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时间过得很快,自从慕容夜受伤中毒,王府所有的丫鬟小厮尽数在紫竹苑内来往不绝,就连原本一众暗处的邪卫,也被君莫邪加固了对紫竹苑的保护。

    用金老头的话来说,慕容夜此番只算命大。

    五脏六腑毒发、命悬一线,所幸解救的及时,没有留下大碍。但饶是如此,慕容夜依旧沉浸在漫漫昏迷中。

    连续三日、君莫邪白日留置紫竹苑,一边处理公务,一边继续追寻那白衣人。到了夜晚,他便会倾身至慕容夜身旁,轻轻拉着她纤纤玉手,静眠而息。

    这样一来,更加剧了另外俩女人对于慕容夜的恨。

    期间,云落溪仗着先前君莫邪对自己的缥缈宠爱,竟大肆冲到紫竹苑,直接被君莫邪关了三天紧闭,气她差点一口气背过去。

    此仇不报、她就不是她云家的三小姐!云落溪自心底暗道。

    “怎么样?爹爹怎么说?”

    落芳斋内,云落溪猛地上前,笑语嫣然般万分亲切地一把拉住翠枝道。

    “小、小姐。”

    翠枝小脸一红,受宠若惊地退了半步,这才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哆哆嗦嗦地递给云落溪。

    “这、这是老爷给你的。”

    匕光闪烁,恍得云落溪有些走神儿。

    爹爹这是什么意思?

    “据可靠消息、紫竹苑的那位至今昏迷,老爷说。这是我们的机会。”

    翠枝抬头,认真道。

    “你是要……我杀、杀了她?”

    云落溪唇角微微哆嗦。

    虽然她很想慕容夜那小贱婢死。可,她终究不过十几岁的小丫头,对于生命还有着最起码的尊重。而且、王府行凶、那结果,亦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小姐放心,老爷交代,小姐只需带着匕首进入紫竹苑,剩下的,老爷自有打算,老爷交代小姐,小姐若是想常得荣宠,此事万不能失败、这上面的毒、足矣顷刻间彻底了解那人的性命。”

    翠枝抬头,看着有些害怕的云落溪继续道。

    果然、当她说道荣宠时,云落溪原本忌惮与恐惧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狰狞。

    翠枝颔首、沉了眸子,没有人注意到她低头的那一刻,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恨意。

    ……

    “良辰美景,秋意正浓,倒是个适合休憩的日子。”

    “小丫,送我回房。”

    紫竹苑一片幽静的紫竹林,慕容夜看似苍白的俏脸上微微皱眉,显出淡淡的讶异,而后开口,冲着小丫道。

    小丫福身领命,上前便预势将座椅上的慕容夜推走。

    这时、面前一掌宽大的手掌覆盖上了小丫。

    “我来吧。”

    小丫回头,对上的便是小千那明亮的眼睛,夕阳将她的身姿拉扯得更为英武,小丫先是一呆,感觉到手掌上的温润,顿时抽手点头,俏丽的面颊的瞬间通红一片。

    夕阳西下,一片红紫交汇的紫竹林中,小丫看着那远处的人影,面颊之上犹自“呯”然乱跳。

    奇怪、怎么她感觉她最近注意小千姐姐的频率越来越多了呢?

    完了……她该不会是……

    可、小千、是女孩儿啊!

    小丫面色一呆,愣在原地。

    ……

    “千算万算、我还真没算到你敢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算无遗漏的神算子,叱咤天下的龙千翊、世人恐怕无论如何都无法将你与王府的一介小小丫鬟联系在一起吧。”

    闺阁内、檀香缭绕。

    慕容夜却是背对着来人,手掌微动、眼底划过一道警惕。

    她既识破了对方的身份、那……不排除对方灭口的想法。

    “我若想杀了、便不会救你。”

    “小千”抬头,其貌不扬的面色凝上一抹苦涩。知她中毒,他义无反顾命人在金正阳必经的路上留下珍奇灵药、明她重伤,他不顾暴露危险,再次潜入,只为亲眼确认她的安危。

    而她……竟对自己格外防备。

    这个认知,让“小千”格外难受。

    慕容夜一怔,微微颔首。

    想起那莫名恰巧出现的灵步芝。

    看着面前魁梧挺拔的小千,她的心里有些唏嘘。

    一个大男人在她身边潜伏了半个月她愣是没察觉?

    “支身而来、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这一次,换慕容夜笑了。

    “小千”一愣,扬唇,勾起一抹弧度。

    “你不会。”

    她若想杀他,密室中有的是机会、尤其是最后那朝他而来的黑色宝戒,那曾是她很少展现的底牌。

    可……在戒指划破自己手腕的时候,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她生生卸掉了上面的毒石。

    她、从一开始猜到他身份的时候,就没想过真的杀他。

    “现在、可未必了哦。”

    慕容夜斜斜地扫了眼“小千”,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纤指微动,轻轻把玩着手中的几根银针,似笑非笑道。

    “我来、是想带你走。”小千敛眸溺笑,如湖般的眸子紧紧凝视着她。

    “带我走?去哪儿?”

    慕容夜语气一顿,靠着木桌。一边为自己斟茶,一边看向他。

    “去哪里都比你待在君莫邪身边,备受欺凌得好。”小千开口,周身陡然气势变得犀利了几分。

    她是一只自由自在的鸟,王府的深宅,不该困住她。

    “我不走。”

    淡然抿唇,慕容夜无语地瞥了眼小千,合着这人不怕死地折回来,是为了她啊。

    “王府什么也不用做,就有吃有喝、还有免费的保镖,何乐而不为呢?”

    她怡然自乐道。

    “是为了他吧。”

    小千沉默,眉头微蹙,良久,方才幽幽道。

    他?

    慕容夜但笑不语,自然知道小千口中的他是谁。

    是因为他吗?

    她亦扪心自问。

    是也不是。

    娘亲与妹妹尚未自由,她岂能安然离去,寸心丹阳花没有下落,她更不能离开。

    还有……她与不老山的新仇旧怨,总有一天,需要清算。

    秋阳西下,柔和的光晕洒在她俏美的面颊,和着那份独自品茗的淡然芳华,小千微微恍神,看着眼前如此美轮美奂的一幕,心头不禁泛起一抹苦涩。

    蓦而、他抬头,目光万分认真地看着慕容夜,神色万分诚恳而自信地看着她。

    “其实、我比他好看。”

    “噗、咳咳……”

    正在斟饮的慕容夜猛地一呛,肺部呛水,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咳了起来,白皙的俏脸几乎瞬间因呛水一片通红,抬头,她不忘白了对方一眼。

    什么叫做“我比他好看”?

    合着他以为她是因为君莫邪长得帅,才不舍得走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