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她已经不是云落溪了。”

    慕容夜开口,面色仍一片僵硬。

    “什么意思?”

    君莫邪疑惑开口,问出了在场所有人的迷惑。

    “呯!!!”

    “噗!”

    蓦而、就在他们看向慕容夜的时候,不远处,那早已被五人合绳而拉扯着的云落溪陡然发出一声巨大“噼啪”声,整个人,宛若烟花般轰然爆裂。

    犹如五马分尸般,顷刻间焚为一滩血肉。

    “王、王爷、我们没用力啊。”

    见此,那禁锢着云落溪的五名邪卫一脸懵逼。

    “啊、呕……”

    紫竹苑内,不少小丫鬟都禁不住这般血腥场面,呕吐了起来。

    这一刻、君莫邪也呆了。

    虽然、他不喜云落溪,可……她毕竟是礼部尚书云启书之女,亦是父皇赐予自己的侧妃。如此死得不明不白、即便是他,怕也难以交差。

    慕容夜心头一震。

    人命如草芥。

    作为一代杀神,这一幕,即便是她,不免都有些心神震荡。

    云落溪、一介傲慢无比,高高在上的云家三小姐,谁曾想她竟顷刻死在这焚化散上。

    “那个匕首上、涂了焚化散。”

    慕容夜叹息了一口气、凉凉道。

    她一句话落,君莫邪与身边的小千却宛如活见鬼一般。

    焚化散、嗜人心魂,杀人无形,它的阴毒比之嗜情蛊还要在其上。

    小千面色感激地望向慕容夜,刚才要不是她提醒,他或许一掌就对上去了。

    焚化散……

    焚化散……

    想着她先前经受七步断肠散的痛苦模样,君莫邪几乎不受控住地紧紧拥住慕容夜,有种深深的失而复得。

    看着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她、他的心几番起伏。

    焚化散啊、差一点、他就真的见不到她了。

    身后,小千低头,深深掩去眸底的复杂。

    ……

    “人呢?”

    慕容夜看向回来的复命的邪卫。

    “死了。”邪三沉声道,他赶到的时候,人已经死了、一剑毙命,下手十分干脆。

    死了?

    慕容夜皱着眉头、云落溪背后的那双手,究竟是谁?

    焚化散、这可不像是一个丫鬟小姐所能接触的东西啊。

    “王府遇刺、溪妃为救本王,不幸遇难,赐其厚葬,王府清斋素裹三日。”

    良久,君莫邪开口,一双凛然的眸子深潭似渊。

    ……

    云落溪遇难。

    消息传至云府,云夫人嚎啕大哭,眼眸一翻,晕了过去。小女儿遇刺,云启书勃然大怒,要不是被另外两个女儿拦着,他怕是直接冲到邪王府了。

    “老爷、发现翠枝那丫头的尸首……”

    “随便扔到哪个乱坟岗不就……”云启书无力摇手,敷衍道,蓦然抬头,苍老的眸宇陡然闪出一抹精光。

    “翠枝?她怎么死了?尸体在哪儿?怎么发现的?”

    一连串的疑问让那小厮有些茫然。

    “就在后门啊……”他刚一关门,从天而降一声巨响,然后……他就发现了翠枝的尸首,他稍微长了个心眼儿,这才来报告。

    “走!”云启书眸角凛寒,抬步而去。

    溪儿不幸。连他派出去的丫鬟都死了,事情或许没那么简单。

    “搜!”

    云启书大手一挥,对翠枝进行了搜身。

    “回老爷、一剑毙命,没有任何外伤。”仵作摇头道。

    仵作的话,让云启书更加寒了眸子。

    “欸?那不是溪儿及笄时的姐姐命人亲制的牡丹花簪吗?”

    云启书的三夫人突然开口,疑惑道。

    这一言,算是提醒了云启书,他一把揪过那发簪,用力一捏,原本娇美的花瓣尽数化作齑粉,一封信,一行娟秀的字迹悄然现了出来。

    “爹爹救我、王妃诬陷我欲行刺于她,欲要将我五马分尸、王爷受尽其蛊惑、不予理会女儿,女儿命悬一线,求爹爹救救女儿……”

    “溪儿!”云启书目眦欲裂,一口老血不受控制地吐了出来。

    “君莫邪、我云启书,势必与你不共戴天!”

    “老爷、保证身子要紧啊。”三夫人心疼万分拉住云启书,“翠枝的尸首从天而降,怕是有人故意为之,老爷切勿心急,中了贼人圈套啊。”

    “久闻邪王睿智明理,纵然他再怎么疼爱邪王妃,也不会赐溪儿分尸之刑的。”三夫人状若小声喃喃。

    “哼、有没有、一查便知!”三夫人的话,在某种程度上提醒了云启书,嫁出去的女儿,生死天葬便与娘家无关,他们无法直接上门要求检验尸首,但……若她女儿真的死于分尸,悠悠众口,他就算是撬,也要活活撬开那事实,还她溪儿一个公道。

    三夫人乖巧依偎在其怀里,微微潋动眸底悄然荡起一抹笑意。

    ……

    皇城西林。

    “事情怎么样了?”

    清冷的夜色中,一道没有丝毫感情的男音响起。

    “按照你的交代,我已经灭口了。”

    紧接着,一道妙灵女音响起,带着一点由衷的不甘。

    “可惜了、又让慕容夜给躲掉了。”

    “不要急、不日之后的皇宫寿宴,有的是机会。”

    黑夜中,男子阴桀淡笑。

    “我不明白、既然是嫁祸,为何还特地将那小丫头的尸体送至云府,你就不怕云家的人怀疑有阴谋?”

    女子灵音娇笑。

    “我自有安排让云启书相信他该相信的。”男音漠然冷了几分。

    “连焚化散都有、这一点,你倒是出乎我的预料呢。”

    似乎对男子的冷漠早有预料,女子继续淡笑,掩唇道,“只可惜啊、可怜了那个叫翠枝的小丫头,自始至终,那丫头对你可是很衷心呢,谁料……你动起手来,可是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啊。”

    “玲珑醉!你废话还真是多!”男人蓦然有些愤怒道。

    “哦?看来,我的身份对你来说不算秘密了。”

    女子娇音莞笑、“那让我猜猜你是谁……嗯……是龙宠不消的太子君莫笑呢……还是淡薄名利的君莫玺呢……”

    盈盈女音,给刺骨的秋夜平添了几分诡异。

    “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我要君莫邪死。”男人语气逐渐有些阴骘。

    “是的、合作关系,我要的只是慕容夜的性命。”

    玲珑醉淡笑,娇美的灵音看得出她心情很好。

    慕容夜、寿宴开启之时,便是你穷途末路之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