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翌日、慕容夜吩咐邪九与蝶儿好好练功,便带着小千匆匆离开了王府。

    出府的时候,她们刚巧遇到了正在赏着秋菊的东方明馨。

    云落溪今日出葬、她的事情,府里也逐渐多了些对慕容夜不利的流言。

    慕容夜对此虽不介意,但这不代表她对那幕后黑手也不介意。

    毕竟、焚化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拥有的。

    东方明馨见到自己素装淡衣,显然有些惊讶,不过她还是那副娴静淡雅,冲自己微微点头。

    慕容夜回之淡笑,转身离开。

    不用看、她也知道身后那道探知的幽深目光。

    东方明馨、这不显山水的、才是最难缠的主啊。

    慕容夜心下暗叹,带着小千大摇大摆走出了王府,径直朝着慕容府而去。

    “现在是个机会。”

    待二人走远,慕容夜这才策马回眸,冲着身后淡笑。

    明媚灿烂的笑容令的小千一愣,继而了然扬唇,坚定道。

    “我说过、你不走、我不走。”

    他是一定要带她离开的。

    “我可不会留一个曾利用过我的人在身边。”慕容夜挑眉。

    小千面色一顿、继而开口,坚定道。

    “我不会伤害你。”

    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半分。

    在心里,他这般告诉自己。

    “你就不怕我把你身份告诉君莫邪?”慕容夜潋眸勾笑。

    “你不会。”小千亦扬眸微笑。

    “替你保密有啥好处?”慕容夜晶亮的眸子闪烁万分。

    “……”小千一脸无语,这个女人、怎么总是一副奸商的模样?

    但、莫名地,他唇角的弧度却是深了深。

    “我可以帮你找到“寸心丹阳花”。”

    闻言、慕容夜果然一惊、锃亮的眸子猛地闪出一抹光彩,不知间、晃得小千有些恍惚。

    “你说真的?”慕容夜想对未想,双腿猛地夹住马肚子,俶尔一跃,空中一个华丽翻滚,稳稳跃至小千面前的后座。

    小千神色讶异,嗅着背后传来的馨香,见她安然降落,他这才放心地勾了勾唇瓣儿,直言道。

    “不老山虽神秘久远、底蕴非凡,但……据我所知、那里并未你所需要的寸心丹阳花。”

    慕容夜暗自蹙眉。

    却听小千继续道。

    “不过、我知道有个地方、若是那里、或许不一定。”

    “哪里?”慕容夜问、但凡有一点可能,她都不会放弃。

    “幽冥之森。”小千回道,声音之中鲜有了点慎重。

    幽冥之森?

    慕容夜眸底微闪,思索了起来。

    沧源大陆,南接星宇,西连琉璃,东背浩瀚星海。北方接壤匈奴。

    而在这星宇与沧源半交界、连着一片浩瀚星海的深处,有一片号称“死亡之森”的幽冥之森。

    里面灵植丰富、灵物繁多,简直是一块富饶无比的活矿山。

    可里面的危险性与恐怖性,比之原始森林也毫不逊色,这地带,不老山曾派人妄图一手垄断、直到一次百余人的内家高手尽数折损其中,他们这才死心。

    幽冥之森啊。

    唇瓣儿微启,慕容夜抬头远望。

    无论是为了蝶儿的“寸心丹阳花”、还是他嗜情蛊的那诡异药引、“幽冥之森”,她迟早都要一探究竟。

    二人你来我往、聊得甚是愉快,以至马蹄止于慕容府前,慕容夜动作流利下马,竟让马背上的小千心下暗暗有些失望。

    慕容府前、一干门卫看着马上的一主一仆,在对慕容夜敬畏有佳的时候,对她身边这豪迈不羁的丫头也是略有感慨,毕竟,小千此刻仍是女装示人。

    嗯、至于她本来的样子、慕容夜表示只知道是个男人、是那什么龙千翊的可能性很大、只可惜、她还没那个机会一饱眼福。

    示意小千在偏院等自己,慕容夜便不急不缓地进了梨苑、俱下人说,近来这些日子,慕容狄似乎是去了哪个山庄避暑了。

    避暑?

    慕容夜心下暗笑,对他来说、怕是这繁华皇城的胭脂香太过刺激了吧。这倒是她需要的,慕容狄不在府中,娘亲无疑是极为安全的、就连大皇子那里,怕也是少了个左膀右臂了,尽管,这只是暂时的……

    ……

    “娘亲、”进了梨苑,看着秋风微拂下花无情端庄柔和持着针线的模样,慕容夜星眸微溺、更加柔了几分。

    “夜儿、”看到慕容夜、花无情自然很意外,放下手头东西,上前便是亲热拉着她一通打量,“你这丫头、出落得倒是越来越水灵了。”花无情眉开眼笑,眼底中是不加掩饰的温柔。

    这一切,慕容夜都看在眼里,可、想起自己今日来的目的,她心下一叹,目光在触及花无情乌黑秀发中的几捋花白时,心、也不禁抽了抽。

    “娘亲可曾听闻过星挽梦与……“一剑飞鸿”?”

    话音落地、竟是一阵死一般的寂静。

    花无情的眼神中,清晰地闪过追忆、痛恨、与……愧疚。

    花无情的反应无疑是应证了慕容夜的某种猜测。

    “风大、先进屋吧。”

    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花无情唇角嚅动,神色复杂道。抬步离开,一瞬间恍然苍老了许多。

    ……

    “是蒋氏吧。”

    进了屋,花无情黯然坐下,叹息道。

    慕容夜点头、先前蒋氏为了让自己救慕容雅,倒出了秘密,那时候,她也只是怀疑,直到……她找到密室,看到那惊人记录。

    “你猜测得没错、你的确是他们的女儿。”良久,花无情抬头,复杂的目光略微有些欣慰的看向慕容夜。

    “这个秘密,原本、我是想烂在心里,和我一起入土的。”

    花无情苦涩而笑,目光深切地看向眼前她这个陌生而熟悉的女儿,短短数十天,慕容夜恍然变了个人一般,聪颖,果敢,有手段,有魄力,似乎早已不是曾经跟着慕容雅的那个怯弱丫头了。

    “娘亲……曾经、蝶儿、是不是有个哥哥……”

    慕容夜心下微震、当猜测成真的那一刻,她的内心,依旧是说不出地凄痛,可,看到娘亲那苦涩的面庞,她突然想起来了在密室中看到的消息。

    闻言、花无情娇躯一震,抬眸,目光如炬死死盯着慕容夜。

    半晌、仰头大笑。

    “哈哈、是啊……可惜,我那可怜的孩儿,一出生,便注定了他凄苦的命运、哈哈哈……”

    花无情在笑、肆意大笑,笑的万分狰狞。

    “……”

    李代桃僵?!

    在密室她看到、星挽梦与“一剑飞鸿”之间的儿子是被所托的慕容清愁所出卖。

    慕容夜俏面一白、如果她真的是他们的女儿、那……死去的那个男婴……

    ……

    “对不起。”慕容夜心境沉痛万分地闭了闭眸子。

    “一句对不起、就能让我儿复活?”花无情嘲讽勾唇,自怨自艾道。

    “我这条命、你可以随时收回。”慕容夜诚恳道。

    “哼、你以为我不敢啊。”花无情俏眸一寒,“你看看由你撑起的咱们邪王哈、推荐推荐木有,收藏收藏不动,连书评区都是冷冷清清……这样下去,你这个女主也可以换人了,不如换我蝶儿宝贝上吧。”

    “……”慕容夜。

    “没听到麦田之家的小可爱们让你们秀恩爱吗?恩爱呢?说好的撒糖呢?”花无情愤愤道。

    慕容夜无语瘪嘴,看向一旁的无良麦子,“我啥时候才能抱着帅老公暖被窝?”

    感受着无数冷眼与刀子,麦子不禁缩了缩脖子,嘿嘿干笑摇手,“莫方、莫方、快了、快了。”

    “撒个塘让小可爱们等了那么久,你这个作者是不是该将功赎罪、做点弥补?”慕容夜俏眸微挑,凉凉看了过来。

    “啥弥补?”麦子心虚低头。

    “嗯……”慕容夜低眸沉思,蓦而抬头,“十二月上架什么的、我觉得有些仓促了,而且、我的英姿秀美还没展现出来,我还不想这么早上架。嗯……要不、等来年一月元旦吧、多吉利。”

    “嗯、就这么定了。”慕容夜一锤定音,欢喜地弯了弯眉眼。

    “我……”麦子一脸纠结。

    “不许拒绝、否则我这个女一就罢演了。”面对强而有力的威胁,麦子无奈叹息着点了点头。

    “嘿嘿、各位小可爱、我美丽吧快来票票砸我吧、哈哈哈……”慕容夜洒脱摆手欢脱笑道。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