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娘我、”唇角嚅动,慕容夜知道此刻她应该说些什么,无论是抱歉,还是感激、总比这诡异的气氛要好。

    “你勿须唤我娘、”花无情苦涩莞尔地看向慕容夜,那般留恋、那般追忆、倒像是在透过她看着谁

    ““一剑飞鸿”?呸!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骗子!!!”

    花无情猛地变得有些歇斯底里哭泣道,“他救了我是他、是他将我从生死边缘救了我、却又用慕容清愁那张脸,将我推向万丈深渊。”

    泪、无声流淌、花无情此刻的心境却是惊涛骇浪。

    “世都知道我花家大小姐爱上了慕容清愁那个小痞子,可谁又知道,我实际爱上的是那个风华不羁的他呢?”情感一触即发的花无情在最后,深深叹息,却始终没有道出那个人的名字。

    而这一切,听在慕容夜耳中,更是振聋发聩。

    娘亲爱上的、不是那个慕容清愁、那么另一个呼之欲出的人是

    慕容夜有些难以置信地颤了颤身体。

    怪不得、孩童时、娘亲总时常深情脉脉地端详着自己,偶尔露出一抹柔情似水的微笑。

    原来、她一直在透过自己、思念他。

    这种情况,直到自己慢慢开始发育,展现女孩子的灵秀美丽之时,她发现,娘前面上的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地是不甘心、与一种恨。

    恨

    慕容夜心底苦笑,怪不得、原本的慕容夜总是感觉娘亲对她很疏离,有着这般过往,花无情没在幼年时掐死慕容夜,已经算是极为仁慈了。

    “那蝶儿的、那个哥哥呢?”慕容夜咬了咬牙,继续道。

    “那个孩子生下来便是畸形,活不过五岁。”花无情神蓦然呆滞道,“那是我和清愁的第一个孩子,真可笑、那时候,我还以为他、是他。这么看来,我那孩儿,或许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花无情凄然自嘲道。

    “李代桃僵是蝶儿的爹爹想出来的,他这人虽痞里痞气,流氓胡闹,但、对你爹却是真心实意的,或许是出于对我的愧疚吧,才有了蝶儿。”花无情神淡漠道,知道他亦非他的时候,她的心就死了。

    不然、蒋氏那个女人,何以能踩着她上来?

    “娘、你现在还会想他吗?”良久、诡异的气氛中,慕容夜唇角嚅动,悲怆道。

    娘亲,是真的吃了很多苦。

    “不想。”

    瞥了眼慕容夜,花无情冷冷道。

    有些人、早已埋在心头,刻在骨头上,这样、想与不想,又有什么区别呢?

    心中如是思考,花无情转身,抽出被褥,在下面的床板上轻轻敲了三下,床榻竟开了、花无情深深叹息着,从里面抱起一块檀木香盒,回头,轻轻递给了慕容夜。

    “这是你娘亲留给你的。”

    说到娘亲二字,花无情淡如秋菊的眸子不禁再次暗了暗。

    梦姐姐、我花无情终究是比不上你啊

    慕容夜早已被看似简单,实则雕刻复杂的檀木香盒吸引了,颤抖着接过,轻轻抽开盒子,下一刻,原本寂静的屋子顿时霞光万丈。

    “这是?”慕容夜目瞪口呆地看着盒子里散发着七彩霞光的玉佩,一时间惊愕地说不出话来。

    “七彩琉璃心。”花无情道。

    七彩琉璃心是什么?

    慕容夜依旧疑惑。

    “我也不知道、你娘给我的时候,只告诉了我这块玉的名字,没说用途。”花无情谨慎道。

    “但、为了你的安全,这块玉,还是好生保管比较好。”花无情思索道。

    闻言、慕容夜却是亮了眸子。

    多年的养育之情,娘亲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

    “你、你走吧。”瞧见慕容夜眼底的欢喜,花无情一滞,却是率先别开眼眸,眸底闪过浓浓的愧疚。

    她终究是负了梦姐姐的所托,没有照顾好夜儿。

    “娘亲”慕容夜瘪了瘪嘴,有些难受。

    “莫要再唤我娘。”

    背过身子,花无情克制着情绪,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若有一天、慕容府遭遇大劫、请你看在我那苦命的孩儿与我多年照顾你的份上,保护好我的蝶儿。”花无情深深叹息道。

    她知道、夜儿一直在指导蝶儿学武功,她没有反对。事实上,若是十六年前她也会武功,那梦姐姐和飞鸿哥哥,便不会那般凄凉哀漠了。

    她的弱小让她失去了那个风华无双、善良美丽的梦姐姐。

    她只希望、她的这份痛苦,不要再传递给她的蝶儿。

    毕竟、蝶儿对夜儿的依恋,比之曾经自己对于星挽梦,可是多得太多太多。

    秋风起、残梦殇。

    梨苑门畔、慕容夜回头、思绪万千地看着那道紧紧闭起的木门,双手死死地拽住裙摆。

    “娘亲、夜儿自出生就是一个没爹没娘的孩子。这一世、你就是我娘。”

    她苦笑、眸底却扬起一抹温柔。

    “蝶儿永远是我妹妹、纵然是我死,也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在心里,她对着自己发誓。

    蝶儿、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是她最大的精神支柱。

    “噗通、”一声,慕容夜应声跪地。

    “娘、请娘照顾好自己,夜儿先告辞了。”

    此刻、慕容夜再也不是叱咤风云的“阎罗爷”,只是化身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儿女。

    “呯呯”的磕头声,飘荡在凄然的梨园,而后,慕容夜起身,驻足良久,转身,离开。

    “吱丫”

    凭借着强大的感知觉,慕容夜感受到身后那轻轻开启的门闩,以及那啜泣不止的鼻息,她微微莞唇,神终是放心了下来。

    “梦姐姐、你的女儿、她和一样、温柔善良”门背后,花无情捂住唇角,看着慕容夜远处的背影,眸底泛起一抹笑意,眼中,却是肆意横流。

    只是、今日的她们怎么也料不到,前方等待她们的、究竟是什么

    沧源之东、有着女尊王朝的琉璃国。

    此刻金碧辉煌御书房,太子琉璃荼锦绣皇衣、柳眉皓肤、有着别样的英姿。

    俶尔、女子面前的传国玉玺陡然发出一道七彩霞光。

    女子神一滞,手中的朱砂玉笔顺势而落,自面前氲成了一枚血梅。

    “七彩琉璃心?”

    女子扬眉勾笑,扯出一抹绝笑意。

    “果然你还活着”

    辉煌的碧殿,悄然响起一抹笑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