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白衣男子一震、察觉到慕容夜眼底切切实实的杀意,他心中震惊,唇角间尽是苦涩。

    他怎么忘记了。

    她那般风华无双、又岂能甘于被人算计利用?

    可、看余光瞥见她苍白唇瓣间的鲜血,他只得挥手,温热的大掌缠上她灵俏的纤手,另一只手,却是心疼点点地抚上她苍白近乎无色的唇瓣。

    她一路追来,早已有三四步之距,此刻,应该甚是难受吧。

    想到这里、他抬眸,一双眸宇尽是怒火地看向紧随而来的君莫邪。

    而后者的目光却始终是紧随跟着她。

    果然、

    鼎鼎大名、不染女色的邪王,也对她动心了吗?

    下意识地,白衣男子抚向慕容夜的手掌微握,平静的目光悄然闪出一抹艳羡。

    “我可不是你分了心还能击败的人哦。”

    看着近在咫尺间神色变幻之人,慕容夜淡抿唇角道。

    这一提醒,算是感谢他先前对自己的善意吧。

    自然,他的命。她可没有打算妥协。

    闻言、白衣男子心下一凉。

    一股死亡般的气息由心底泛起,他下意识看了她一眼,反射性地扬手便是一掌。

    犀利的掌风几乎朝着慕容夜的面部而去。

    不好、

    出手的瞬间、白衣男子猛然懊悔,急忙收掌,收起大部分内力。

    可饶是如此,还是有部分庞大的余力打向了慕容夜。

    双掌微掩,慕容夜下意识挡着面颊。

    她体质柔弱,又没有内力,以至于连一点点的余力风波都扛不住。

    倒退两步,胸腔之中,一股强烈的撕扯再次席卷而来。

    “噗!”

    似是再也无法忍住,慕容夜一口血箭喷在那明珠镶嵌的墙壁上。

    白衣男子面色一惊,即使隔着银面,似也能感觉到他紧紧皱一起的五官。

    他从未想过伤她的。

    可……现在因为自己,竟加剧了她体内的七步断肠散。

    “别动!”

    身后、君莫邪阴郁寒凛的声音响起。那声音,仔细下来,便能发现其间静静流淌的关怀。

    他是朝着慕容夜说的。

    慕容夜与龙千翊的交战不过是电光火石,看到她不顾死活地翻腾跳跃,那一刻,他的心情是复杂的。

    或许这又是一桩苦肉计。

    但……她嘴角溢出的血色,终究是让他无法狠心地视若无睹。

    扬唇低笑。

    感受着身后君莫邪飞速而来的气息,慕容夜清眸闪烁,苍白的俏脸陡然变得严峻了几分。

    白衣男子一脸纠结。

    就在他思考,要不要强行将她从邪王府中带走之时。

    却见她猛然翻身,身体借助双掌而立,一个旋转,双脚刚巧击上紧随而来的君莫邪。

    “扯平了!”

    慕容夜心中淡道。

    他利用了自己,这一下,自己也算是利用他了。

    双向撞击,忍着小腹骤然掀起的狂风巨浪,慕容夜宛如炮弹般朝着白衣男子飞射而去。

    见此、白衣男子却是眼前骤亮。

    此刻、在力的作用下,君莫邪居然再次偏离了他们。

    那么……只要他强行带离她,以后,只要自己向她坦明一切,或许,她便不会如这般恨自己了。

    想着想着、白衣男子越发肯定慕容夜之所以这般待自己,只因她不知道自己是谁。

    一念至此,白衣男子一掌伸手,脚步微动,试图接住全速而来的她。

    可恶!

    被慕容夜借力的君莫邪却是猛然咬牙,凌空一翻,身体便再次急速朝着她的方向而去。

    这个女人是疯了吗?

    明明不是对手,为何还要这般执着!

    想着先前回眸间瞧见她的神色,君莫邪的面色愈发阴骘,平稳的心境也在此刻掀起惊涛骇浪。

    自信一笑、白衣男子知道,此刻的她,除了那一双纤华完美的指尖儿,其他的,不足给自己造成伤害。

    然而、

    近在咫尺间,慕容夜笑了,清润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盯着白衣男子,唇瓣微启,带着一股摄人魂魄的力量。

    辨出她的唇形,白衣男子面色一僵。

    “噗!”

    一抹暗黑色自慕容夜手中射出,清晰的穿透音响起,白衣男子顿时一脸惨痛地看着自己手掌。

    那上面……诡异的嵌着一枚不大不小的戒指,泛起的幽幽黑色,看起来更令人心惊。

    “还不走?”

    抬头、强忍着小腹中近乎疯狂的嗜疼,慕容夜抬头,檀口微启,无声道。

    白衣男子再次震撼。

    果然、她猜到了自己的身份。

    先前她那句无声的“我知道你是谁。”原来并非空穴来风。

    白衣男子讶异她的聪颖,惊叹她的才智。

    同时对她也有了更多的怜惜与不舍。

    可……

    黯然叹息。看着转瞬间出现在她身边的邪王,他知道,他今天已经没有机会带走她了。

    压下心头的万般不舍,他只能告诉自己来日方长。

    柔情深深地凝望她一眼,听着外面逐渐嘈杂的脚步声,白衣男子终是猛然扭身,消失在密室。

    ……

    “蠢女人、死了没有?!”

    无视那逃跑之人,君莫邪一把搭上慕容夜腕脉,饶是冷静如他,此刻也不由得嘶吼起来,连带着俊逸的面色都变得格外狰狞。

    “你、你不是、要、杀我吗……”

    “那、我的死活、又与你、何干。”

    看着面前瞬间放开了几千倍的俊丽容颜,慕容夜本打算撇清自己关系系,可出口的瞬间,语气竟不自觉变得有些委屈地指责起来。

    七步断肠散。

    一番激战,慕容夜早已超过了七步,感受着此刻小腹的翻腾,一浪一浪的剧痛让她不禁凝眉色变,就连呼吸都弱了几分。

    巨大的疼痛时常与泪腺、汗腺相连。

    此刻她早已是大汗淋漓,眸眼盈盈。

    她只能强忍着眼眶,不让那万恶的眼泪落下。

    然而她却不知、她这股泪眼盈盈的模样,在旁人眼里更是万分惹人疼惜。

    “闭嘴!”

    君莫邪一声暴吼。

    猛地抱起她,便朝外面飞奔。

    “太医、邪九!把金正阳给我带过来!”

    别苑之中,君莫邪抱着慕容夜翩然跃出,随即整个王府便彻彻底底被君莫邪晴天暴喝所笼罩。

    普天下,敢这般奴役一代神医的,除了君莫邪,还真挑不出第二个人了。

    不远处、正在围堵逃窜的白衣男子的邪九等人一愣,不明所以地看向自家王爷、以及……王爷怀中那鲜血淋漓的女子。

    王妃?

    她怎么也在密室?

    难道……是这万恶的贼人伤了王妃?

    眼神一戾,邪九手底下便是没了命地朝白衣男子招呼而去。

    “快!”

    见邪九依旧依身颤战,君莫邪再次暴然冷喝。语气中的关切,再也无法掩饰。

    闻言、邪九一震。

    对、对、此刻最重要的是救治王妃。

    一念至此,邪九陡然转身,无瑕顾忌眼前的白衣人,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人,他们还有的是机会。

    可王妃、他们可就是一个。

    也只认这一个。

    这一刻,不光是邪九,就连平常的一些邪卫,均是纷纷而散,朝着一个方向而去,眼里眸中,再也没有那宛如死敌般的白衣人了,由此可见,他们这些铁血男儿,是真的在心底里接受了慕容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