意抬高沧源的意思。

    “怕什么、本宫既然来了,那自然得好好玩玩了。”琉璃荼勾了勾唇,心下暗道,还是先好好玩玩,再去找那什么“七彩琉璃心”了吧。

    而此时的琉璃皇宫。

    “逆子!”琉璃皇凤眸戾气,整片大殿鸦雀无声。

    “皇、皇上、这、这是殿下临走时,交,交给奴才的。”一名宫女跪地的宫女小心翼翼地递出一封信。

    “死丫头、你早干什么了?”琉璃皇身旁的女皇一把捏住信,狠狠地瞪了眼她,小丫鬟心悸地缩了缩脑袋,委屈地瘪了瘪嘴角,殿下走的时候交代过她,要等女皇暴怒的时候再拿出来。

    果然、琉璃皇原本暴躁的气氛在看到“母后亲启”的信时,先是一愣,而后越看越开心,到最后,那灿烂的笑容似乎咧在了耳根之后。

    “真是的、告诉母后,母后难道还会拦你不成?”最后,琉璃皇瘪嘴暗骂,眸眼之中的宠溺却是挥之不去。

    蓦而似是想起什么原因,凤眸一滞、心中笑骂,“小兔崽子,回来看我不收拾你。”

    沧源皇、哼、这次,换你头疼了。

    十六年前欠的债、先还点利息吧。

    邪王府。

    “既然来了、何必躲躲闪闪?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慕容夜半掩着窗,看着夜之巅的一弯秋月,微微敛眸,淡笑道。

    话音未落,角落的阴影处,一抹光影袭来,强悍的气息瞬间将慕容夜锁定。

    淡淡挑眉,慕容夜不作动作。

    “王妃可是在思念本王了?”下一瞬,慕容夜只感一股热浪贴着鼻息而来,竟是某人恬不知耻地围了上来。

    “嗯、在想你怎么还没死。”慕容夜点头,依旧不知死活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