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紫儿?夜已深、府中为何这般喧哗?”

    竹玉坊中,东方明馨一边轻轻抚摸着一件男袍,一边朝着贴身侍女询问着。

    “哼、能有什么事儿?不就是紫竹苑的那个小贱婢受伤了吗,咱王爷可是恨不得将府中所有丫鬟侍卫派遣过去呢。”

    一袭侍女服的紫儿抬头,无奈地看着自家小姐。

    小姐也真是懦弱。

    明明对王爷有情、却无动于衷,只敢偷偷抱着王爷的衣袍。

    “紫儿、不可以议论主子。”

    手下微顿,东方明馨原本温柔的眸子顿时清戾了几分。

    紫儿缩了缩脑袋。

    独宠吗?

    放下衣袍、东方明晰立在窗前,静静地望着远处那一片通火通明。

    恐怕、早已有人按捺不住了。

    ……

    落芳斋。

    “又是那个贱婢!”

    “不就是受了点伤、流了点血吗、至于连我这落芳斋的人也尽数抽调吗?”

    云落溪纷纷不甘地扭动着身体,没有小青的那双巧手,此刻,她还真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小姐、奴婢、要不,奴婢给您揉揉肩。”

    翠枝一旁诺诺道。

    “算了、算了,你下去吧。”

    扫了眼身边的丫鬟,云落溪烦躁挥手。

    翠枝福了身告退,依旧没有减灭云落溪心头的愤懑。

    刚死一个祸水、又来一朵鲜花。父亲大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一个贴身的奴婢,怎也有这般姿色?

    经过上次“争艳”的风波,她可算是将这落芳斋里里外外换的很彻底,当然,眼前的翠枝是娘家新派来的,她再怎么不满也得忍着。

    慕容夜。

    想起这个让她恨得牙龈做痒的女人,云落溪就格外窝火。

    原本、她只是父亲与太子的棋子,可……一切到那一天,便彻底变了。

    当君莫邪温声细语将衣袍披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刻,她便已尽数沦陷那双深眸之下。

    所以、慕容夜、必须死!

    云落溪紧握双手,暗自下着决心。

    ……

    “她怎么样?”

    紫竹苑一片灯火通明中、君莫邪揪住一介侍女,瞬时咆哮,吓得那丫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哆哆嗦嗦道。

    “还、还在吐血。”

    “废物!”

    君莫邪一声怒吼,一句废物不明在咒骂谁。

    片刻、邪一带着金老头出现,君莫邪吩咐一众丫鬟慕容夜周身穿戴好,这才和二人一同进去。

    “徒弟、我宝贝徒弟啊、你怎么样了。”

    二话不说,金正阳进了慕容夜闺阁,触目所及便是那一滩滩腥红之色,顿时惊得他惊掉了下巴。

    “七步断肠散。”

    身后、君莫邪开口,神色一片痛苦。

    早知道,他就该一早拦住她。

    早知道,他就不该怀疑她。

    早知道……

    回眸,看着不远处随意被安置的泛黄书籍。

    慕容清愁……难道,这只是一个女儿对于素未谋面父亲的一种感情,这才导致她擅闯密室?

    “断肠散?”

    小老头虎眸一立,朝着君莫邪一拳狠狠咋去!

    “别以为我不知道、肯定又是你小子干的!”

    别人或许不敢对他君莫邪出手,不代表金老头不敢。

    想当初,他还接生过他呢。

    要说一开始金老头只是惜才方才在乎慕容夜,那上次危险面前,慕容夜毫不犹豫先护他安全,则是让他对这个小丫头也心生疼惜。

    要是他宝贝徒弟有什么意外,他就算泼上这条老命,也要和他拼了。

    他一生清贫,没儿没女,所有的感情慢慢倾注在了这个宝贝徒弟身上。

    支身未动,君莫邪硬生生受了金老头一拳。

    抬头,深眸却是急切万分地看向金老头。

    “有救吗?”

    心中微颤、七步断肠散毒,若是不触发还好,一旦触发,后果无法想象,曾经……他亲眼看着一个人服毒自杀,内脏尽数扭曲一起。最后……肝肠寸断、精血干涸而亡。

    “有吗?老夫要是连我宝贝徒弟都救不了,还怎么算是一代神医?”一旁忙乎起来的金老头斜斜睨了眼君莫邪,不满叫嚣,手底下却是没有一点闲着。

    “哼、幸好小老头我运气好、路上刚好捡了灵步芝,不然我可就苦了我那宝贝徒弟了。”

    金正阳小声嘟囔着,丝毫没有注意身后陡然僵了身子的君莫邪。

    捡?

    万毒相生相克,解药更是非药即毒,金正阳竟能如此好运气地得到解毒的药引、这……难道真是巧合?

    君莫邪蹙了眉头,下一刻思绪便尽数被床榻之上的苍白玉颜所吸引。

    “噗……嘶、”

    一口触目惊心的血液再次流出,慕容夜吃痛地抽气。

    前世只听某某水爱上某某,爱得肝肠寸断。和她现在此刻真真切切的疼相比,那些都是骗人的。

    就在她觉得抽的她即将背过气儿的时候,一只手陡然拉住了他,一股温热气息再次顺着他手臂缓缓而来,替自己抵挡着体内那股庞大的撕扯。

    “没有本王的允许、你不能死!”

    看着她似纸苍白的面色,君莫邪心下纠痛,原本的温柔的话语,在出口的瞬间却诡异地变成了威胁。

    “命是我的、我若要死!与你何干?”

    慕容夜试图抽回手,阻止他内力的尽数传递,再三尝试无果,她不禁翻了个白眼,语气不善地赌气回击。

    真是、她这样子的始作俑者竟还比她理直气壮。

    距离嗜情蛊的发作越来越近了,慕流川告诉过她,君莫邪若再三输送内力,或许会提前导致嗜情蛊发作,亦如上次那般。

    慕容夜看似赌气、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那颗逐渐再为他着想的心。

    “你若要死、本王就先将你妹妹杀了!”

    深眸微凛,君莫邪神色不善道。

    “你!”

    闻言、慕容夜一急。气的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这个变态、先前要自己死的人是他。

    现在不让自己死的人也是他。

    甚至还拉上了自己的蝶儿,她现在要是还有不是浑身乏力,她绝对跳起来给他几个栗子。

    “是的、是的、姐姐你要是有什么事儿,我就让王爷杀了我。”

    慕容府回来的蝶儿一听姐姐出事儿,紧忙赶来,听到君莫邪这句话,急忙开口,风风火火朝着慕容夜扑来。

    “……”慕容夜。她想,她一定有个假妹妹。

    “……”无奈淡笑,邪九看向蝶儿的目光却是不着痕迹地柔了几分,视线也不由自主跟着她。

    “解药好了!”

    金老头火速调药成功,赶忙道。谁料下一刻,便被君莫邪抢过,小心翼翼为她服下。

    此刻、小老头没有恼火,反而是远远地观察着君莫邪看向自家宝贝徒弟的神色,原本紧绷的面角不由得笑得一副春光灿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