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夜心中一震。

    这里不是只有她和君莫邪吗?

    那……另外的那道男音又是从何而来?

    时间容不得她发愣、银光乍溅间,转瞬便到了慕容夜面前。

    冲着君莫邪而去的剑芒,某种程度上、似乎缓解了自己胸腔窒息般的压力。

    闻言、君莫邪冷唇微微翘起,深眸愈发变得深邃。

    变爪为勾、他猛地伸手,一把揪住慕容夜胸前的襟衣,后者便被他轻而易举地举起,俶然回力,几个呼吸间,慕容夜便被夹在了怀中。

    “怎么?叱咤风云的神算子、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

    君莫邪冷冷地瞥了眼怀中面色越发苍白的女子,讽笑淡漠地看向来人,剑眉微蹙,深邃的眸子不动声色地闪了闪。

    “还是说、这颗棋子、对你来说很重要?”

    君莫邪心中微颤,突然有些嫉妒起了面前人。

    “呵呵、我也没有想到……名震天下的邪王,竟也会特意算计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尤其……这女子还是你名义上的妻子。”

    那人也不甘示弱,淡若清风的语气中亦是不避锋芒。

    空气氲荡、一抹纤华白衣悄然现身,逐渐与君莫邪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那诡异熟悉的面具,慕容夜脑袋“嗡”得一震。

    檀口大惊、惊愕万分地看着面前宛如变戏法般的男人。

    “你、你不是……”

    他不是上次百花宴与君莫邪交手的神秘人吗?据说……似乎就是君莫邪死对头来着。

    可、他为何……出现在这里?

    “姑娘、我们不曾认识。”

    谁料、对于慕容夜的诧异,那人却是言语淡淡,堵得慕容夜一脸无奈。

    废话、她也不认识他。

    只是……他是找到密室的?

    是跟着她、还是在她之前?

    慕容夜清眸闪动,思索了起来。

    然而、她的思索,看在君莫邪眼里,似乎变成了某种诡异的默契,搅得他不禁有些心烦。

    “不曾认识吗?”冷然淡笑,君莫邪目光阴阴地望向来人。

    “畏畏缩缩、这可不是本王认识的龙千翊。”

    心下冷笑,二人的“互不相识”在君莫邪看来,不过一层伪装罢了。

    慕容夜心中一顿,抬眸,清亮的眸子满是无辜地看向君莫邪。

    “冰块儿,我发誓……我是真的不认识他。”

    原来、君莫邪一直误会自己是那龙什么的人吗?

    前世她虽是龙的传人。

    可这一生、眼前的这个人,印象中。

    可……她真的不认识啊。

    低眸、对上她那纯真无辜的眸子,君莫邪犀利的神色莫名柔了几分。

    下一刻,他心中警铃大震。不能相信、残存的理智在叫嚣着,导致他瞥向她的目光变得愈发疏陌。

    不相信吗?

    慕容夜苦笑、心像是暴露在寒冰腊月中的雏菊、偏偏凋零。

    “偷袭?”

    “看来……她对你来说,恐怕不仅仅只是棋子那么简单吧。”

    蓦然冷笑,君莫邪目光阴骘地扫了来人,伸手一挥,慕容夜便被他牢牢送上了一边的石台上,她中了七步断肠散,一步一重伤,想来她也是跑不掉的。

    棋子?

    慕容夜抽搐的心再次冷然了几分。

    她又何尝不是他的棋子呢?

    被他怀疑、被他算计,故意将王府主母的权力给自己,好让自己引出背后之人。

    当然、对于突然出现的男人,她也是茫然无比。

    但她中毒被利用的事实,却也清楚无比地摆在面前。

    不仅仅是那个陌生男子……还有他。

    慕容夜微微扯唇,石台上的冰寒气息不由得让她蹙眉,身体轻轻震了震。

    “哐!”

    双掌相击、君莫邪静静地看着面前的银面男人,幽眸一深,明灭闪寂了几分。

    二人对峙、他能明显感到身后她的状况。

    寒毒入体,她恐怕不好受吧。

    可、看着面前分了心神的男子。他胸腔之中愈发有些压抑,果然、她对他来说,并非棋子那般简单。

    不然岂会对她的一举一动那般上心?

    “呯!”

    拳脚相对、尘土飞扬。

    突然、白衣男子一个翻身,双拳震击,借助反力,顷刻间落至慕容夜身边。

    “走。”

    柔情淡音响起。

    下一刻,慕容夜只感腰间一紧,便落入一个温暖清新的怀抱。

    白衣男子看起来稍显消瘦、那臂膀也算孔武有力,氲起一股淡淡的青草芬芳,似乎带着某种令人不禁心安的魔力。

    握上那梦寐以求的盈盈细腰,白衣男子身体亦是一震,温软在怀,心尖儿微恍,以至于他丝毫没有察觉到怀中女子那顷刻间璀璨芳华的眸彩。

    “别怕、我带你走。”

    带你走、从此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

    想走?

    君莫邪冷唇凛勾,腥红的眸子顷刻间宛如一头蓄势待发的雄狮。

    猛然发力,不由分说追了上去。

    “嗖!”

    温情满满的白衣男子怎么也想不到、一道银光自怀中飞射而出,继而,他便清清楚楚看到女子脸上的寒冷霸凛。

    “谢谢你的好意。”扬唇莞尔,慕容夜淡漠无波地看向白衣男子。

    “只可惜……我生平最恨的、就是被利用。”

    秀眉微蹙,清澈的眸底陡然扬起一抹杀意。

    利用?

    前世所有利用她的人,尽数被她斩于麾下。

    这一生、也一样!

    心中一顿,清冷的目光在瞥见他飞速而来的身影时颤了颤。

    从他的眼底、她竟看出了些许的紧张。

    紧张吗?

    她苦笑。

    他怕是紧张那即将逃遁的敌人吧。

    毕竟、她对他来说、亦如一枚棋子。

    心下叹息、悄然闭眸。

    俶尔明睁、宛如巨日开天般,扬起一抹璀璨耀眼的光芒。

    仙足一点,没有丝毫犹豫,身体宛如灵蛇便颤上面前惊诧万分的白衣男子。

    “为什么?”

    木然看着那擦肩而过的银细线,白衣男子有些木然地看向她,手也在不知不觉间懈怠了几分。

    他想要救她。

    而她、却想要他的命?!

    利用?

    想起她那冷漠的语气。

    白衣男子愣了几分。

    是的、他的确有利用她,但,他的计划从不曾计划过伤她几分。

    抬头、他原本平静地眸彩稍显几分慌乱,他想解释。对上的,便是那令他如坠深渊的冰寒。

    一步一转,宛如不染尘埃的翩仙,绝妙氤幻、卓越风凡。

    一踮一尖,她的俏脸愈发苍白,那双紧紧盯着她的眸子,却是变得愈发璀璨。

    豁然、白衣男子猛然心惊,下一刻,一抹触手可及的温凉陡然攀上四肢,躯体一凉,脖颈间宛如一条冰蛇游走,屈若附骨。

    “对不住了?”

    悄然勾唇,慕容夜清眸微寒,纤指凛动,优美梦幻的玉指带着点点锋芒,毫不犹豫地朝着面前男人动脉划去。

    她不能走。

    即便君莫邪误会了她。

    这里是王府、亦是沧源,先别说她是否能逃得开。

    纵然她能逃得开,她的蝶儿呢?

    她又岂能置她于危险?

    相较之下,只能先牺牲这莫名出现的男人吧。

    他们一来不熟,二来她也被其利用过,对他下杀手,她可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对于男人避开锁龙索的事实,慕容夜显然一点儿也不惊讶。

    能和君莫邪分庭抗礼的人,要是死在自己一击偷袭下,岂不是个笑话。

    但、锁龙索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现在才开始呢。

    慕容夜心下一笑,腰肢一扭,身体宛如铁链般禁锢着来人,一击不中,再次伸出魔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