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好,接下来,让我们看看盛美缤纷的琉璃阁、此番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

    高台之上,玉珍珠淡笑清风,明脆透亮的声音飘荡在会场。

    神色飘淡向琉璃阁,眼底闪过一丝由衷的担忧。

    玉珍珠话音一落,托着锦绣丝盘的女子步足纤纤,笑意盈盈而来。

    凤姑低头,看着手中掩着红绢的莹洁雪貂,面色极为难看。

    下意识地回望慕容夜。

    见到前者鼓励的笑容。

    凤姑终是一咬牙,将雪貂一手拿出,仍在锦绣托盘上。

    抬眸环视四周。

    不等玉珍珠宣布,率先大声道。

    “琉璃阁,中品成色青茏雪貂一枚!”

    此言一出,哗然四起。

    中品雪貂华玉,已是价值不菲。

    只是、

    无论是相比至尊石,还是玲珑童子都相差甚远。

    百花宴,不乏许多名门闺秀,世家豪阀。

    中品雪貂,对于他们来说,只能算是名贵,还不算价值连城。

    闻言,众多少男名女不由得掩面嗤笑。

    看向琉璃阁众人的眼神愈发轻蔑。

    至于孔雀楼与玫瑰亭两边的主事人,此刻简直笑开了颜。

    掩唇冷笑,彼此对视一眼均是一抹“早该如此”的得意模样。

    “姑姑”

    感受着众多嘲讽轻辱的目光,牡丹有些坐不住,压低了声线道。

    “当然、不仅如此。”

    无视众多嬉闹嘲讽,凤姑亦自大声道。

    “此行百花,赌上的还有我们琉璃全阁、上上下下几百口的自由与名誉。”

    “我凤仙儿在此承诺:此番百花宴,谁夺得最后的魁首,谁便是琉璃阁的主人!”

    此言一出。

    嘈杂的四野立即安静下来。

    虽有百花失利,皇城失势的说法。

    但还第一次见有人这么堂而皇之地接受并且正视。

    单是这点气魄,便足以令人钦佩。

    玫瑰亭与孔雀楼双方主事人再次对视,均是一副疏离客套的试探面貌。

    琉璃一倒,剩下的可就是只有她们两家了。

    如此,谁占据琉璃阁的好处越多,谁便有最先的主动权!

    慕容夜静静地看着凤姑,精美的眸眼眯在了一起。

    此刻,她突然觉得。

    凤姑这个人。

    有情意,也有手段。

    稍加培养,或许会更加出彩。

    宴台之上,玉珍珠也是一愣。

    但她很快恢复正常,笑容满面道。

    “既然如此,那便让我们祝福琉璃,期待她们今年的表现。”

    雪貂加上整个琉璃阁。

    纵然比不上至尊石那般菲然。

    但比之玲珑童子却是不遑多让。

    因此,三方势力交付好彩头。

    便聚精会神地准备着即将开始百花宴的第一轮比拼。

    “争奇斗艳”

    此乃百花宴第一轮,比的不仅是双方姑娘的貌色,还有彼此的实力与底蕴。

    “姑、姑姑”到现在牡丹红仍一脸呆滞。

    发生了什么?

    此行百花,为的不就是保住琉璃阁吗?

    怎么姑姑转眼就将整个阁当做彩头抵了出去呢?

    “牡丹红。”

    慕容夜一手搭在牡丹纤弱的柔肩,微微勾唇。

    “事已至此,你要做的呢,就是按照我们原本计划好的,夺得百花宴的魁首。如此一来冯管她什么至尊石啊,天王玉啊,统统都是咱们的了”

    说着,还冲牡丹红眨了眨眼。

    阁楼之上。

    “公子你发现了什么?”

    如风神色思索地顺着公子的视线望去。

    那里、除了一个黄脸丑陋的丫头,便是一群胭脂俗粉的青楼女子。

    为何公子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

    “此女子神色恬淡,精眸奕奕。”

    白衣公子饶有兴趣笑道。

    “先前那琉璃阁的主事人分明是窘迫有佳,慌乱有失。但她简单附耳轻语几句,竟能说服其不破不立,背手一战。这等手段与心智,倒也不简单。”

    “如风查查这女子的背景。”

    “是。”

    “哇好一个玲珑剔透的粉黛佳人。”

    另一边,慕流川亦是顺着君莫邪视线望去,一眼便发现瀑纱流发,烈艳芳魅的牡丹红。

    “啊,莫邪,你说这是不是缘份啊”

    慕流川激动地站立起来,急忙拉扯着身上的锦绣罗衫。

    “她是红纱裙罗,我是赤袍烈衣。我们看上去是不是很配啊。”

    慕流川臭美一笑,呵呵乐道。

    以至于牡丹身边面黄臃肿的慕容夜、被他彻底忽视了去。

    “嗯我想想,如此美丽佳人,我一定有所印象。”

    慕流川突然自顾自思索道。

    尔后一惊。

    “对了,琉璃阁的当红头牌,牡丹红。面如琼月,人比花娇,那可叫一个”

    “慕公子,你打扰到我家王爷了。”

    一旁、邪九见王爷隐约蹙起的眉头,不由得出言提醒慕流川。

    “九九你说什么?”

    慕流川登时一怔,神色幽怨地看着邪九。

    “打个什么扰啊,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家王爷的终身大事儿操劳吗?”

    “真是的,哪里找我这般勤劳尽责的人!”

    慕流川拂然不悦,挥了挥衣袖,继续欣赏着他的锦绣佳人。

    其实,对于他们的争执,君莫邪毫无知觉。

    冷眉轻蹙,精眸微闪。

    君莫邪神色悠长地望着、那悠然敲着指尖的妙黠女子。

    嘴角悄然勾起一抹弧度。

    如此,方才有趣。

    就在他注目慕容夜之时。

    突然,原本与众人笑颜低语的慕容夜骤然抬头。

    目光淡笑地回望着君莫邪的方向。

    原本闲淡轻敲的手指悄然一扬。

    食指与中指微屈,指向自己的双眼。

    而后,神色陡然一厉。

    纤美的玉指自信满满地转向指向虚空,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

    那方向,恰好是君莫邪所在的位置。

    “哼,偷窥好玩吗?”

    “再看、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慕容夜神色悠然,隔空无声威胁道。

    却不知,这一切,尽数被君莫邪印在眼底。

    “哈哈”

    君莫邪猝然而笑。

    一旁喋喋不休的二人也被吓了一跳。

    “莫邪,你没事儿吧?”

    慕流川错愕万分地看着君莫邪。

    邪九没开口。

    但那忧心满满的神色亦是显而易见的。

    “没事儿”

    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君莫邪浅浅一笑。

    “突然发现了一直精力旺盛的小野猫,若不好生调教一番,岂不辜负上苍美意”

    君莫邪冷唇一勾,淡笑轻语道。

    但那周身的气场,却在一瞬间冷酷到了极致

    下面。

    慕容夜悄无声息地打了个寒颤。

    怎么回事儿?

    那偷窥之人是谁?

    自己为何又如此不好预感?

    如猫般敏锐的眸子警惕地环视着四周。

    未知的危险方才是致命的!

    如此,自己倒不如尽早逃之夭夭比较好。

    想到这里。

    慕容夜便在思考如何避开琉璃阁众人,悄然离开。

    然而,她怎么也想不到。

    正是自己一时嘴欠的给凤姑解的燃眉之急。

    让自己被两尊杀神彻底惦记上,从此之后,她的生活彻底陷入泥潭,沦为地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