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夜心下一凛。

    嗜情蛊,传自苗疆。一种古老而神秘的邪术,后因歹毒阴恶,被彻底禁止。

    慕容夜对此并不陌生,她曾亲眼见过蛊毒爆发时造成的人间炼狱,那一幕,宛若梦魇

    嗜情蛊,亦蛊亦毒。在人情绪激昂的时候所下。

    其后,每逢十五,此人便会受到蛊毒的三重折磨:从万虫嗜体,欲火焚身,到最后的冰锥凛魂。

    每一重,无不亚于抽筋扒骨之苦。纵然是前世那些刀尖舔血,训练有素的特种兵都难受煎熬。

    而面前的男人,却如此云淡风轻。

    万虫嗜体没有夺走他的触感,浴火焚身亦没有消泯他的神智。

    看上去,男人对蛊毒的控制很有经验,似乎,中毒也不是一两天了。

    “脾气这么差,怪不得有人要你死!”

    慕容夜猛地翻身,坐在前者的腰上,想起之前的威胁,不由得莞尔轻嘲道。

    “当然这也足以说明,你很强!对方应该是想要控制你,不过看上去,貌似失败了”

    单手撑着下巴,慕容夜喃喃思考道,“那,到底是谁,会有这么大手笔呢?”

    “吼吼”慕容夜稍不留神,形势便发生逆转。

    君莫邪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腰肢一转,宛如野狼般扑了上来,双手死死扣住她腰肢。

    “诶诶诶帅哥,不要这样,我可不像沦为炮灰啊”

    不急不缓,慕容夜借着力量,盘腿缠在了君莫邪的腰上。

    玉手纤肢,紧紧抵住后者的肩膀。逼得对方不得不正视着自己。

    对上那张绝代风华的面庞,慕容夜不由得啧啧叹息,一个大男人,有必要长得这么好看吗?

    心念及至,慕容夜不由得心下一痒。

    小腿微屈,抵在男人胸膛,借着推力,自己几乎是坐在了男人的胸膛上,一双酥胸正好对着那张祸国殃民的面庞。

    右手一勾,左指微挑,看着近在咫尺的容颜,慕容夜一番垂涎,终于是黯然叹息。

    可惜了是最麻烦的蛊毒,不然,她还可以考虑收做一个男宠呢

    咦?错觉吗?

    在自己一番肆意的垂涎欣赏下,慕容夜敏锐地感受到了一抹冰寒死寂的杀意。

    像是烈日晴天的暴走雷龙,又好似茫茫沙漠的诡灵妖魅,瞬息而过,快的让人难以捉摸。

    “帅哥是你吗?”

    慕容夜贴近了几分,看着眸眼腥红的君莫邪,空灵的眸子“咕噜噜”直转。

    似乎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慕容夜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爽朗的笑声带着狂傲不羁的霸道。

    月色如水,清风似魅。

    她翩跹如燕,瀑发飞扬。倾身莞尔,卷起一抹惊鸿霓彩。

    纤指素勾,戏谑地把玩着手中那绝世俊颜。眸宇轻挑,暧昧氲漾,“妞,给爷笑一个!”

    下巴微扬,深眸明动,顿时荡起一副清颜绝代,傲骨风华之彩。

    果然,男人的神色陡然一凛,一抹冷寒爆射而出。

    就连那滚烫的身体,在这一刻也明显地出现了停滞。很明显,她的挑衅彻底惹恼了男人。

    不简单,真的不简单

    慕容夜心下微凛,感受着越发躁动暧昧的气息,对于眼前的男人,她是愈发的好奇了。

    撑过万虫嗜体还不算,竟然还没被**灼尽理智。

    这般坚韧,这般毅力,绝非常人所有。

    只可惜嘿嘿。

    慕容夜眸底一寒,双掌猛地击打在君莫邪胸前,**一蹬,原本抱着君莫邪的她直接飞出了后者的怀抱。

    一个翻滚,慕容夜未曾多想,健步如飞,朝着君莫邪半躺的身子呼啸而来。

    飘然转身,借着空中旋转的力量,狠狠坐在后者身上。

    于此同时,两道“噗”声接连而响,两截枯枝正好插在君莫邪小臂上。

    看着涓涓而流的鲜血,慕容夜这才勾唇莞尔,双手微叠,下落至君莫邪小腹部位,一丝冷黠自眼底划过,这是你逼我的。不怪我!

    下一刻一道凄惨的哀嚎声响彻枫林。

    却是慕容夜在君莫邪腹部打下一串奇异的手法。这是慕容夜前世学习的“其经脉络指”,一般用来舒筋解倦,活血化瘀

    而现在,用在一个欲火焚身之人的身上,那躁动,可想而知

    尤其是,在受伤的情况下,血液蓬勃与流速可是会更加疯狂的!

    做完一切,慕容夜起身,感受到胸前一片敞亮,这才恍然,衣服早已被面前的男人毁尽了。

    “唰唰唰!”

    几分钟后,慕容夜一身墨蓝锦袍,英姿勃发地看着地上不着寸褛闷声隐忍的男人。

    无视对方眸子里凛然翻腾的杀意。

    慕容夜扬眉轻笑,“衣服不错,谢谢啦”

    随后,脚步微动,在男人身边蹲下身子,用一块碎步,堵住了男人的嘴。

    她可不想节外生枝,眼前的男人身份肯定不一般。自己被其纠缠上,无论今晚如何,都难逃一死。

    如此,倒不如随性洒脱点,荒郊野外,就算是杀了他,也应该没人查到自己吧。

    手段太过犀利的话,她怕惹祸上身,如此,倒不如顺水推舟,制造一副毒发的样子。

    这样,应该不会有人怀疑是蓄意为之。

    就算事后有人怀疑,这段时间内,她也逃之夭夭了。

    大功告成

    慕容夜起身,春风得意地拍拍手,不顾那蜷缩颤动的身体,转身欲要走人。

    突然,一抹黑影映入眼帘。娇小涟漪,迎风微颤,躺在一堆枯草中,若不细心观察,根本发现不了。

    这是

    慕容夜登时一喜,看着面前宛如丝线烟花般微卷的花朵,一时间喜上眉梢。

    黑色曼陀罗?没想到这里竟然有如此稀有物种。

    惊喜归惊喜,情知不宜久留。慕容夜立即扯开一块碎布,包住花枝的毒茎部。

    略微辨认了下方向,消失在寂静的夜色里。

    “呜呜呜”

    沉寂的夜色中,低沉的呜咽声持续响起,却是君莫邪偏着脑袋,汗如雨下。

    忍着欲火烧身之痛,一双冷眸,死死地盯着慕容夜消失的地方。

    口中发出“呜呜”的含糊不清声音。却是在道。

    “好猖狂女人你给我回来!”

    眼眸深深一寒,看着慕容夜远去的方向,君莫邪终于淡淡地合上眸子,开始调理自身气息。

    但那猖狂狡黠的绝色面孔,至此印在脑海,挥之不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