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慢点儿。”

    小千无奈上前,伸手,温热的手掌轻轻替她疏离着气息。可、手触及到她后背的那一刻,即便隔着一层纱衣,感受着那温滑如玉的肌肤,他不由得恍了心神。

    “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吗?”

    慕容夜几番折腾下来,这才红着脸,冲小千怒道。

    只是、想起小千平时那看似憨憨的样子,慕容夜蓦然莞尔,来了兴趣。

    “不过、我倒也是想亲眼见见,名震星宇的龙千翊,究竟是怎样的一番姿色?”

    戏谑开口,一边说着,慕容夜一边勾指,毫不犹豫地挑起面前之人的下巴,眸底微闪,另一只手快若闪电般向着面前人抓去。

    “别闹。”

    她刚一出手,便被一股温热的气息所包裹,抬眸,对上她那灿若星辰般的眸子,他再次乱了心境。

    就在他打算亲自摘下伪装时,紫竹苑内,忽然响起了道盛气凌人的声音。

    “臭丫头、你拦着我做什么?我特地带着特产来看望王妃姐姐,难不成还会害了姐姐不成?”

    云落溪?

    慕容夜眼皮一跳,无可奈何地敛了敛眸。

    王府的这群女人,还真不消停啊。

    “溪妃、王妃已经歇下了。”外面,小丫似乎压着怒火道。

    “这么早?你唬谁呢?”云落溪不屑道,抬步就往里面去。

    “让她进来吧。”慕容夜揉了揉眼角道,倾身,安安稳稳躺在了床。她总觉得,今天的云落溪看起来和平常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清。

    小千闻言、深深看了眼她一眼,这才出去。

    不一会儿、清清脆脆的声音响起,云落溪一身大红,如火似梦般飘至屋内,见床榻上不曾转醒的慕容夜,不自觉勾唇,口中却是不对心道,“诶呀、王妃姐姐这是怎么了?面色怎的这般苍白?”

    “王妃前些日子受了点伤。”小丫咬牙,正要说什么,却被身后的小千拉住了,她不解回头,对上的却是小千那自信的笑容,心下一甜,喜不自胜。

    “快、快将我送与姐姐的雪灵芝拿来,雪灵芝乃大补之物,相信姐姐要不了多久便会恢复倾城荣泽。”

    云落溪俏眼微笑,一副亲热熟络的模样。

    “快去啊、”回头,她突然冲着小丫戾声开口。“你不去,难道等着我亲自动手?”

    小丫一愣、无奈接过翠枝手中的灵芝。

    “你和她一起。”

    云落溪突然开口,素指不容置疑地指向小千。

    “不、不行。”小丫大惊,连忙拒绝。

    王妃姐姐大病初愈,实在经不起折腾。

    云落溪眼瞅就要发火,却见小千淡淡福身,拉着小丫不由分说,这才面色稍作缓和,愤恨的眸子转而凝聚在床榻上的慕容夜身上。

    “翠枝、动手吧。”云落溪猛地咬牙。

    慕容夜、你去死吧、只要你一死、王爷就是我的了。

    云落溪心中暗道,长久的嫉恨让她瞬间红了眸子。

    “噌!”翠枝猛地自腰间抽出光匕,而后,不由分说,电光火石间划了过去。

    “啊!死丫头、你干什么?!”捂住小臂,云落溪面色痛苦狰狞地望向身旁的翠衣丫鬟。

    “啊、对不起小姐……奴婢、奴婢手、手抖了。”

    翠枝惊悚地抖着身体。

    “废物!”

    云落溪猛地一脚踢开翠枝,一手夺过她手上的匕首,一边思索。

    现在四下无人,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了结慕容夜那个小贱人,到时候再推给翠枝这疯丫头,她便可以完全脱身了。

    云落溪这般想着,以至于完全忽视了身后翠枝那不加隐晦的一双阴眸。

    “慕容夜、你去死吧!”

    一路手抖,云落溪终觉得下手,低声尖叫,她几乎闭着眸子刺了下去。

    “明明没有那个胆量,还想学别人杀人?”

    悠悠的笑音响起,云落溪猛然抬头,眼前便是一双带着笑意的清澈眸子。

    “你、你醒了?”云落溪懊悔地看了眼插在棉被上的匕首,心中涌上一抹不甘。

    差一点、只差一点。

    压抑许久的不甘与嫉恨在这一刻爆发,云落溪只感一道火热由脚而涌至头顶,慕容夜眼底不加隐晦的嘲讽更是彻底点染了她全部的怒火。

    “杀!”

    “我要杀了你!”

    蓦然、云落溪猛地拔出匕首,直挺挺朝慕容夜刺来。

    伸手,慕容夜一把捏住她手腕。

    “嘶啦!”

    谁料、看似柔弱无比的云落溪此刻展现的震撼却是极为强悍的,即便是慕容夜,也只是能生生迫使她偏离攻击的轨道,堪堪划破自己衣衫。

    可……视线扫到衣衫的那一刻,慕容夜惊了。

    这是……焚化散?

    看着衣角边残留的点点荧光红,饶是不显山水的慕容夜,此刻也是面容惊惧。

    焚化散、活人但凡沾染一点,便会心智大乱,暴躁不已,最后……会身体焦灼而亡。

    这……

    云落溪不可能傻到用这种手段伤害她自己。

    那么、利用她的人又是谁呢?

    慕容夜猛地抬头,视线朝先前那位小丫头扫去。

    那里、却早已人际空空。

    “呯!”

    “叮!”

    慕容夜抄起一脸盆一边抵挡云落溪,一边朝外面而去,大病初愈,她因内脏枯竭,不善行走,可此际的形势容不得她犹豫。

    “邪卫、拦住刚才那个丫鬟!”

    出了紫竹苑,慕容夜立即开口,大声道。

    她一声令下,西边林子那里瞬间飞出几道人影。

    “死、死!”

    身后,如蛆附骨的声音传来,来不及多想,慕容夜一个翻滚,下一刻,一把银光闪闪的匕首立即钉在了地面上。

    “夜儿!”

    “王妃!”

    正在这时、小丫与小千纷纷而来。

    一眼看到近乎发狂的云落溪,小千猛然大呼,身形一闪,慕容夜便安安稳稳被他护在了怀里。

    “快走、别碰那匕首!”

    就在小千妄图与云落溪手匕相接的那一刻,慕容夜冷然开口,生生扼住了他。

    “死、死……哈哈、我要你们都死!”

    此时的云落溪,发纤凌乱,目眦尽裂,腥红的眸宇死死盯着慕容夜,唇角微勾,带着几分诡异,幽幽道。

    “夜儿、你怎么样?”

    君莫邪急速赶来,第一时间将慕容夜拉在了怀中,他刚一回府,便听邪卫说紫竹苑遇刺、还好、还好、她没有事儿。

    君莫邪紧紧拥着她,如渊深眸凛动万分地扫向那血衣刺客。

    “云落溪?”

    君莫邪亦是一愣、看向场中嘶鸣的女子,蓦而蹙眉,心头陡然涌上一抹诡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